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普通一日 (邱叶)

高中背景+国中情节+小学生文笔

人物惯例ooc

拖很久给 @少吃多睡多运动 的点文

但我在瀑布下悟了很久还是没悟出来何谓”年下感十足”就照着自己的喜好写了(飞踢)

总之随意看看吧~ 

 


--



昏昏欲睡的夏日午后,空调的嗡嗡低鸣在气氛压抑的图书馆里回荡,异常催眠。

 

不同于座位区那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或在跟周公私奔边缘试探的学生们,黑发男人抱着一大迭高度抵到下巴的书本,踏着懒洋洋的步伐穿梭在一面又一面的书墙间。

 

他穿着洗旧的天蓝色衬衣,往上折起的袖口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与手掌。

 

男人有双非常好看的手。

 

此时,他正用那只手拎着怀里最后一本书,依着分类循着编码走到书架前。

 

目标是最上头那排,但已经被附近的书挤得毫无介入的空隙。

 

他不死心地扳了扳两旁的书,一点松动的迹象都没有。叹口气,只好把旁边鸠占鹊巢的书抽下来,先让正主归位。

 

伸出去的手还没碰到书背,另一只手中途冒出来,轻而易举将方才他扯了又扯仍不为所动的硬壳书抽下来递给他。

 

男人回头,发现少年就站在自己身后,一手抵着书架形成半环抱的姿态。

 

距离太近,一股若有似无的柠檬香飘进他鼻间。

 

是洗涤剂的味道吧。无论同学们怎么邋遢脏乱,这孩子永远把自己拾掇得干净整齐,一如他的成绩和表现,永为表率。

 

叶修将手里的书放上架,再接过少年给的那本随手横放在那排书上,从容不迫地在少年怀里转了个圈,笑着用气音问:「班长,逃课啊?」

 

「自习课,来找资料。」平时话不多,但对于班导,邱非有问必答。

 

「需要外援吗?」

 

或许是窗外的日光角度正好,叶修看见邱非的眼神亮了。

 

叶修朝没被阻挡的那边跨出一步,侧过头抛了个「还不跟上」的眼神。

 

邱非收回抵在书架上的手,压下像微尘般被叶修步伐扬起的小心思,跟了上去。

 

作为明星教师叶修手把手教出来的得意门生,高三的邱非早就保送上了重点大学,不必再跟其他同学每天赶最早的公交车上学,再搭最晚那班回家,但他却乐此不疲,依旧保持最早到校最晚离校的习惯。

 

师长表扬他勤勉认真的学习态度,同学半开玩笑地说他害还没学校念的大家压力山大。无论褒贬调侃,邱非淡笑以对。

 

为了怕他上学无聊,教数学的叶修在研究过他的大一课表后,为爱徒量身打造了几份研究题目。

 

不出所料,邱非一头栽进那些研究中,学得格外起劲。

 

他对数学的热爱是真,对数学老师的热爱更加真诚。

 

闲暇时,好学生邱非也跟同学们一样喜欢打打游戏上上网。某问答网站上常出现「怎么学好数学」之类的问题,每次看到这类题目,邱非总有股冲动想披着马甲上去作答:简单,爱上你的数学老师就行。

 

打从高一被叶修教到后,邱非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原本的强项变成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超强项,理所当然成为数学课代表。高二时,邱非当上班长,叶修成为他们班的导师,两人互动交流更密切,原本还半遮半掩的禁忌种子也在点点滴滴的相处后,生根发芽开枝散叶。

 

高三,在邱非确定挤进第一志愿的窄门后,那颗米粒大小的相思豆已经疯长成一株窜天高入云霄的魔豆。

 

再鲜明的爱恋也抵不过骊歌即将响起。

 

邱非秉持着多蹭一天是一天的精神,依旧按时上学,想尽办法绕着叶修打转。

 

不得不说,认真好学是张畅行无阻的全区通行证,它给了邱非最大限度的自由与掩护,让他得以光明正大地暗恋他的老师,理直气壮。

 

叶修讲起课来幽默风趣旁征博引,为他赢得许多学生们的喜爱,也给邱非太多可趁之机,抓着一个岔开的思路就往下问个没完。

 

被邱非定调为两人约会的学术讨论从日影微斜进行到夕阳西沉。

 

放学钟声响起,图书馆该关门了。

 

搁下写满好几张计算纸的笔,叶修伸了个懒腰。

 

邱非盯着随便扎进休闲裤里的衬衣衣襬此时被主人的伸展动作带起,悄悄露出底下一小截白嫩的腰肉。

 

血气方刚的少年努力克制动手去掐一把的邪念,做了一个过于粗重的深呼吸。

 

