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8+09 (完)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拾壹、

 

 

一叶之秋何许人也?若要话说从头,时间得回溯到剑网三元年。

 

那年代还没那么多满街跑的游戏主播、魔鬼UP主,高玩发光发热的舞台除了游戏里,就是各大论坛贴吧。

 

作为拓荒型骨灰级玩家,一叶之秋靠着手中长枪和傲血战意永远占据dps前三,切铁牢从不OT,任凭boss和队友如何翻江倒海,一仇位置巍然不动,要boss走东绝对不敢往西。

 

不只天策在他手中出神入化,身为一线团知名RL,他对其他门派的研究与了解也辗压大多数玩家。提起要找副本攻略,不管全团思路或天策视角,一叶之秋的帖子永远是萌新膜拜学习的不二选择。

 

长枪独守大唐魂的悲壮吸引无数热血玩家投入,间接壮大一叶的粉丝基数。但真要说打破伺服器之壁,让一叶之秋获得国服第一天策的美名,还得归功某次打了五天五夜的阵营大战。

 

当年的阵营活动还没有大攻防,但一叶靠着技术和人气,已经稳坐该服恶人谷阵营女神的宝座。

 

是的,女神。

 

都说大唐魂在军娘臀。作为该服最知名军娘,哪怕一叶之秋顶着一张完全不走心的系统脸和国文是给体育老师教的错别字ID,凭借操作犀利走位风骚,婀娜多姿的背影掳获无数江湖侠客阵营斗士的真诚之心。

 

根据非官方统计,当年爱慕者之众可以从昆仑一路排到南屏去。为了一睹女神风采,自愿葬身马下给偶像的人头数添砖加瓦,身在浩气心系恶人的脑残粉不在少数。

 

「今天女神踩我了吗?踩了#欣喜」类似句型常在世界频刷起,蔚为时尚。

 

这股直追沈剑心的热烈声势,直到一叶带头组织推倒老谢的奇袭活动破天荒开麦,迎来神转折。

 

──求之不得的「她」其实是个「他」。

 

没想到阵营女神是个胯下除了赤兔还有大鵰的纯爷们,哗啦啦碎满地的玻璃渣又从南屏排到昆仑。

 

根据官方统计,那阵子一叶之秋还拿下悬赏金额之巨与数量之多的双冠王。

 

由爱生恨者,亦不在少数。

 

虽然后来架不住对方人多,抛头颅洒热血的千人大战仍被浩气盟拿下胜利,一叶之秋用兵如神的指挥功力和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的压倒性战斗力仍深深烙印在众人脑海里。

 

「贞操诚可贵,节操价更高,若为一叶故,两者皆可抛」此战役毕,这首乱七八糟的打油诗流传在许多嚷着愿为一叶胯下之臣,自愿被扳直或被扳弯的侠士侠女口中,甚至成为贴吧热门帖,最后被一叶真爱粉的吧主加精置顶,流芳百世。

 

无奈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声势如日中天的一叶之秋,一觉醒来被黑个彻底。

 

有人说他名声太响要的太多,用了不入流的手段想干掉自家帮主上位;有人说他强抢情缘还把苦主埋在复活点三天三夜;有人说他开团黑了大铁理直气壮不给钱;有人说他私生活不检点,玩弄无数男女的感情,受害者多到可以组团去打25英雄本……

 

世界纷纷扰扰喧喧闹闹,什么是真实?全化作茶楼酒肆里的江湖传闻,无人知晓。

 

哪怕是国服第一天策,面对人海战术和疲劳轰炸也会心累。

 

出安全区就被各种悬赏仇杀针锋相对,更别提时不时刷上世界的抹黑批评和贴吧里脑洞破天的花样黑料。跟车跑商要破重围已是日常,但连做个茶馆都有人开仇杀还殃及不知情的小号,蹭野团打大战也有队友酸言酸语,甚至看到他就直接退组,害其他人喊半天喊不满,最后只能他双开凑数。

 

风波持续近半年,一叶终于卸下副帮头衔,退出他流血流汗拉拔长大的恶人谷第一大帮。

 

那一日,始终沉默不为自己辩解的一叶之秋终于发了世界。

 

[世界][一叶之秋]:此号已售

 

轻描淡写四字挥别一叶之秋游戏数年的青春岁月,挥之不去的是这ID代表的辉煌荣耀与腥风血雨。

 

