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5+06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柒、

 

江湖传言敌对阵营容易死情缘。万年没情缘的咩太蓝河大大表示没绑过情缘不清楚,但如果是师徒,他觉得就算死,也能死去活来再死再活,那酸爽滋味叫一个欲仙欲死。

 

由于门派不同,蓝河对苍云只是略懂略懂,再加上君莫笑是A了好些年的回锅玩家,不萌也不新,蓝河除了卖些江贡、监本和带着解师徒任务外,能帮上忙的地方着实有限。

 

但两人同为阵营小斗士,在野外、战场和攻防焦点对方是展现师徒爱的最佳表现。

 

于是,拜蓝河所赐,君莫笑回锅后第一个会打的门派就是剑纯。

 

虽然以前也打过,但剑纯仍是那个剑纯,他手上的天策却换成苍云,少了并肩作战的马情缘,君莫笑总觉得打起架来战斗力少了一半,常常开场就想着要上马踩人──朝着脸踩。

 

纵使对战意识还在,但数年生疏加上改换门派,刚开始他也被蓝河虐着玩,直到插旗连插好几天慢慢找回手感,才终于请蓝河喝下第一杯茶。

 

哪怕对手是进步神速的君莫笑,蓝河依旧能有来有往地纠缠上一阵子。但随着被按在地板上磨擦的次数逐渐增加,蓝河不得不胆战心惊地承认:这个一时冲动捡来的便宜徒弟,可能是他这几年收的徒子徒孙里最厉害的那个。

 

两人一起打架、打本、做各种活动,足迹踏遍这大好河山。

 

某日挂机闲聊时,蓝河随手点开君莫笑的人物一看,发现他已经是四驰冥两精简的大苍云了。一问才知道,那场直接出了四张苍云牌,款式还不带重复的。那时能进固定团的苍云太少,团里没人跟他抢,直接底价拍下,一场毕业。

 

妥妥的欧皇驾到,天选之人。

 

颤抖着关上人物面板,蓝河感叹:「徒弟大了,比师父厉害了,以后就靠你养啦。」

 

君莫笑低低一笑,「说什么呢?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蓝河一乐,「那叫声爸爸来听?」

 

「呵呵,我敢叫,你敢应吗?小、咩、太。」

 

「……找死!」

 

一杆战旗从天而降,白频刷起蓝河的邀战喊话,君莫笑也没拒绝,提刀持盾朝对面那只蓬松软萌的咩太杀过去。

 

你来我往打累了,两人气喘吁吁地各据一方回血回蓝。

 

师徒间打情趣的,君莫笑连奇穴都没换,就穿着脆皮高攻的副本装跟他家师父切磋手法。

 

蓝河盯着那身玄甲鎏金的校服,突然发话道:「幸亏你当初没选霸刀。」

 

YY里,君莫笑的声音有些含糊。他好像常常不在抽烟,就在准备抽烟的路上奔驰。

 

那头隐约传来火机的声响,接着才是君莫笑的问句。

 

「怎么?」

 

「霸霸的驰冥校服简直逼死人啊。辣眼睛。」

 

「是吗?我觉得挺好看。」

 

蓝河抖了抖,「男人的胸有啥好看?……徒弟,莫非你……」

 

被怀疑性倾向的君莫笑很淡定,「原来你想看女人的胸?噫!师父你好污。」

 

退场不过片刻的战旗再度天降,调戏不成反被将军的蓝河认为只有砍了这孽徒才能证明他比纯阳雪还洁白的心思。

 

师徒日常互怼(1/1)完成,又是幸福快乐的一天。

 

 

 

 

捌、

 

黎明终尽,长风破晓。

 

如今的纯阳不再落雪,君莫笑也从刚满95的萌新变成挂着极道魔尊称号,不管PVE或PVP都是伺服器排得上名号的大老。

 

徒弟太自立自强,一不留神就自个儿长大还开始爬到师父头上,蓝河的心情很是复杂,一时无语。

 

[君莫笑]悄悄地说:怎么?后悔把我捡回去?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是啊。我能把你连着纸箱扔回副本门口吗?

