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醉酒要在喝酒后 (周叶)

澄秋筠 您点的周叶甜甜日常…虽然貌似只有微糖 

不好意思久等啦~

按照惯例OOC流水账,大伙儿凑合着看吧#巴掌





--





从H市大老远来一趟联盟总部开新闻发布会不容易,加上体恤大伙儿终于挤进挑战赛窄门,推倒嘉世这关底BOSS,老板陈果大手一挥,除了订下高级酒店暂住,还给众人放了三天大假。

 

一整年下来,时时绷紧神经压力负重Max的疲倦,不是参赛资格到手加上一星期的度假村疗养就能缓过来。叶修把握机会大睡特睡,长年夜猫子作息让他打算起床时已经近午。

 

叶修的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半梦半醒地伸手去床头构电话,准备叫个客房服务早餐午餐一起解决,却被一只微温的手握住。

 

他记得同房的魏琛一大早就吆喝着队里的小年轻们要上街去买买买,按理说没天黑不会回来。

 

他睁开眼,看见趴在床边笑得一脸温柔的黑发男人,觉得自己看到了幻觉。

 

「……周泽楷同志,你连我的梦境都要骚扰,这是不道德的。」

 

叶修闭起眼,对着梦境中的对象喃喃自语,翻个身打算再睡一会儿,就听到那个梦中情人用周泽楷的声音反驳:「不是梦。」

 

叶修依旧闭着眼,没人知道他到底醒了没有,说起话来倒是有条有理:「如果不是梦,你又没房卡,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二十楼啊。」

 

枪王除了回血无所不能,但应该不包括像蜘蛛人一样攀墙。最起码也得像忍者有把忍刀才行吧?

 

带领战队拿下常规赛第二名的轮回队长,把握季后赛开打前可怜兮兮的几天假期来此想见男朋友一面,结果对方却在纠结他到底怎么大显神通摸进房里?

 

周泽楷垂下眉毛,不吭声了。

 

眼见人也逗得差不多,叶修伸了个懒腰从床上把自己拔起来。

 

他看着帅气逼人的对象,勾起一抹慵懒的笑,「好久不见,小周又帅了啊。」

 

确实是精心打扮过才出门,被称赞的周泽楷愉快地弯了弯眼,「来找你玩。」

 

叶修叹了一口气,状似苦恼,「但我一见着你就不想出门了。怎么办?」

 

永远用行动说话的枪王伸手抚上叶修还印着睡痕的脸颊,捏着下巴吻住他。

 

浅尝即止从来不是枪王的作风,时间是男人刚起床容易擦枪走火的时刻,地点是不用擦枪也能炸翻一火药库的酒店大床,叶修只得奋力抽回跟周泽楷卷得难分难解的舌头,忍痛推开他。

 

才亲了两口就被推开,周泽楷脸上又出现那种委屈巴巴的神情。

 

打从确定恋爱关系后,那种很不爷儿们的表情就常在周泽楷脸上出现。

 

一开始,叶修甚至开玩笑地调侃过:「小周你这是OOC了吧?」

 

但枪王依旧我行我素,不以为忤。叶修拿他没辙,只好由他去装可怜扮无辜。

 

事实上,周泽楷就是知道叶修拿他没办法。

 

平时腼腆内向的周泽楷上了场是可以双枪射翻全场力挽狂澜的神枪手,但恋爱这档事跟打比赛天差地远,在床上搞得火花四溅炮声隆隆是很带感,相处起来若也这么火药味十足,那就等着高唱分手快乐吧。

 

对于自家队长采用的战略,轮回战队的已婚人士方明华与恋爱顾问江波涛不约而同地作出点评:这不是恃宠卖萌,什么是恃宠卖萌?

 

对此,被宠得心安理得,也萌得理直气壮的周泽楷队长,微笑不语。

 

这种时候,只要笑就好了。

 

于是,恃宠卖萌的周大队长逮着机会打听到兴欣落脚的酒店,正大光明地进了对象的房间,看了他一个多小时的睡颜。

 

好不容易等到人睡醒,才啃上一会儿就被拒绝,宝宝当然会有小情绪。

 

面对一脸不善在读条要放大招的对象,叶修凑上前又亲了口,赶紧打断周泽楷的技能,接着开启加速模式跳下床更衣。

 

「吃过饭了吗?想吃点什么?」

 

边问边换衣服的叶修没避着周泽楷,于是现任荣耀第一人的怨念眼神从前任荣耀第一人的颈子往下,滑过肩头后背,在腰间暂定,接着又顺着浑圆的臀线往那双笔直的长腿溜下。

 

听到问话,边用目光将自家对象从上到下舔过一遍的周泽楷觉得喉头有些发紧。

 