大橙武、赤兔马、精六插八的满装天策号,太多人好奇这样的心血号要卖多少钱,但接手的买家像中了永久沉默的debuff,始终没向被好奇心杀到装备都变红的广大群众透露一星半点。

 

至此,国服第一天策易主,原主绝迹江湖。

 

 

 

 

拾贰、

 

 

曾经,他被信赖的朋友背叛,利用帮主之位煽动干部排挤抹黑,好端端玩个游戏彷佛上演宫廷剧勾心斗角,加上那阵子挚友三次元出事被迫退坑,他心灰意冷下干脆卖号A了。

 

没想到兜兜转转,某天被雷劈到似地,又重新下载客户端。

 

当年随手建起来的大侠号在沧海桑田后,依旧站在稻香村的小镜湖边,静候他归来。

 

天策府有太多回忆,但开95级后,那个断垣残壁尸横遍野的战乱天策已不是他记忆中的地方。

 

同为守护大唐,君莫笑念头一转,选择北地苍茫大雪纷飞的雁门关。

 

他用三天练满级,顺着大侠之路的任务指引蹭个野队打大战,然后莫名其妙多了个扭着羊屁股的剑纯师父。

 

再后来,那个易燃易爆炸的咩太成为他第一个估计也是最后一个的人类情缘。

 

直到被当年损友无意捅破的历史遗留问题赤裸裸地摆在眼前,让他无可回避。

 

[小队][蓝河]:你说那个不要问很可怕的号,就是传说中的国服第一天策,一叶之秋?

 

[小队][君莫笑]:算吧

 

[小队][蓝河]: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吧?

 

[小队][君莫笑]:ID没错,但自称国服第一,不是挺不好意思吗?

 

屏幕前的蓝河突然猛烈地希望自己有个七秀号,好用那个吐彩虹的兔子表情糊对方一脸。

 

[流木]说:喂喂喂喂喂!这里还有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呢!你俩能不要一言不合就开启含情脉脉两人世界模式吗?我的狗眼……啊呸!猫眼都快被闪瞎了!还有没有人管管啊!老叶快点跟我PKPKPK!

 

[君莫笑]说:吵死了

 

苍云头上的文字泡才刚飘起来,一个撼地已经朝不断喵喵叫的喵哥脸上砸去。

 

如愿以偿的流木撒欢似地拎起弯刀跟君莫笑打成一团不分你我的光影。

 

三分钟后,苍云以些微差距落败。

 

赢得有些懵逼的流木站在原处,无视可以欢天喜地去领赏的系统公告,皱眉望向打坐回血的苍云。

 

[流木]说:你放水了吧?最后那几招很明显失误啊!

 

真正认真起来,流木用的字数意外地少。

 

[君莫笑]说:是挺想,快憋不住了

 

[流木]说:靠靠靠!你耍流氓啊!蓝桥你怎么不管管他?怎么跟人说话的啊这是!

 

纠结着要不要提醒偶像因为这称呼正式掉马的蓝河只能无言地在近频敲出六个点。

 

大概真的暂离去放水,君莫笑迟了半天才接话。

 

[君莫笑]说:改天再陪你玩,我有话跟他说

 

喵哥看看坐着不动的苍爹,再看看始终站着没动的咩太,瞬间心领神会。

 

[流木]说:行吧。那我先去领赏,哪天又被赏记得通知我来领钱啊!我上有教主大人下有六只猫主子,还有一窝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要养,黄口无饱期啊,很缺钱的!

 

[君莫笑]说:快走吧你

 

喵哥甩起大轻功退场,下一秒飘来两句密聊。

 

[流木]悄悄地说:欢迎回来。有困难跟我说,别再自己死撑啦。

 

你悄悄地对[流木]说:#欣喜

 

手一抖差点从大雕上摔下去的喵哥抚了抚手臂上站立的猫皮疙瘩,加速飞远了。

 

好不容易送走好战的话痨,接下来才是决战时刻。

 

君莫笑深吸一口气,下意识敲出一根烟,叼在唇间没点。

 

[小队][君莫笑]:用都用了,可不许你退货啊#可怜

 

[小队][蓝河]:我用什么了?敢不敢把话讲清楚!

