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退坑)

金光退坑

感谢金光过去带给我的感动和欢乐,我爱小空和兵长一辈子Q//Q

不过对官方的爱就被消磨殆尽了。


故事还是会放着,算是青春的一部分。

也谢谢曾经看过甚至喜欢的乡亲父老。


如果有因为金光关注的现在可以取关啦w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江湖不见。


[全职] 为你学猫叫 (喻黄)

一梦经年同学 拖了大半年的点文orz


AU背景

OOC不解释

略长的流水账


--


「不好意思,来晚了。」


黄少天转过头, 迟了一秒才在乐队主唱的鬼吼中听清喻文州的道歉。


「没事没事,坐啊。」嘴里念着今天这团估计要凉了,黄少天翻开菜单递给喻文州,「你知道吗?都快晚上十点钟了,这是我今天第一餐!我家BOSS简直惨无人道泯灭人性!虽然刚才等你的时候吃了个牛肉堡、一个炸虾三明治和一盘薯条还有点饿,叫了辣鸡翅没来,大概还在拔鸡毛。你想吃点喝点什么,再看看吧!」


喻文州在黄少天身边坐下,直接把那写得密...

大概是种生存报告

刚刷到消息说这次很严重,一言不合就封号,找不找得回来还得两说……

一夢經年同学

那篇被我拖了半年的喻黄已经写了两千多字的草稿,应该这阵子就能好。
假设不幸有个万一,我看看能不能再申请个新号把故事寄给你吧orz


久久浮上来又是讲这种事,我也很绝望啊1551


总之先降。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喜欢。


有缘再见吧。


我也是rio服气

今天才跳通知告诉我2016年1月31日发的文有问题要屏,也是非常有心了。

那篇是1.5老韩线的收尾。


火大不补,真有人看一半被卡住再私我吧。


[全职] 手掌爱心 (修伞) (B版)

圣诞活动文,AB结局任选

(粗体加底线后为B版剧情)

OOC警告

都能接受再往下


--


城门将破之时,狼烟漫天烽火遍地。


他站在起鸢楼上,看着富丽堂皇的帝都转瞬满是断垣残壁,兵燹肆虐。


被砸烂一半的重甲摔下城楼,在地上砸出一个浅坑。扬起的黄沙带着血,里头的士兵断无活命可能。


白虹箭已用罄。逼不得已,只能换上威力大打折扣的铁箭,再来是无主的割风刃。当火油与巨石都耗尽,最后的最后,是不是只剩血肉之躯能阻止城下这些茹毛饮血的蛮夷?


不,阻止不了的。


他望着被火炮炸得摇摇欲坠...

[全职] 手掌爱心 (修伞) (A版)

圣诞活动文,AB结局任选

(粗体加底线后为A版剧情)

OOC警告

都能接受再往下


--


城门将破之时,狼烟漫天烽火遍地。


他站在起鸢楼上,看着富丽堂皇的帝都转瞬满是断垣残壁,兵燹肆虐。


被砸烂一半的重甲摔下城楼,在地上砸出一个浅坑。扬起的黄沙带着血,里头的士兵断无活命可能。


白虹箭已用罄。逼不得已,只能换上威力大打折扣的铁箭,再来是无主的割风刃。当火油与巨石都耗尽,最后的最后,是不是只剩血肉之躯能阻止城下这些茹毛饮血的蛮夷?


不,阻止不了的。


他望着被火炮炸得摇摇欲坠...

跟大家咩一声

因为那个众所周知的原因,

俺把本来就画风不合的原创、别人家转来的转载和该毁尸灭迹的部分删了干净。

<有病就要看医生>坑了也顺便砍了。


一开始还一篇一顿心如刀割,后来开始眼花,手滑砍了篇不用删的韩叶(已补)和活生生搞了一整晚的目录。


留着触景伤情,删了也好。


Vamps的09有点渣渣,一来只是渣渣,二来考虑到完整度(如果砍了就要整部砍),还是舍不得,就掩耳盗铃地摆着了。


答应人的点文我没忘,至于之后还会不会写,就再看看吧。真要写估计也不会在这里了。


混了四年多快五年,可以说我对全职的所有感情与回忆都跟这...

[全职] 嘿,有烟吗? (韩叶) (重发)

手滑删错(掌嘴)


--


00

每次做那檔子事都像被刑求。

刑具坚硬、灼热、勇往直前蛮不讲理,时间还特别持久──跟它的主人一样。

摩擦生热的道理谁都在学校学过,可他没想到有一天会体验得那么切实。猛烈的撞击已经不是「摩擦」二字能轻描淡写带过。

热浪蒸散汗水在屋里形成一场将来未至的风暴。

撕裂的痛苦在狂风暴雨的前奏中质变成诡异的欢愉,像极上等的烟草,辛辣呛口后是甘醇绵长的余韵。

可是,太浓的烟会让人头昏。

在他已经昏到不知天南地北的呼喊里,嘎吱嘎吱响个不停的床架已经预演他不久后的下场。

骨架散落、灵魂升天,只剩这副布满伤痕与爱痕的躯体仍被拘禁在原地。

在第三回合结束,体力不支昏过去前,他用近乎喘息的气音问...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8+09 (完)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拾壹、


一叶之秋何许人也?若要话说从头,时间得回溯到剑网三元年。


那年代还没那么多满街跑的游戏主播、魔鬼UP主,高玩发光发热的舞台除了游戏里,就是各大论坛贴吧。


作为拓荒型骨灰级玩家,一叶之秋靠着手中长枪和傲血战意永远占据dps前三,切铁牢从不OT,任凭boss和队友如何翻江倒海,一仇位置巍然不动,要boss走东绝对不敢往西。


不只天策在他手中出神入化,身为一线团知名RL...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7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玖、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蓝河和亲友带着帮里的小号跑商,在盘龙坞接了任务,拖家带口五六人前往瞿塘峡,眼看过图的白雾就在前方,结果被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十几个红名打得找不着北。


带头的依旧是那个叫沈夜辉的藏剑。


巴陵的天那么蓝,草那么绿,风里彷佛能闻到油菜花的香气。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去泡碗方便面吃完正好原地起的截元丹。


[阵营][浩气盟][盘...

1 / 17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