方寸间的研究室,不管是叶修伸懒腰的叹息还是邱非的喘气都再清楚不过。

 

听见声音,叶修笑着阖上满桌子的书,「行啦。今天就到这里。累了快回家去。」

 

邱非摇头,帮着收拾桌上的混乱,抱起那迭参考书要归位时,突然想起:「那本书扔那里不要紧吗?」

 

昨天熬夜出卷子没睡好的叶修为了爱徒打起十二分精神奋战整个下午,如今松了一口气,脑中一片空白,顿了几秒才意识到邱非在问什么。

 

叶修摆摆手,「没事,让他们自己收拾去。省得一天到晚抓壮丁。」

 

合着叶修是正巧路过,倒楣被总是嚷嚷人手不足的图书馆主任抓去帮忙?

 

想象着散漫没精神的男人被赶鸭子上架,抱着一迭书在书架间来回穿梭的操劳模样,邱非忍不住失笑。

 

「笑!说好的爱呢!」卷起软趴趴的计算纸敲了下邱非的头,叶修用从学生那儿听来的句子扔过去。

 

邱非也不知道是跟谁借的勇气,脑子一热回了一句:「都给你了。」

 

万万没想到爱徒会选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皮这么一下,叶修愣了一秒,飞快地调整完状态,笑骂道:「你就贫吧!收拾收拾,回家了。」

 

两人刚走到图书馆门口,就看到不久前红霞满天的晴空乌云密布,远方传来隐隐雷鸣,随即落下滂沱大雨。

 

一群跟他们一样没有立刻离开的学生们挤在门口,哀鸿遍野。

 

转眼间,门口几把可怜兮兮的爱心伞被一阵疯抢,一把不剩。

 

叶修身为老师没跟学生抢伞,邱非也站在原地没动弹。

 

两人站了五分钟,眼看人潮逐渐散去,雨势没半分停歇的迹象。

 

如果只有自己一人,叶修倒无所谓。偏偏身旁还有个邱非,万一跟他一起潇潇洒洒地淋雨,再轰轰烈烈地感冒,那可怎么办?

 

知道爱徒虽然循规蹈矩还算合群,但其实没几个说得上话称得上是朋友的人,找人借伞这种事,只得自己来做了。

 

叶修朝邱非伸手,「借个手机。」

 

邱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叶修,看他动作熟练地按下一串号码,等待回音。

 

「……喂?沐橙吗?在哪啊?太好了,我被困在图书馆这儿,妳有没有多把伞?喔,我跟邱非在一块儿呢,他也没伞……行,等妳啊。」

 

听到那个传说中绯闻女友的名字,邱非一点也不意外。

 

苏沐橙,高一的国文老师,年轻貌美温柔亲切,打从进学校的第一年就荣登J中最美女教师的宝座,一晃眼三年过去,完全没有要走下神坛换人的意思。

 

她跟叶修的办公室在不同楼层,教的科目也不同,但三不五時就能看到他们腻在一起,关系好得频频传出绯闻,当事人总笑而不答。

 

因为叶修的缘故,邱非跟苏沐橙的关系也不差,但每次看着苏沐橙笑咪咪望着自己的模样,邱非总觉得被尊称为女神的国文女教师早以上帝视角看透一切。

 

顺利借到伞的叶修对邱非的心理活动浑然无所觉,将手机还给原主。

 

「再等等呗。待会儿苏老师就来救咱们了。」

 

没过多久,提伞救驾的苏沐橙出现在两人面前。

 

「办公室的爱心伞都拿去借学生了,我这里只有一把阳伞,会不会太小?」

 

苏沐橙撑着一把嫩绿色小熊图案的雨伞,手上那把则是小了一个尺寸,粉红色碎花的阳伞。

 

一个大男人和半大不小的少年挤在那把粉红小花伞下,不用想象就觉得画面太美,不忍看。

 

显然也觉得那画面太残暴,苏沐橙道:「不然,我这把给你们用吧?」

 

叶修大手一挥,「不用了。这风大雨大的,估计就是大湿和小湿的区别。妳快回去吧,谢谢妳的伞。」

 

苏沐橙正打算走到校门口的便利店去买两件雨衣,就听到邱非开口:「谢谢苏老师,老师再见。」

 

看看已经撑开那把小花伞的叶修,再看看自动贴到叶修身旁肩并肩的邱非,她非常机智地闭嘴了。

 

于是苏老师巧笑倩兮地朝两人挥手,「那我先走啦。掰掰。」

 

那时的叶修没意识到苏沐橙为何提前撤退,只当她以为自己要送学生不顺路,干脆先走。

 

