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剑三] 冬日保暖的最佳方法 (苍明)

各种私设+霸个 请多包涵#巴掌





雁门关的雪总是下个不停。洒盐也好柳絮也罢,时日久了叫人厌烦。

 

时近晌午,呼啸而过的朔风卷起细雪,刮进校场旁毫无遮蔽的食堂。

 

结束训练的苍云军们不以为意,勾肩搭背朝冒着热气的大饭锅走去,准备饱餐一顿应付下半日的操练。

 

那是漫长冬季里的一个晴日,日光映在雪地上眩花人眼。

 

燕殇把刀盾一收,谢绝弟兄们凑堆吃饭的邀请,拿两颗馒头随便找了个偏僻墙角窝着。

 

闭上眼,漫天雪光仍星星点点亮在眼前,像极某人的笑。

 

燕殇喃喃道:「应该学丐帮搞条云幕遮,不然再这样下去,不用战死我就先瞎了……」

 

「你看上哪个要饭的,嗯?」

 

温热吐息就在身边,睁眼四望却不见来人。燕殇一把抓住背上的朱轩怀雀,差点立地来个盾舞。

 

「姓燕的你要敢揍我,本大爷就跟你死情缘!」

 

声如怒雷震天响,身影仍遍寻不着。面对来自圣墓山的山大王,燕殇叹了口气,将宝贝盾刀小心翼翼地靠在墙边,末了双手高举作投降状。

 

「要钱没有,要命也不行。给烤鱼成吗?」

 

暗尘弥散的时间到,现形的陆唯见就蹲在一旁猎猎作响的旗杆上。

 

「每次都拿烤鱼搪塞,真当我是猫啊!」话虽如此,兜帽下的半张脸已满是笑意,手也伸了出去。

 

从怀里翻出被油纸细心包裹的烤鱼递过,顺势将人拉进怀里,燕殇正想一亲芳泽却被嫌弃。

 

「去去去!那身铁甲冰死了!」

 

大半年不见还被如此拒绝,燕殇按着被会心一击的胸口忍了又忍,忍不住开口:「我说这大冬天的,你穿这样不冷吗?」

 

陆唯见今天穿的是他新买的破虏套装,黑白主色加上酒红衬里,细节处还有精致的金饰点缀,非常具域外风情。但这身打扮看在燕殇眼里,就是条裤子加上带兜帽的披风,上半身根本没穿。围在胸前的少许布料好死不死是个三角,落在那粉嫩嫩的两点间,什么都没遮住。

 

做为一身玄甲从脚底包到脖子的苍云,燕殇觉得自家情缘这身校服根本败坏善良风俗,意图使人犯罪。

 

「怎么?不好看吗?」陆唯见啃着葱烧烤鱼边问,嘴上是问句,脸上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养猫数年颇有心得的燕殇连忙顺着猫毛摸,「好看,当然好看。我这不是怕你冷吗?你也知道雁门关什么都没有,就是又冷又穷,万一染了风寒怎么办?」

 

大概是这回的烤鱼对了猫主子胃口,陆唯见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赏了个颠倒众生的灿笑,「那就劳烦燕大人照顾我了。」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可怜燕殇午饭没吃还饿着,边关积雪未化仍冻着,心思却被有心人所诱,转到下半身去。

 

「……你再这样色瞇瞇地盯着我,我就要叫啰?」

 

燕殇配合地歹笑,「叫吧!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将油纸揉成球往登徒子身上一丢,陆唯见哼了声,「就知道你们这些当兵的,不是痞子就是流氓!」

 

侧身闪过毫无杀伤力的凶器,燕殇揽过对方的腰,直接把人按进怀里亲个痛快。

 

「唔、嗯……嗯……」一吻方休,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憋的,陆唯见红着眼睛瞪向一逞兽欲的燕殇,「我要向你们燕帅告状!」

 

