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人生好比大冒险 (周叶)(限)(重发)

整理目录时惊觉版面上没这篇

翻了六十几页通知没见到,被吞得无声无息也是很火大#

总之重发下存档~


按照惯例OOC

玩具PLAY

 

都没问题的荣耀粉请再往下~*


Way1 汤不热


--


Way2 文+中間转图


第一眼看到周泽楷时,他就觉得这小孩不错。

帅不帅是其次,眼神明亮情绪稳定,是飞扬跳脱的年纪也有足够嚣张的本钱,却表现得意外沉稳。话少,但并不冷淡。应该是个打小被悉心照顾充分关爱,所以也懂得如何付出与关怀别人的孩子吧?

简单来说,他觉得周泽楷是个在性格上没有棱角的人。

年轻帅气技术过硬,作为这样逆天招妒的存在,一路走来不可能完全没遭受过排挤欺凌冷嘲热讽,但那些自我保护的尖刺与防御机制在周泽楷身上却看不到,起码凭着赛里赛外的种种交流还不见端倪。

叶修自己也算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好人家子弟,只是离家太早,又在网吧那种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地方讨生活,加上早年的电竞环境不好创业维艰,看过太多乱七八糟的人事物。偶尔回头想想,他能不偏不倚地没长歪,果然是妥妥的荣耀女神真爱饭。

相较于他基本不露面、不受访、不参加新闻发布会两手一甩当闲人,人气日渐高涨的周泽楷除了荣耀本业还有一堆广告代言,偶尔还得做做公益刷点社会大众的好感度。在此同时,和外貌同样显著的寡言属性虽称不上短板,但确实为工作推行带来一定程度的困扰。

要照叶修的话,周泽楷的寡言叫做「懒」。能用嗯、啊、喔、还好、没有之类的语词表达意思,就不会用上「是的,我也这么认为。」、「不,没有。其实我不觉得那样。」之类的句子。但「懒得跟人交流」如此嘲讽性强大的标签贴在联盟第一脸T身上大家觉得理所当然,贴在联盟第一脸的身上,违和感就直接爆棚天元突破去了。

于是,呆萌、腼腆之类OOC的形容词就在粉丝们两眼冒爱心的情况下被安置在周枪王身上。当事人不痛不痒,轮回方面也觉得这是种场上场下两样情的反差萌,任凭积非成是以讹传讹,最后约定俗成。甚至在有了可以眼神交流的人形翻译机副队后,周泽楷同志惜字如金的程度更是上升到艺术的境界。

一票从网游里打到赛场上的大神们倒是都清楚,周泽楷既不是无口也没有语障,甚至还史无前例地表演过一回相声贯口。

记得某年全明星赛结束,选手们私下约去唱K,唱着闹着又开始无可救药地浪费包厢时数,玩起真心话大冒险。

大概是那年轮回拿下第一个总冠军气势太旺,人品爆发透支幸运,玩起游戏一个输得比一个惨,就连一枪穿云大大也不例外。

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面对这个严肃的二选一,周泽楷挑了后者。

不知哪个心脏嘴贱没下限的家伙说了一句:「那小周报个菜名来听听吧?」

此话一出,包厢里就爆了。

大伙儿乐不可支,黄少天瞅准百年难得的机会,一边乐一边大爆手速掏出手机百度台词递到周泽楷面前。

既然不是那种找人告白还是脱衣服转三圈学狗叫之类的羞耻PLAY,向来挺合群的周泽楷也没多推辞,接过手机看了两眼就字正腔圆地「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地念了起来。

要说字正腔圆稍嫌太过。周泽楷是土生土长的S市人,吴侬软语讲起普通话来还带了点温柔缱绻的余味。

人家小周瞇着眼念得认真,那群抱着肚子笑得丧心病狂的联盟大神们才不管这么多,掏手机录像的、打电话给亲友现场直播的,在此时彻底展现人性最卑鄙无耻的一面。

发现压根没人在乎他念了什么的周泽楷在乖乖念过几行后索性停下,一抬头,正好跟出题的罪魁祸首四目交接。

那人也是头一回听到无口枪王一口气讲那么多字,被逗乐得歪在沙发上笑得见牙不见眼。

「小周不错啊,瞧你平常惜字如金,还挺能说的嘛!」

玩游戏就是图个热闹,周泽楷抿着唇微微一笑,「前辈开心就好。」

这话换到喻文州还是王杰希的口里肯定是十足的嘲讽,但摆在周泽楷的对话框里,叶修知道这年轻人是真心实意这么想。

对了,当初那个嘴贱心脏没下限的始作俑者,就是叶修本人。

当时叶修还感叹,按小周这个性,大概连告白都不用,直接眨个眼放个电,女孩子就晕头转向连扯证的九块钱都自己掏了吧?

