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我们说好的 (伞修伞) (重发)

按照惯例OOC

可能会有些霸个请无视

都能接受,请搭电梯向下/


  

  

 

熟悉的轻鼾声响起,叶修敲了敲床板,耐心地从一数到六十,确认睡在下铺的弟弟已经进入除非彗星撞地球否则吵不醒的死猪模式后,轻手轻脚地从上铺的木头阶梯爬下床。

 

站定后,他看向窗帘半掩的窗外。

 

月黑风高,宜出游远行。

 

叶修将在日出后会惊扰睡眠的窗帘拉好,感谢老天爷给的绝佳掩护,接着毫不犹豫地趴下,伸手往床底探了半天,拉出一只塞得满满当当的登山包──那是叶秋精心准备的逃家行李。

 

笨蛋弟弟以为他的逃跑计划安排得滴水不漏,没料到他英明神武的哥哥早就看穿一切,笑而不语。

 

这一走,或许天亮后就会被老头逮回来痛殴一顿,也或许就此阔别经年景物全非……他站在床头,看着叶秋的睡颜片刻,伸手把笨蛋弟弟嘴角的口水抹去。

 

背起行囊,叶修连钥匙都没带,悄悄地推开窗户,从二楼窗台沿着排水管小心翼翼爬到地面。经过后院时,努力放轻的脚步还是引起爱犬的注意。睡到一半的小点从狗屋里窜出来,绕着小主人直打转。

 

叶修竖起食指做出噤声的手势,往口袋里掏了掏,翻出一块牛肉干喂给小点。得到赏赐的狗儿更加兴奋,蹦得更欢腾。

 

他蹲下身,轻轻按住爱犬的头,帮牠顺了顺毛。

 

察觉到小主人的异样,激动的小点冷静下来,乌溜溜的圆眼睛望着叶修,发现那张一向带笑的脸难得失去笑意,若有所思。

 

天亮后,这座大宅会有怎样的天翻地覆,叶修不用想也知道。老头的盛怒、母亲的担忧、弟弟的惊慌失措……但在那之前,他只想顺应本心,任性一回。

 

「家里就拜托你啦。」

 

那是小点第一次听到亲爱的小主人用那种语气对牠说话,也是最后一次。

 

从后门溜出位于山腰上的叶宅,叶修顺着马路往山下走。

 

整个城市还睡在夜里,稀疏的人间灯火与天上星火互相辉映。那是他即将去闯荡的新世界。

 

插在兜里的手紧握成拳,随后感到一阵异样。伸出手,叶修看着握进掌心的东西,淡淡笑了。

 

那是一张游戏账号卡。

 

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这种事说来荒谬,但谁说打游戏的人就不能有出息?古时候那些会唱歌、会演戏的人还被称作「下九流」的货色,转眼到现代,那些名歌手、名演员哪个不是名利双收,人人称羡?

 

他不求名也不逐利,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而已。但他也很清楚,这个简单到近乎卑微的梦想待在叶家绝对不会被允许。

 

于是他偷了弟弟的行李,谁也没告诉,就这么踏着夜色逃家。

 

坦白说,他连要去哪里落脚都没决定,只希望能逃多远是多远。

 

回望已经隐没在山间几乎看不见的大宅,叶修在心里轻轻道了一声再见。

 

搭着出租车来到车站,叶修挑了时间最近的一班长途列车。抓着车票上车后,他警觉地将家当抱在胸前,直到列车启动离站,彻夜未眠的他才真正松懈下来。

 

都到这里了,不会被抓回去了吧?