觉得怀里张牙舞爪的情缘太可爱,燕殇又捧着他气鼓鼓的脸亲了一口,「尽管去,要不要我帮你说一声比较快?」

 

被踩到尾巴的陆唯见瞇细猫眼掏出弯刀,「燕殇你是太久没被本大爷砍,皮痒了?」

 

逗猫须有度。深谙养猫之道的燕大人又从怀里掏出几条用油纸包裹好的烤鱼,「你再尝尝这个,蒜香的。」

 

可悲的吃货属性让陆唯见的拒绝还没出口,先一步动作的手就扔了弯刀去抢那包猫饲料。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燕殇捡起那两把惨遭抛弃的弯刀,跟自己的盾刀一块摆在墙角,随即又将水囊递上,「喝口水。」

 

看着情缘狼吞虎咽的吃相,燕殇皱眉问道:「你到底饿了多久?这一路上有没有好好吃饭?」

 

三两下就解决那包蒜香烤鱼,顺带把燕殇的水囊喝个精光,陆唯见点点头又摇摇头。「顾着赶路,随便吃几个胡饼应付过去了。」

 

燕殇的眉头皱得更深,「发生什么事了?那么紧急。」

 

陆唯见扬起一抹笑,嘴角还沾着鱼油,在冬日雪光里格外闪亮。

 

事态未明之下,燕殇按捺凑过去再亲一口的冲动,伸手抹过对方的嘴角,静候下文。

 

陆唯见抓住燕殇的手掌,在掌心落下一吻。「别紧张。大概是天太冷,最近大伙儿都挺安分的。」

 

明显松了一口气,燕殇这才有了闲情逸致,又伸出魔爪把人抓回去。

 

「欸,不是我故意嫌你,真的很冷啊!」陆唯见还在燕殇怀里扭来扭去,却再也没把人推开。

 

「谁叫你穿那么少?」燕殇没好气地抱怨,干脆一个大轻功把人抱回自个儿屋里。

 

燕殇的屋子跟大多数的苍云军人差不多,除了必备家具和案上的兵书,多余的摆设一点也无,简单到有些清寒。

 

他脱下战甲往架子上挂,顺手把榻上的毛毯扔给陆唯见,接着又从床底拖出没在用的炭盆生火。

 

「说吧。那么急吼吼来找我做什么?相思成疾?」

 

虽然有内功护体,但雁门关天寒地冻是真,为心上人刻意衣衫单薄也不假,陆唯见裹着带着燕殇气味的毛毯坐在火炉边,确实感到暖意融融舒心不少。

 

身子一舒坦,说起话来也坦率许多。

 

「是啊。」

 

干柴烈火哔剥作响,拿火钳拨弄炭块的燕殇以为自己听错,抬头却看见一张难得温柔的笑颜。

 

「我想跟你一起过节。」

 

「过节?」燕殇想了想,「冬至不是过了?」

 

方才那个柔情似水的陆唯见彷佛赝品,眼前这个横眉竖眼的才是真货。

 

眼看自家爱猫又快炸毛,燕殇先一步上前连人带毯抱紧,「你也知道我们每天操演练兵,日子过得胡里胡涂的,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陆唯见哼了声,勉强接受这回睁眼说瞎话。他从随身行李翻出一个方形木盒,跟日子过得胡里胡涂的某人说明:「是域外传来的异国节日,叫圣诞节。」

 

燕殇更不懂了。「好端端的,过什么异国节日?」

 

「……被砍或闭嘴,选一个。」

 

被砍事小,让情缘不开心事大,明哲保身的燕大人毫无疑问选了后者。

 

「那串叽哩咕噜的典故我也没记清,反正就是个合家团聚大吃大喝的日子吧。」

 

陆唯见耸耸肩,从盒里拿出绿油油的一个花圈。说是花圈也不对,那上头没有一朵鲜花,绕成圈状的苍绿枝叶间只有几颗褐色松果和不知名的红艳果实。

 