「……你。」

 

叶修低低笑了一声,「乖,浴室在那。」

 

周泽楷没听话到真跑去冲冷水,明明对象就在眼前还做这种傻事根本不科学。

 

半小时后,衣冠楚楚的两人走出酒店房间。至于半小时能发生什么不可详细描述之事,碍于酒店房间没装针孔,外人不得而知。

 

荣耀职业联盟的总部就在附近,新队加盟的新闻发布会昨天刚结束,附近街上不少荣耀粉拿着手机相机签名板晃悠,就期盼能欧气满溢地撞上随机刷新的职业大神们。

 

一个是正要冲击二连冠的轮回队长,一个是已经拿过三连冠外加一个挑战赛冠军的兴欣队长,两人光出现就是被人拍照贴微博一秒上热搜的节奏,若是再被目击到有什么不纯洁的男男交往,别说速效救心丸,太上老君的金丹妙药恐怕都拯救不了冯主席脆弱的小心脏。

 

眼看外头没法去,两人在酒店三十楼的意大利餐厅解决午餐,又以消食为由把顶楼的空中花园逛上好几圈。

 

剩下那些泳池、健身房、美体沙龙、精品店都不是他们会攻略的副本,两个游戏宅对看一眼,实在想不到还能干嘛。

 

「……还是回房打荣耀吧?」

 

只是来看看人,一解相思之苦的周泽楷这时显得特别乖,扬起唇角点头。

 

回房途中,他们在走廊碰上拎着大包小包,刚从地下楼精品店征战回来的女子组。

 

看见帅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联盟第一脸,兴欣战队的老板眼神也为之一亮,灿笑着招呼:「哎呀,周队你们也住这儿啊?」

 

周泽楷保持帅得闪闪惹人爱的礼貌性微笑,摇了摇头。

 

「咳咳……」

 

陈果这才看到一旁刷存在的自家队长,「你也在啊?吃过没?」

 

没去计较老板那个扎心的「也」字,叶队长回答:「跟小周吃过了。」

 

同行的唐柔向来识大体,只是跟周泽楷点了个头,另一旁的苏沐橙作为提供门卡的内应只是笑笑不说话。

 

在场没人对这微妙的组合表达意见,任凭那似有若无的粉红空气在两人之间流转。陈果女士神经再大条也觉得这氛围略不对,她看看叶修再看看孤身来访的枪王大大,灵光一闪脑洞大开,挤眉弄眼笑道:「难道……你们两个……」

 

习惯低调的叶修在这件大事上没打算隐瞒自家人,跟周泽楷交换了个眼神,点了个头。

 

觉得这件事的信息量太大,为了怕自己脑补错误,陈果进一步求证:「话说清楚啊!光点头谁知道你几个意思?」

 

叶修被喷得有点冤,他搔搔头,努力摆出一脸诚恳望向陈果。

 

凭良心说,要向他人交代感情事还是挺别扭的。

 

周泽楷在这时握住他的手。

 

直击前后第一人的牵手现场,陈果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瞪成平常的1.5倍大,连说话都打结,「你、你跟他……真、真真真的……」

 

叶修那双万人称羡每天被粉丝花样舔的手,在陈果的震惊中回握周泽楷,十指轻扣。

 

「那啥……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苏沐橙第一个笑出声来。「用什么问句呀。」

 

想想也是。于是叶修清了清嗓子,重新向众人介绍:「这是我对象周泽楷,我们在一起了。」

 

身为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觉得在见对象娘家人这种重大场合、重要时刻必须说点什么,周泽楷想了又想,挤出四个字:「多多指教。」

 

眼看闺密彻底当机,唐柔将手上拎着的三四个纸袋放下,腾出那双同样让手控钦羡的美手轻轻鼓掌,「恭喜你们。」

 

苏沐橙笑着跟上,「祝幸福。」

 

好不容易回神的陈果实在很想叫唐柔捏捏自己的脸,看是不是还没睡醒。但眼前还杵着两位当事人,这种丢人丢到轮回去的举动实在做不出来,连做好几个深呼吸终于找回环游世界的两魂六魄。

 

「不好意思啊,我有点吃惊……」陈果正了正色,跟上苏沐橙的队形,「祝你们幸福。」

 

走廊尽头传来电梯开启的声响,喳喳呼呼的人声随着电梯门涌了出来。

 

叶修放开本来扣着的手,谢过三人的祝福。

 

那天晚上,原本自由活动的众人在老板一声令下集合吃了顿晚饭,叶修在饭局上再度介绍周泽楷的新身分──他的男朋友。

 