 

苍云的阵营还没关,蓝河很想提剑就给他个透明窟窿凉快凉快。

 

[小队][君莫笑]:橙子啊

 

[小队][蓝河]:……

 

据说兵法的最高境界是兵不血刃,关于这一点,显然君莫笑宝刀未老。

 

蓝河摀着内伤的胸口,缓缓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攒够力气继续跟眼前的大神对话。

 

[小队][蓝河]: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小队][君莫笑]:你觉得这很重要?

 

[小队][蓝河]:你觉得这不重要???

 

[小队][君莫笑]:都老黄历了。换个门派,我还是我

 

理是这个理,说法也没错,但被惊天大卦砸得满头开花的蓝河还是觉得自己弱小无助又可怜,一时半刻承受不来。

 

他想了想,点开YY,看到君莫笑一人孤零零地挂在师徒俩常挂机聊天的小房间里,突然有些心疼。

 

「欸。」

 

「在呢。」

 

对方的秒答让蓝河身上那层名为心疼的debuff又添了一层。

 

「……我还有些懵,你让我缓缓。」

 

「好的。」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需要点时间……」

 

「知道。」

 

这么千依百顺的情缘约莫是不小心掉进湖里捡错的。

 

蓝河抹抹脸,将手边剩下的咖啡一口气灌完,振作精神。

 

「既然都过去了,爱讲不讲随便你。但起码、起码以后有事别瞒我,同样的,我也不会瞒你。行吗?」

 

那头传来一声低笑。

 

「行。我一向以诚待人。」

 

蓝河毁气氛地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谁瞒着他拍了脱到只剩胖次的私密照,还威胁要发世界?

 

收拾好唾弃情绪却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蓝河那边正纠结,就听到自家情缘心有灵犀地开了口:「想问什么就问吧。」

 

蓝河眼睛一亮,「真的什么都能问?」

 

「能。」

 

「唉,我说你建号时在想什么呢?堂堂七尺男儿弄个成女号是几个意思?」

 

前半句怎么听起来略耳熟?君莫笑掏掏耳朵,不疾不徐地回答:「觉得细腰大长腿的军娘好看啊。欣赏妹子和喜欢男人又不冲突。」

 

好像又不小心知道了会被灭口的机密,蓝河硬着头皮追问:「那、那我能问问当初到底发生什么吗?」

 

提起那段上演半年日夜不休的唐朝版大逃杀,君莫笑意外地云淡风轻。

 

「帮主想打内战一统恶人,我不配合,他有小情绪了呗。」

 

功高震主良才遭忌的版本不是没听过,但从君莫笑那种彷佛抖着二郎腿的不着调态度里,实在听不出多少真实性。

 

想象曾经的恶人谷第一大帮帮主嚷着:「伐开心!宝宝有小情绪,我要闹了!」之类的台词,蓝河打了个冷颤,觉得盛夏的深夜有点儿凉。

 

「那当初为何要卖号?玩不下去转服也行啊?」蓝河想了想,又说:「我没记错的话,后来买你号那人也当了嘉世副帮。」

 

搞得那阵子大家都说嘉世的副帮主只认ID不认人,只要角色是一叶之秋,甭管背后操作的是人还是哈士奇。

 

「那人是帮主徒弟,账号算是送他的。」

 

「送、送、送的?!」

 

「对外说是卖,但我只收了一组皇竹草,卡交易框看了眼,确认他不会让马饿着后就给了,没收。」

 

苦谁都不能苦孩子,饿谁都不能饿到马。可以,这很天策。

 

蓝河不知该哭该笑,卡壳半天才挤出点反应:「还是真白送。你也太大方了,一点都不心疼。」

 

「疼啊。心都碎了好吗。」

 

从您平铺直叙如飞机场的语气里真是感受不出来──默默吞下吐槽,蓝河打算结束这戳伤口的话题,听到那头响起火机的声音,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终究还是点了烟的君莫笑说:「我当年拍大铁跟帮主借了点钱,后来带本带攻防,劳民伤财得很,他时不时就会砸个几砖来。每次我说要还,他都说自家兄弟不用计较。日子一久,到底总数多少我也忘了。」

 

混惯贴吧看多818的蓝河光听这开头,脑中已经响起BE预警。

 

「也是我年轻不懂事,不晓得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后来闹掰了,我想退帮,老陶……就嘉世帮主,他说一叶这号也算他帮着养大的,开口要我还钱。」

 

「呃……他趁机敲诈?」

 

「算敲诈吗?」君莫笑顿了顿,「总之,我当初是拿不出那数目。」

 

大伙儿都说玩PVP穷三代,但一叶身为双修大神,怎么想都不该那么穷困潦倒吧?