命运是个亲妈,她在日后将亲自验证的宝贵机会送到叶修跟前。

第十赛季结束宣布退役的叶修在带领中国队夺下世界赛桂冠后,还没安排好未来,暂时住在上林苑帮兴欣打打零工当当指导。

陈果曾挺认真严肃地问他:「这段时间的工资要怎么开?」

住过储物间领过网管薪水的荣耀大神指间挟着烟低笑,「随便吧。包吃住就行。」

发薪那天,叶修接过工资条只扫了一眼,像确定上头有一组饿不死的数字后,就像那张第三赛季最有价值选手的奖状似的塞进口袋里,说了声「谢谢老板。」转头又去捣鼓寒烟柔的银装了。

陈果那个气啊!要知道她开给叶修的薪水可是队长苏沐橙的一点五倍,这货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搞不好上头只打个一百块钱他也不会有感觉。但想想当年认识的夜班网管就是这么个把钱财当身外之物的人,想着想着……也就释怀了。

忙到一个段落抬起头的叶修看见陈果还站在原地,脸上又是怀念又是欣慰的笑容,「老板妳怎么笑得那么……」

陈果摸了摸自己的脸,凶巴巴地问:「我笑得怎样?」

考虑到对方毕竟是个妹子,而且还是老板,叶修将第一直觉的「恶心」两字吞了进去,「……没事。您开心就好。」

「哼!」

陈果气呼呼瞪了他一眼,甩着马尾去找唐柔吐槽了。叶修这货,就是惯不得!

被凶得莫名其妙的大神摸摸鼻子,眼看老板不在,美滋滋地掏出一根烟,愉快地吞云吐雾起来。

有烟有荣耀,此生夫复何求?

烟与荣耀之外的第三者在一个夏休期的下午降临至叶修的人生。

全世界的蝉好像语音解禁的黄少天似地,在树上叫得声嘶力竭,让断粮没烟抽的叶修才刚走出门就被烦得想回屋里拿耳机挂上。

后来叶修还是回了屋,却多带了一个周泽楷。

那时的周泽楷正抓着手机看导航,一副迷途羔羊求指引的样子。

下午两点是最热的时候,上林苑附近几乎没有吃饱撑着出来晒太阳的行人。

让男女老少尖叫疯狂的荣耀枪王就那么大剌剌地站在路边,穿着休闲衫搭着一条破得有型有款的牛仔裤,脚上还蹬了一双帅气+9的黑色高邦靴。当然,脸上挂着明星标配的遮脸大墨镜,但叶修合理怀疑那是为了遮阳而已。

「哟,小周?」

外头实在太热,于是叶修将人迎进屋里,然后莫名被告白,莫名被壁咚,莫名被夺走初吻,莫名在无人留守空调凉爽的客厅胡天胡地失去了宝贵的贞操──而且是后面的。

事后叶修想了很久,才想到有个精准到不行的四字成语形容这一切:「引狼入室」。


接下来


体力透支的叶修是被饭菜香叫醒的。

醒来后全身上下已经被仔细清理过换上干净的睡衣,叶修皱着眉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最后敌不过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慢吞吞地爬起床。

既然起床,按照惯例要上个QQ看看情况。一点开窗口,叶修就被兴欣众人跟小公会联盟的会长号洗了屏。

野图BOSS们像约好似的,几乎清一色在下午陆续刷新。无奈他依旧没有手机,看讯息时间,那时正好被周泽楷压在床上爱的教育走不开身。

找了几个人询问大概状况后,七个野图BOSS里兴欣只抢到两个半。叶修感慨着摸出烟,点了起来。

「一定是跟轮回那臭小子鬼混去了。」

「老大有嫂子后就不理我了……」

「有异性没人性,必须鄙视!」

「鄙视个毛!周泽楷是公的好吗?这叫一对狗男男,该烧!」

「让我来架那火把!」

「让我来当那火柴!」

「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傻包子!战队口号不是给你这么喊的。」

「哎,我倒觉得挺适合的。」

连带扫完下面那一大串没营养的插科打诨,叶修叼着烟,回了句:「下午有点事不在。你们一个个都争气点,别看不到哥伟大的背影就鬼哭狼嚎啊。」

此语一出理所当然在兴欣的群里激起浪花无数,事情解释过也嘲讽过了,叶修丢下一个抽烟表情呵呵一笑后,就将窗口最小化。

「讲得像我耽溺美色荒淫无道似的……」叶修想起前阵子苏沐橙爱看的古装剧,「那叫啥……从此君王不早朝?」

备妥饭菜来叫叶修起床的周泽楷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歪头想了想,接出下一句:「始是新承恩泽时?」

觉得听起来挺顺但哪边不对劲的叶修顺手百度一下,表情慈爱地拍拍枪王的肩,「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小同志,多读书多精进啊!」

周泽楷闪亮亮地一笑,低头亲了叶修一口,「吃饭。」

──这种应该是我赢但好像又输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叶修大大皱着眉头,直到吃过晚饭,又莫名被拖上床一二三四再来一次,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










END


评论(4)
热度(23)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