「你别看这东西不起眼,价钱可贵了!我跑了好几趟才凑足银两买上一个,不然我早就出发了,何必累死骆驼累坏马一路疯赶?」

 

听到这里,燕殇把脸色一沉,「你又去劫镖?」

 

陆唯见呆愣片刻,才答道:「你、你听错了吧?」

 

燕殇捏着对方的下巴,逼他正视自己的炯炯目光。

 

「陆唯见,你答应我的。」

 

当年他认识陆唯见时,对方已是恶人谷里恶名昭彰的劫镖一把手。

 

但吃烧饼哪有不掉芝麻?夜路走多总会碰到鬼。随便到路上抓个浩气盟或恶人谷的问,劫镖不成反被杀这种事再正常不过。

 

偏偏燕殇是个彻头彻尾的中立分子,领官饷守边疆的他从来不搅和也搞不懂对立阵营的恩怨情仇。

 

对于他家情缘热爱偷袭路人的行径,原本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打算管太多。直到某次陆唯见劫了某个浩气盟大佬的小老婆,对方竟然动用长空令万里追杀。

 

长空令下,余孽不生。此令一出搅得半片江湖不得安宁。

 

陆唯见逃了好几个月,最后被逼到绝境,留着最后一口气逃回圣墓山,昏迷前还记得叫人发信骗燕殇说自己出趟远门,不让他找。

 

飞鸽传书的速度有时比江湖传言还慢。

 

先听到流言后收到书信的燕殇一掌拍碎桌子,一气之下带上半个营的弟兄连夜杀去浩气盟讨公道。

 

那是他第一次为私情动用关系,也是最后一次。

 

事情结束后,带人回营领罚的燕殇被摘了军衔、打到半残外带幽禁三年,本来开春就能晋升的职位也插翅飞了。要不是他战功彪炳人缘佳,有太多人明里暗里为他求情,直接打死扔到关外去喂狼都不意外。

 

那时候,伤重昏迷十多天才醒转的陆唯见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站在床头。

 

他以为是心心念念的燕殇叫了出口,片刻后才看清那只是个奉命传话的苍云军人。

 

传令兵转述燕殇的话,告诉他前债已清,要他答应往后别再去劫镖。

 

那时的他没读懂对方为何用那种嫌弃又愤怒的眼神看他,直到半年后伤愈下山,他才知道,是燕殇用锦绣前程跟满身伤痕换得陆唯见的一条小命。

 

如今旧事重提,陆唯见的心情也跟着沉了下去。

 

「怎么?在你眼里本大爷就是那么说话不算话的人?说好不去劫镖,我就再也没去过。爱信信,不信拉倒!」

 

一把将还半信半疑的燕殇推开,陆唯见自顾自地将那叶子圈往墙上到处比划。

 

仔细想想,陆唯见虽然平常任性跳脱,但在大事上还是很能分得清轻重,说到做到。或许真是自己一时听拧,燕殇拿过桌上已经凉透的茶水喝了两杯定定神,抬头看向站在墙边的情缘。

 

「欸,你这把弓能移开吗?我想把圈挂这儿。」

 

燕殇松了眉头,「你想挂就挂,这屋里有什么是你碰不得的?」

 

看对方的脸色知道已雨过天青,陆唯见的话里带上几分调侃,「谁知道呢?说不定是什么青梅竹马的定情之物,别人碰都碰不得。」

 

「我一个被捡回来的战地孤儿,哪来青梅竹马?你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闲书瞎想呢?」

 

「我就随口一说,你不心虚就行。」陆唯见把肩一耸,将那把弓拿下,挂上那个与屋子格格不入的绿叶子圈,之后又退后几步歪头欣赏片刻,才满意地点点头招唤燕殇,「来,快过来。」

 

陆唯见语气轻佻地朝燕殇勾勾手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招猫还是逗狗。

 

燕殇从善如流地听令起身,走到对方指定的位置。

 