 

蓝河小心翼翼地问:「听说你除了拓荒也带金团,都没攒下半点啊?」

 

「那时为了带团练了很多只坦号,加上朋友多,东给一点西借一点,就……」

 

蓝河暗自点头,领会了精神。「那……当时没考虑过拉币或找朋友借?」

 

君莫笑低低笑了声,「那话怎么说来着?屋漏偏逢连夜雨?那时出了意外,我手头挺紧,没有余钱。这是我自个儿的事,也不好去麻烦朋友。」

 

难怪他会特别交代自己出事别一个人扛,合着这人本身就是一人死扛界的扛霸子啊!

 

蓝河突然想把人揍一顿,然后再揽进怀里拍拍蹭蹭亲一口。

 

不清楚情缘此时的心理活动,君莫笑接着道:「反正我那阵子也累了,号给人后就顺势A了。」

 

号称隔壁服七大不可思议之一的历史悬案,背后真相竟是如此。蓝河听到对面吞云吐雾的声响,觉得自己也需要来根烟平抚情绪。

 

「……那后来怎么又想回来?」

 

君莫笑沉吟片刻,吐了口烟,「谁知道呢?鬼迷心窍吧。」

 

是鬼迷了心窍也好,是命运的安排也罢。总之,感谢天感谢地,感谢游戏之神让他遇见他。

 

内心澎湃的蓝河努力维持表面镇定,清了清嗓。

 

「不管怎么说,欢迎回来。那个……时间不早,我先回纯阳了。」

 

「既然已经不早,不如打完大战再去?」

 

蓝河笑了,「又为了150金?」

 

这回倒不是。君莫笑说:「最近大战会掉那个人生走马灯的挂件,你不是想要?」

 

「呸呸呸!什么人生走马灯!是叫……叫什么来着……」蓝河纠正那个会让策画哭晕在厕所的命名,结果被带得一时半刻想不起正确称呼,只好含混道:「反正刷了也不会出,出了也R不到。我是万年脸黑的非洲羊!」

 

「记得你去年有拿到?」

 

蓝河冷笑一声,「哈!去年?我去年从第一天刷到最后一天,一次都没见过。山海间是什么?能吃吗?我只有山海!去年拿到的是我开去帮亲友刷五小的明教小号,我的剑纯号是最后一天做梦回稻香做到吐才换到的!」

 

这人实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害他越讲越心酸。

 

「今年我陪你刷,刷到出为止。」

 

蓝河已经放弃治疗,「算了,我太非。」

 

君莫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没事,我很欧。」

 

蓝河吐槽他,「不就是一场驰冥毕业?那叫小概率事件。」

 

「不算吧。」君莫笑续道:「你知道我的赤兔怎么来的?」

 

「不就买来的?土豪了不起?」

 

「不,我穷得很。那是我自个儿抓的,龟甲也是。」

 

有时候,还是文字比较能表达一个人激动到模糊的心情。

 

[小队][蓝河]:[蓝河]在[君莫笑]面前跪了下来。

 

「请问欧皇,今天大战打哪儿?」

 

「喔,就你之前脱装死的稻香。」

 

对某欧皇滔滔不绝的崇拜与尊敬一秒碎裂成渣。

 

「不许再提这件事!也不准再给我拍照!再敢拍我就跟你死师徒!」

 

君莫笑答应得很痛快:「行。」

 

还没等蓝河反应过来,他接着在队里敲字。

 

[小队][君莫笑]:别死情缘就行

 

[小队][君莫笑]:顺道一问,你最近哪天有空一起吃个饭?#欣喜

 

「啊?风声好大,我听不清楚,网速似乎又又又波波波动动动……」

 

君莫笑静静看着装瞎又装聋的情缘,赶在咩太下线遁前炸了他一脸真橙,成功把人卡成定格。

 

游戏画面卡住但YY还坚挺地运转。

 

蓝河带着被烟花炸成八分熟的重伤气若游丝地说:「你哪来的钱炸烟花?说好的穷鬼呢?」

 

君莫笑一步跳进烟花里,熟练地开了幻镜拍照,嘴上不忘回答:「拉币啊亲。」

 