 

[君莫笑]悄悄地说:不行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网购都能无理由退货呢。怎么不行?

 

[君莫笑]悄悄地说:师父你自个儿拔羊毛数数,都过几个七天了?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就知道你垂涎为师的羊毛,滚蛋!

 

[君莫笑]悄悄地说:好吧

 

闻言,威风堂堂的苍爹往前一滚,翻过悬崖边的铁链,往下坠去。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喂喂喂!你干嘛啊?说你两句就跳崖,有没有那么玻璃心!

 

眼看君莫笑已经摔到看不见的地方,蓝河只好跟着跳下去,偏偏网速一时波动延迟破千,卡得他落地时摔成一块热腾腾刚出炉的羊肉馅饼。

 

早他一步跳下来的君莫笑则全须全尾地站在不远处,听见他的惨叫,咚咚咚地跑过来,炸了个心不释手。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只有听过鞭尸,没听过用烟火炸尸的。

 

苍云在大字形仆街的咩太身边坐下,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守尸。

 

[君莫笑]悄悄地说:系统送的,放着也是放着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放着一不过期,二不咬人。不然,拿去炸妹子?

 

[君莫笑]悄悄地说:就炸你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炸羊肉一点都不好吃!

 

[君莫笑]悄悄地说:要吃了才知道

 

觉得气氛越来越诡异,蓝河想着是要原地起,还是回营避免让烟花圈住的尴尬场景又被截图狂魔的徒弟拍照留念,上一个烟火的光影特效还没散尽,下一颗又往脚下炸去。

 

一个激灵吓得蓝河手一抖按下原地复活,傻楞楞地站在那圈大红色的心型炮竹里。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这总不是系统送的吧?

 

[君莫笑]悄悄地说:翻牌给的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真的假的?

 

[君莫笑]悄悄地说:假的。当然是买的,攒了我好久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傻徒弟,你没事攒钱给我炸橙子做什么?这又不会增加师徒值。

 

[君莫笑]悄悄地说:傻师父,你是真萌还是假懵?

       

[世界][君莫笑]:[君莫笑]对[蓝河]说:"要跟我抱抱吗?"

 

看着被真橙之心炸起千堆雪的世界频,再看看静静伫立跟前,但他下意识觉得不接受拒绝的苍云爸爸,最终蓝河抖着手按下同意。

 

虚拟人物的拥抱没有实体温度,蓝河却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只有一点。

 

[君莫笑]悄悄地说:唉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叹什么气?不乐意不要抱啊!

 

[君莫笑]悄悄地说:不是,我说你建号时在想什么呢?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啊?

 

[君莫笑]悄悄地说:你瞧这画面,怎么看都是老爸抱儿子,父慈子孝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当年被骗了。

 

[君莫笑]悄悄地说:嗯?

 

这是蓝河谁都没告诉过的黑历史,看在傻徒弟砸了一砖的份上,才勉为其难告诉他。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当年有个玩剑三的同学告诉我,新手要选萝莉或正太,满级后角色会长大,特有养成游戏的成就感。

 

[君莫笑]悄悄地说:是长大了,除了身高。你没看见旁边有成男成女可选?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看见了。我同学说那种成年体型是速成的,没有手把手练起来的角色一点感情都没有,他们的大侠之路是不完整的。

 

[君莫笑]悄悄地说:我就想问问你知道真相的感受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呗。又不可能为了这个删号,当然只能选择原谅他。

 

[君莫笑]悄悄地说:没想揍他?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满级当天他就A了。他说他老早就想A,是担心我没师父被人欺负,才一路等我满等。

 

结果你师父是坑你最惨的那个──此处应有吐槽,难得君莫笑没说出来毁气氛。


[君莫笑]悄悄地说:既然是同学,三次元总能联系到吧?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后来不正好碰到大考吗?他考去外地,城市不同、专业不同,联络就渐渐少了。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俗话说得好:生死不离后,就是江湖不见。