两人在绿叶圈下面对面站定,陆唯见揽过燕殇的脖子,蜻蜓点水在他唇上一吻。

 

「好啦!搞定。」

 

燕殇忍不住笑,环住陆唯见的腰不打算放人。「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陆唯见眉眼弯弯,开心地说:「就是那个圣诞节的习俗啊。说两情相悦的人如果站在叶子圈下亲一口,就能永远幸福美满。」

 

燕殇笑得更开,「你还真信啊?」

 

正在兴头上的陆唯见没被打击,不假思索道:「你们中原也相信有人能飞到月亮上去啊。」

 

燕殇解释,「那是她吃了仙丹。」

 

「按我看那就是傻!」陆唯见振振有词,「月亮上那么高那么冷,一个人待着多没意思?」

 

燕殇补充,「还有个樵夫跟一只兔子陪她。」

 

陆唯见捧着燕殇的脸,夸张地叹了好大一口气。「唉,这你就不懂了。不管有再多人陪,不是最喜欢的那个人,就没意义了。这种三岁小孩都知道的道理,以后别让我说第二遍啊。」

 

向来是由着陆唯见信口开河滔滔不绝,燕殇只是噙着笑,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

 

亲了孺子尚可教的燕大人一口,陆唯见打算利用这难得的闲暇冬日到处看看,还没走到门口又被人拖回去,直接到了榻上。

 

被压进厚暖的冬被里,陆唯见放任对方在身上乱摸,嘴里还不怀好意地问着:「你今天不用当值?下午没有训练?」

 

「要当值……也要训练……但……还有点时间……」边摸边亲,燕殇连语调都低沉不少。

 

穿得太少,防御力低下,陆唯见被摸得发出断断续续的轻喘,仍不忘撩拨身上的男人,刻意把手伸进对方的衣衫底下。

 

「……你的手真凉。」

 

陆唯见微微一笑,「那就帮我暖暖身子吧。」

 

 

 

 

 

 

 

 

 

 

 


--

 

圣诞活动文

关键词是:冬天/圣诞节/第一次


其实对剑三还不太熟只是挺有爱的

欢迎抓虫&指正~

 

以下为写给非剑三玩家的我流注释XD

 

1.苍云为大唐北方守军,但放饭的地方连片瓦都没有,标准的餐风饮雪orz

2.丐帮有条门派任务给的蒙眼布条叫"云幕遮",江湖传闻碰到心上人

   才可拿下

3.明教的隐身状态[暗尘弥散]在被攻击后会解除,苍云的[盾舞]是范围技

4.剑三没有官方结婚系统,看对眼的玩家互称"情缘"

5.圣墓山为明教据点所在

6.明教教主的汉名叫陆危楼,所以这里的明教叫陆违建w

7.明教因为谐音加上门派宠为波斯猫,也被称作喵教

  有个门派宠物任务需要吃过马奶酒、天竺糖果、胡饼、西湖醋鱼

  和葡萄酒,所以被私设为吃货。

  另,由于门派地图打罐子会掉落"干货"(鱼干),可换鱼味点心喂猫,

  也有人常常以此为哏勾搭明教w

8.文中的烤鱼是帮领烤出来的,可用于奇遇宠的任务物品,但扯太远

   就没写了#巴掌

9.好吧我这串说明的重点其实只有这个之破虏套长这样 


10.剑三里有恶人谷和浩气盟两大对立阵营,在特定地图可互杀。

    进行阵营日常的跑商任务时,有可能被对立阵营杀害,损失货物和碎银。

    明教因为有隐身和缴械等好用技能,是劫镖常客。

11.长空令是浩气盟对武林败类的追杀令,只在剧情中出现。

12.墙上的弓不能乱动,琅琊榜哏。当初靖王以为好基友(心上人)林殊

     挂掉,所以把他留下的弓挂墙上悼念,不准别人碰


大概就降吧~

 

评论(8)
热度(50)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