 

 

 

零、

 

 

师父要A那天,蓝河眼睁睁看他从崖边跳了下去,摔成一具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尸体。

 

蓝河跟着跳下去,看着完全没打算原地复活的师父,有些难过地说:「不然我去练个丐哥,师父你再等等,等我长大了……」

 

「傻徒弟。」

 

那时师父的声音带着惆怅的笑意。

 

「跳崖殉情或双人轻功什么的,从来都不重要。」

 

像错过考前猜题般的蓝河有些茫然,「那重要的是啥?」

 

「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呀。」

 

师父在小队里发了个表情,拍拍他的头。

 

「徒儿你记着,如果哪天碰到你跳崖他也跟着跳,或是他跳崖你也跟着跳的人……就嫁了吧。」

 

「等等!为什么是嫁不是娶?我堂堂纯阳男神宫的男子汉──」

 

「哎呀,别在意细节嘛。」师父喂了他最后一根糖葫芦,慈祥地说:「徒弟啊,为师走啦。江湖路远不包邮,你自己好生珍重。」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就看到躺在地上挺尸的师父原地下线,在往后的漫长时光里变成好友列表再也不会亮起的ID。

 

转瞬经年,他也成了别人的师父。

 

「徒弟你今天忘记吃药?」

 

蓝河瞪着在身边cos黄鸡疯转的苍爹没好气地问。

 

「你说哪个?」

 

[小队][君莫笑]:[玉蟾丹][尚.特品止血丹][血毒盅解散][中品止血膏]

 

他们中出了个叛徒,好像有画风不对的东西混进去了。

 

「……想死就说,为师成全你!」

 

君莫笑很是无辜,「这不是怕你一时抽风往下跳吗?」

 

「怎么?想双轻救我一命?」

 

「不,想等你摔死继承你的羊毛胖次。」

 

蓝河双手放开键盘,仰头看着天花板。

 

师父啊!您老人家当年设想了这样那样的情况,怎么就没想到还有人猥琐没下限到会亵渎尸体偷胖次呢?

 

蓝河秒速退组,点了切磋。一把战旗从天而降插在华山的皑皑白雪间。

 

「今天不把你揍哭,你还真不知道尊师重道怎么写!」

 

君莫笑应了,「三战两胜,谁输谁洗碗。」

 

蓝河吼:「赖皮是小狗!」

 

君莫笑不忘纠正:「小蓝,你是羊。」

 

「……闭嘴!看剑!看剑!看剑!」

 

雪树霜花的华山之巅,一时剑飞盾舞,热闹非凡。

 

 

 







END


--


无脑叶吹前半写得很爽,后半写得很心疼QQ

整体而言这坑填得很开心

谢谢大家的陪伴~*

 

-


不专业的剑三科普:


1.天策:唯一可以马上作战的近战门派。傲血战意为dps心法,铁牢律为坦心法。「长枪独守大唐魂」为门派诗最后一句。


2.沈剑心:剑网三制作人郭炜炜的游戏角色,后来成为NPC。


3.谢渊:浩气盟主。


4.千人大战:参考蝶恋花中秋之战。恶人首次推倒老谢,鏖战五天引起数千玩家参与,加上他服围观者,破万。最终被浩气反杀。据传官方在那之后才开启每周大攻防。


5.大橙武:最高级副本武器,需收集一块大铁和200块小铁打造,一看脸二看钱还要有耐心。


6.精六插八:精炼六级,插八级石。均为装备强化的最高级。


7.大侠号:无门派散人。以前建号是出新手村才选择门派,真能实现君莫笑不转职的散人打法。后来默认出生即为该门派弟子。


8.金团:装备手法不达标或有特殊需求的玩家可付钱进组。


9.人生走马灯:醉挑金盏,九周年纪念挂件。旋转球上绘有游戏人物,使用时有特效背景。大战随机掉落,或可进行梦回稻香、踢球任务,累积道具换取。


10.山海间:八周年纪念挂件。剑舞特效。


11.山海:长剑。剑纯或藏剑可使用。


12.龟甲:卦文龟甲。完成大战任务后随机获取,可免疫赤兔马击退效果,便于捕获。


13. 血毒盅解散:战兽山副本中解尸毒的物品,其余均为补血药。


评论(4)
热度(47)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