邱非看着那个助攻完翩然退场的美丽背影,脑中突然浮出两句话:「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愣啥?看傻了?」

 

回过神的邱非不知怎么应对这句调侃,索性没接话,伸手也握住伞柄,「我拿吧。」

 

与爱意同时抽长的还有邱非的身高。三年下来,他长了起码十公分,加上定时锻炼,再也不是刚入学时那根瘦瘦高高风吹就倒的细竹竿了。

 

叶修一米七八的个子也不矮,但那时邱非已经长到一八三。五公分不过是樱花一秒落下的距离,算不上多长,但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那叫一个天差地远。

 

幸亏叶修从不在乎这些虚名,顺水推舟把伞扔给学生,自个儿落得轻松。

 

邱非的父母都不在国内,横竖回家也没人照应,于是叶修做主往教师宿舍走去。

 

雨珠砸在伞面上滴滴答答的声响跟外头哗啦啦的雨声像两首同时播放的乐曲,虽不同调却意外和谐。

 

发现大半的伞面都往自己这边倾斜,邱非单薄的夏季制服湿了一半,左半边基本泡在水里,叶修忍了又忍还是发话:「邱非同学,你不觉得这伞有些歪?」

 

邱非停下脚步,挣扎片刻咬牙问:「我换只手?」

 

不懂换只手跟伞撑得歪不歪有何关联,更不懂不过是换只手为何要挣扎,叶修点头允了,就看到邱非把伞换成左手拿,卡在两人间的右手顿了顿,抬起来虚虚地搭住叶修的肩。

 

邱非以为叶修会第一时间甩开,或者说些搂搂抱抱成何体统的玩笑话,但叶修都没有。他在僵直一秒后接受了这个设定,跟着邱非的节奏一步步迈进雨里。

 

世界只剩淅沥沥的雨声。

 

从图书馆大楼到教师宿舍平时只需步行五分钟,无奈雨势太大,邱非又小心翼翼怕叶修淋湿,活生生走了十来分才到门口。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邱非看着叶修,觉得这场雨中漫步已经足够午夜梦回翻出来花式回忆。叶修也看着邱非,向来平和的脸上有一丝无奈。

 

正当邱非考虑为方才那个大概有些过火的一搂说些什么时,他听到叶修叹了口气,「都淋成这样了,上来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邱非知道自己应该立马答应,但又怕像往常玩过的恋爱攻略游戏,心一急把整碗热稀饭都打翻。

 

宿舍门口的灯在这时亮了。白晃晃的灯光下,被雨淋个半湿的邱非只能用凄惨可怜形容。

 

没等邱非吭声,叶修直接把人拉进门。

 

不得不说,J中作为H市的明星学校,不仅升学率一流,给教职员的福利也是一流。教师宿舍是两人一间的套间,除了客厅、卫浴还附带可以开伙的小厨房。

 

叶修很幸运,打入职以来就是占地为王一人乐的状态,没人跟他抢过。

 

此时他换下道貌岸然的衬衣和被雨点打湿裤脚的休闲裤,随便抓了件短袖上衣和运动长裤,再翻出类似款式不同花色的一套扔给邱非把人踢进浴室,打算去厨房煮姜汤。

 

非常偶尔才下厨煮个方便面或速冻饺子的叶修当然没煮过姜汤。没煮过不打紧,会摆渡就行。

 

于是叶修划着船桨在网海迅速浏览如何「第一次煮姜汤就上手」后,拎了钥匙哼着歌出门打秋风去也。

 

十分钟后,除了老姜和黑糖,叶修还从不叫秋风叫雪峰的受害者那里缴获半盒汤圆、一锅热气直冒的咖哩鸡和一盆白饭。

 

面对恶邻打劫还摇头嫌弃:「肉太少了吧!」吴.好好先生.雪峰一句恶言都没出口,一个轰天炮把劫匪轰出门,转身回厨房再煮一锅──很明显,他习惯了。

 

邱非踏出浴室时,闻到空气中淡淡的姜味和咖哩香,有种自己是否开错门的质疑。

 

他记得方才扫过一眼的小厨房,没有经常使用的痕迹。

 

听到开门声,叶修在客厅招呼道:「先来喝个姜汤。嫌呛的话吃两口汤圆缓缓,老吴说这家汤圆是老板当天现做的,贼好吃。」

 

邱非捧着那碗热呼呼的姜汁汤圆,表情有点懵。

 

以为邱非在想是哪个老吴,叶修补充道:「吴雪峰,教体育的,你没给他教过?」

 