 

[君莫笑]悄悄地说:就你提过那个常在这悬崖挂机的道长?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对啊。可惜他到A都没等到那个丐哥回来,搞得我对丐哥的印象挺差。

 

[君莫笑]悄悄地说:幸亏我没玩丐帮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话不是这么说。

 

[君莫笑]悄悄地说:那怎么说?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觉得吧……

 

蓝河放开拥抱,操纵着小咩太绕着朔雪苍爹晃了一圈,慢吞吞补完下半句。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你的欠揍跟门派不挂勾啊。

 

[君莫笑]悄悄地说:站在我卖血卖命每天勤勤恳恳大战茶馆跟车跑商攒钱买下来的烟花里,您觉得这话说得合适吗?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这叫爱得深沉。

 

君莫笑迟迟没接话。

 

两人摔下来的崖底雪色苍茫,只有微弱的风声与游戏背景音。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蓝河受不了尴尬,硬着头皮问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呃……徒弟啊,我认真严肃问你一句,你认真严肃的回答我。

 

[君莫笑]悄悄地说:说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你是真心要求情缘,还是炸好玩的?

 

蓝河紧盯着对话框,心跳砰砰砰地乱响,不知道自己想看到哪个答案。

 

[君莫笑]悄悄地说:这种事能开玩笑吗?

 

那口不知不觉憋住的气这时才缓缓地吐出来。蓝河又做了几个深呼吸,继续敲字。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那你知道海鳗不能用了,也没法绑情缘了吧?

 

[君莫笑]悄悄地说:那又怎样?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好,是不怎样。

 

[君莫笑]悄悄地说:不绑情缘,那就求交往,行吗?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连你是圆是扁是人是鬼都不知道,就这么点头,就算我答应,我家观月也不答应啊。

 

[君莫笑]悄悄地说:谁?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我的鸟啊。

 

[君莫笑]悄悄地说:喔……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仙鹤!我的仙鹤!门派跟宠!

 

正当蓝河慌乱地要挽救雪崩的形象时,右下角的QQ亮了。

 

他点开那个写得像哭的笑字头像,收到一张侧拍。那是个叼着烟打游戏的网瘾青年。

 

[君莫笑]悄悄地说:不圆也不扁,是人不是鬼。你呢?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就不怕我随便丢张小鲜肉或抠脚大叔的照片忽悠你?

 

[君莫笑]悄悄地说:我相信你,师、父

 

你悄悄地对[君莫笑]说:……只有这种时候喊师父才喊得那么真情实感!#刀

 

QQ页面还没关,蓝河直接丢了个视频申请,秒过。

 

小窗映出方才看见的那张脸,只是头发长了些,外套皱了点。如果认真打理干净,四舍五入也能算是个有点回头率的帅小伙。

 

对面的君莫笑跳过照片直接看见蓝河真人,愣了几秒后笑开。

 

叼烟的低笑透过耳麦传进蓝河耳里,有一点苏。

 

「别紧张,我不吃人。」

 

「谁、谁紧张?你全家都紧张!」

 

君莫笑点点头,「是有点紧张,毕竟是拓荒。」

 

君莫笑拿下烟后扬起的笑容,让蓝河看得晃眼──当然不排除是网速有点渣,画质有些差的缘故。

 

「去哄虚空双鬼吧你!就你这级别这条件,怎可能头一回谈对象?」

 

纯唐门帮会踏破虚空的帮主和副帮在远方双双打了个喷嚏。

 

觉得对方那个笑而不答的样子不适合再深究,蓝河硬生生转了话题。

 

「我说,你刚才怎么脑子一抽跳了下来?」

 

「想看看你会不会双轻来救我啊。」

 

「我又不是丐帮!」

 

「现在全门派都能双轻不是?我看过视频,纯阳特效挺好看的。」

 