幸亏订的是包厢,那些大呼小叫和碎了满地的下巴、眼镜镜片才没干扰到外人顺带毁了选手们的形象。

 

看着不是石化就是僵直的小伙伴们,下午已经三观碎裂过一回的陈果将杯中酒一口饮尽,觉得欣慰不少。唐柔看见忍不住劝她别空腹喝那么猛,挑了几样菜到她碗里。

 

不敢喝多的魏琛只干了半瓶,开始借酒装疯敲诈,「混蛋叶修,记得你欠老夫三条芙蓉王!」

 

叶修挟起周泽楷为他剥好的醉虾,边吃边皱眉,嘴里还不忘反击:「拉倒吧你!顶多半条。」

 

「两条半!不能更少了!这夜黑风高的,你把老夫踢出去吹西北风,连条被子都不给,是人干的事吗!」

 

「少来。老板给你开的单间难道没被子吗?一条,不能再多了。我自己上回申请都没过呢。」

 

讲到陈果,魏琛连忙谄媚起来,「那是老板人美心慈,跟你卑鄙无耻有对象没队友的作风是两个极端,不能相提并论!」

 

看两个烟友隔着饭桌吵架的包荣兴应景地配起画外音:「队友反目为哪桩?几条烟竟让走过刀山火海的小伙伴阋墙,这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场面已经够乱,席间还有个半生不熟的周泽楷,不希望家丑外扬的罗辑挟过一颗狮子头直接塞进包子嘴里消音。

 

咬了两口发觉小弟进贡的是狮子头,包荣兴歌性大发,边嚼边唱:「唔唔……七月份的尾巴……唔……你是狮子座……」

 

无计可施的罗辑看向旁边的乔一帆和安文逸,乔一帆摇了摇头,安文逸推着眼镜严肃地表示:「没救了,放生。」

 

饭桌另一头,叶修跟魏琛已经从补偿的芙蓉王扯到某年某月某一天谁多抽了谁半包烟,苏沐橙捧着果汁笑瞇瞇地听着,偶尔想到帮旁边安静得跟周泽楷有得拚的莫凡挟几口菜。盘子里有莫凡喜欢的,也有打死不碰一口的,但那天晚上,他都默默吃完了。

 

十多人的包厢里各有各的重心,战场多点开花,身为公会会长的伍晨坐在门边控场,第三次向进来提醒他们降低音量的服务员道歉,顺道应众人要求再加点一轮。

 

酒不足饭却饱。一伙人吵吵闹闹吃到近午夜,赶在店家打烊前一刻回到酒店。

 

叶修的食量一直不大,往常通宵或忙碌时随便一碗方便面就能凑合。或许是今晚开心,他忙着跟这个聊那个讲,哪怕没说话时也是端着可乐笑看一屋子队友,吃进肚子里的饭菜着实不多,其中有一半是周泽楷帮他剥的醉虾。

 

对于滴酒不沾的叶修来说,绍兴酒的味道是呛,但还不至于醉。只是想到周泽楷低眉顺眼地用那双价值百万的手帮他剥虾,脑子就有种醉了酒的晕陶陶。

 

泡在按摩浴缸里,他想起初次在场上相逢的惊艳,之后场下的再会,还有往后相处的点点滴滴……不得不说,比起有明确方法可以为之努力的胜负,爱情这东西毫无道理。

 

他没想过要在这时谈恋爱,但爱情来了。他没想过要找男人当对象,可周泽楷出现了。

 

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咱们就在一起吧──事情就那么简单。

 

在外头等待的周泽楷把电视频道转了好几圈还没等到人出现,有些担心地去敲门。

 

两声轻响后,浴室里毫无回应。

 

周泽楷叫着叶修的名字走进浴室,发现那人居然在浴缸里睡着了。

 

又好气又好笑的他赶紧把人叫醒。

 

睡眼惺忪的叶修眨了眨眼,看着眼前笑得有些无奈的对象。

 

「连着两天都梦见你……挺好的。」

 

周泽楷捧起叶修的脸,拂去他被浸湿的碎发在额间落下一吻,认真地再度强调:「才不是梦。」

 

拥抱的体温、唇舌的柔软……还有渐渐勃发的冲动,都不是梦。

 

耳鬓厮磨间,向来寡言少语的荣耀枪王动用六个字的额度向他的对象表白。

 

「叶修,我喜欢你。」

 

那是比任何烈酒都让叶修心醉神驰的东西。

 










END


--


*标题格式来自东川笃哉的<推理要在晚餐后>

*看过有人提官方设定叶总曾申请要用公费买烟被打枪,顺手用了233

*其他两位我也没忘,本来是照顺序来但卡文这码事(远)

总之我会努力还债的!(握拳)


评论(7)
热度(79)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