邱非当然知道吴雪峰。他喜欢穿着一身白大清早在操场边打太极拳,仙风道骨得很。上起课来总是温和带笑,跟其他大嗓门铁血作风的体育老师画风完全不同。

 

只是邱非不知道,原来他跟叶修的交情……

 

邱非摇摇头,「没上过他的课。吴老师也住宿舍?」

 

没淋到雨的叶修也盛了一碗汤圆坐到邱非旁边,他挑起一颗汤圆,边嚼边回答:「就住对门。我常去他家蹭饭,桌上那锅咖哩鸡也是他做的。你饿了的话,吃点再走?」

 

甜中带呛的汤圆突然有些难以入口,邱非放下汤碗,觉得时机不算最佳,但已经不想再等。

 

「……你之前问我为什么选J大数学系。」

 

叶修点了个头,示意邱非往下说。

 

「我是想,当不成同学,跟你当校友也行。之后如果有机会,能考回来当同事就更好了。」

 

叶修放下吃得津津有味的姜汁汤圆,神情还算自然,「行啊。我等你。」

 

「因为你,我才知道一个好老师有多重要。虽然……」邱非低头心虚一笑,然后再抬头,直视叶修的双眼缓慢地说:「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表情一僵,扯扯嘴角,「叶修是你叫的吗?叫老师。」

 

邱非无视男人的垂死挣扎,用同样深情的口吻抽换词面覆诵:「老师,我喜欢你。」

 

叶修按着额角,有点头疼。

 

对于少年的心意,他不是浑然无所觉,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贸然说破,彼此都尴尬还怕影响到他的课业;选择拖延,又怕没及时阻止难以收拾。

 

刚上高三那阵子,邱非的态度明显到连苏沐橙都提醒过他要注意。那时叶修的烟抽得特别凶,就怕一不小心伤了孩子的心还毁了他的未来。正当叶修被少年眼底赤条条的爱意逼得快走投无路时,邱非却奇迹似地收敛攻势,恢复成原来那个认真乖巧不作妖的三好学生。

 

叶修必须摸着良心承认,那时候,他有点怅然若失。

 

原以为两人间的相处就是好老师与好学生,师生缘分只待凤凰花开奏骊歌便迎来尾声,结果在确定保送第一志愿后,邱非变本加厉起来。

 

那些无处不至的视线与有意无意的小动作,都化作一根羽毛轻飘飘地在他心尖瓣搔痒痒。

 

犹豫是因为你想要──某个游戏主机的广告在某日天打雷劈击中他。

 

为人师表包袱太重。于是叶修决定维持现状,捱到小家伙毕业之后。

 

一旦毕业,他不再是邱非的老师,邱非也不再是他的学生,他们就是平凡普通的两个人。在这个自由恋爱的年代,就算性别上有些小众,那也是别人家的事。

 

叶修没想到,在距离毕业不到几个月的现在,邱非居然功亏一篑。

 

顾忌到邱非在场,叶修下意识掏出的烟捏在指间,只能叹息。

 

「你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

 

邱非只说了一个字,区区一字,叶修被满血秒杀。

 

作为明星高中的人气教师,就算是个和尚学校,叶修也收过不少来自学生的表白。比这再直白露骨的内容不是没有,但那些人都不是邱非。

 

都不是他掏心掏肺捏塑成形,转眼就将乘风而去鹏程万里的邱非。

 

他的邱非。

 

大概是叶老师第一次煮的姜汤太成功,祛寒活血的效果一流,邱非看着叶修愣在原位,向来有些病态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血色。

 

邱非往前一个身位格,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上叶修的脸。

 

眼看叶修不知道还没反应过来或是破罐子破摔懒得挣扎,邱非的手指沿着他的腮边慢慢滑下,扣住下巴让人把脸抬起来,与他对视。

 

「我可以亲你吗?」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但在邱非活过的千百个日子里最为难忘。

 

他记得那天叶修的衣着、表情、动作,记得他解说的手势、雨里的步伐、端碗的姿势,还有说那句话的瞬间。

 

许多年后,他仍可以像背诵数学公式般,忆起叶修的一字一句甚至标点符号。因为那句话,邱非像拿到万能公式,有了解决往后所有人生难题的勇气。

 

当时,叶修笑着说:「好啊。亲了就得负责喔。」

 

 

 

 







END

 

讲个毁气氛的。

以下预警,非战斗人员请尽速彻离










 

如果按照原作的发展……

等邱非念完大学再考进J中当老师时,

叶修已经被排挤离开J中,暂时人间蒸发了。

 

当初约定好的承诺没兑现,邱非始终没跟叶修当成同事。

 

啊,想想真TMD虐。


评论(6)
热度(18)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