大唐好师父蓝河今天也搞不懂宝贝徒弟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所以呢?我没双轻救你,你还跟我求情缘?」

 

「但你摔死在我眼前,退一万步也是殉情了嘛。」

 

「你就没想过我可能是怕你没断气,追上去补刀?」

 

君莫笑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有麦偏不用,在密频打字。

 

[君莫笑]悄悄地说:这么一说,也有道理#流泪#流泪#流泪

 

社会我笑哥,人狠话不多。平常说话聊天轻易不用表情,一旦用了,就是一刀毙命直接带走的节奏。

 

被吓到残血的蓝河只能使尽洪荒之力,虚弱地喊出一句:「滚蛋!」

 

君莫笑这回却不答应了。「要滚可以,答应我件事。」

 

蓝河进入警戒状态,「先说,要羊毛胖次免谈。」

 

君莫笑呵了声,没被他牵着鼻子走。

 

就看到那个一脸散漫的帅小哥稍稍正色道:「下回被打喊我,别一个人扛。」

 

面对如此深情的叮嘱,蓝河不给面子地喷笑出声。

 

「噗、哈哈哈……我以为什么事!你至于吗!」

 

君莫笑忍了一会儿,眼看蓝河似乎笑上了瘾,只得无奈地说:「笑吧。你继续笑,等等邻居就来敲门了。」

 

蓝河也知道这反应有些过头,揉揉脸颊试图恢复纯阳宫高贵冷艳的男神形象。

 

「咳咳……那啥,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就是……这事情真没那么严重,你太认真了。」蓝河喘了口气,续道:「再说,你是恶人我是浩气,真打起来,你是帮我杀人还是帮人杀我?」

 

「你就说答不答应。」

 

狭路相逢勇者胜,四目相交蓝河败。扛不住对方跟操作一样犀利的眼神,蓝河只得妥协。

 

「好好好,我下回被摁在活点打到妈都不认识的时候,一定喊你来护驾行吗?」

 

君莫笑这才点头,恢复之前那副半睡不醒的散漫模样。

 

不知道是真人跟角色的差距还是徒弟和情缘的不同,有些适应不良的蓝河一时脑回路打结,冒出一句:「等等,所以你跟我求情缘是怕我被欺负?」

 

君莫笑盯着蓝河不像开玩笑的表情,悠悠叹了口气。

 

「又叹气!哪边有意见你说啊!」

 

君莫笑操纵人物发了个表情,拍拍没有炸毛胜似炸毛的咩太。

 

「没意见。只是感叹,原来吃草掉智商是真的。」

 

蓝河瞇起眼,觉得身上的太虚剑意已经饥渴难耐。「我劝你把话说清楚,谁掉智商?」

 

懒得再跟不知道是吃草吃傻还是被雪冻傻的情缘绕圈,君莫笑淡淡地说:「不是怕你被打才求情缘,是喜欢你才求情缘。懂?」

 

蓝河没再作声,但从他肉眼可见的发红脸颊看来,应该领悟了七八成。

 

君莫笑愉悦地把男朋友害羞的模样截了图,放进那个已经好几G的专属文件夹里。

 

 

 

 

 

 





TBC.


--


不专业的剑三科普:


1.江贡:江湖贡献值。各种任务所得,可兑换装备。


2.监本:监本印文。可兑换技能所需之密笈。


3.驰冥:校服名称,英雄副本套装。霸刀成男的上衣基本算没穿。


4.精简:精简装备。指的是属性较少,攻高血薄的装备。


5.战旗:友好切磋时,场地内会空降一柄战字大旗,划定比试范围。


6.奇穴:不同奇穴可使技能产生不同效果,通常打本跟打架会用不同奇穴。


7.师徒值:协助徒弟任务累积,师父会有对应奖励。


8.一砖:一万游戏币的俗称。


9.海鳗:插件。刷好感加炸烟火后可显示绑定情缘,现已无法使用。


评论(8)
热度(37)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