 

听着列车的规律行进声和附近乘客断断续续的交谈声,他盯着票面上从来没去过的城市片刻,打了个长长的呵欠。闭起眼,他做了个跟蒙眼射飞镖差不多靠谱的决定:等哪时睡醒,就在哪里下车。

 

结果,他一觉到天亮,被人叫醒时已抵达终点站。

 

谢过好心叫醒他的大妈,叶修暗自检查车票和财物,确认都在原处后,背起大背包下车。

 

早晨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他只好瞇着眼,努力盯着那块欢迎光临的大红广告牌,终于产生离家出走的真实感。

 

为了庆祝这崭新的开始,叶修在路边的早餐摊子买了两套烧饼油条和一杯豆浆,对着格外闪亮的太阳公公举起豆浆,装模作样地说:「往后,请多指教。」

 

约莫是以豆浆代酒的例子太少见,这座被誉为人间天堂的城市彻底接纳了他,不仅庇佑他没被神通广大的家长逮回去,更让他遇见此生的挚友与挚爱。

 

他认识了苏沐秋和他可爱的妹妹,后来更莫名其妙地跟着他们回家,就此落地生根。

 

于是,两个一见如故的网瘾少年携手征战各大热门网游,搅得腥风血雨混得风生水起,直到他们与荣耀邂逅。

 

那个被苏沐秋叨念了一个月的游戏确实有其价值,哪怕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他们创造了数不清的新玩法、新纪录,在荣耀大陆各处留下并肩作战的光荣轨迹。

 

在边玩边做生意养家活口之余,叶修有阵子特别热衷上论坛写教学帖。这举动看在苏沐秋眼里百思不得其解。

 

「嫌钱太好赚是吧?」大热天,家里买不起冷气只能将电扇功率开到最大,而且坚持得电脑主机优先,吹剩下的热风才能给人吹的苏沐秋摇着扇子,指着又被板主加精置顶的战斗法师手法教学帖,「别人是巴不得竞技场虐菜虐到爽,只有你,每次摸索出个新打法迫不及待写出来炫耀,多放个几天是会咬你还怎地?」

 

叶修叼着烟,话声含糊地说:「独孤求败的故事你听过没有?」

 

苏沐秋的反应挺快,「干嘛?空虚寂寞觉得冷?」

 

叶修呵呵一笑,「老是虐菜多没劲?敌人越多越有趣嘛。」

 

苏沐秋瞪他一眼,「我看你就是欠揍!来,竞技场走起!」

 

叶修望着苏沐秋被暑气蒸润发红的脸,盯着那滴从额角慢慢滑落脸颊的汗,突然有点口渴。

 

被盯得发毛,苏沐秋故意恶声恶气,「怕了啊?」

 

叶修依依不舍地再吸一口,辗熄那根已经燃到尽头的烟屁股,勾起懒洋洋的笑,「怕啊,怕你输了不认账。」

 

「认什么帐?」

 

「赌点彩头吧?比较有意思。」

 

「赌啥?」苏沐秋脑中转了转,眼睛一亮,「就赌你那把橙武战矛!」

 

太清楚苏沐秋对自制装备的狂热,每次叶修拿到什么好东西,只要苏沐秋开口,甚至有时连开口都不用,一个眼神飘过去,叶修就会认命地把刚到手都还没捂热的装备双手奉上,供苏大大拿去五马分尸大卸八块。唯独那把前阵子打团本时,人品爆发R到的橙武战矛,让叶修头一回拒绝苏沐秋的要求。

 

当时叶修给出的解释是名字挺好听的,想多拿一阵子。

 

对此,苏沐秋当然嗤之以鼻。

 

虽然跟上超市买串卫生纸都要货比三家算半天的他不同,但苏沐秋知道,叶修也是个实事求是到不行的家伙。喜欢装备名称这种小女生才会有的浪漫理由不可能出现在叶修身上。

 

苏沐秋没去纠结原因,只是此时灵光一闪,随口提了出来。

 

「行啊。」叶修点头点得爽快,完全没有当初拒绝的决然。「如果我赢了呢?」

 

知道自己身上没什么装备让叶修垂涎,苏沐秋一脚踹破次元壁,「我就帮你洗一个礼拜的衣服!」

 

「那多不好意思。」叶修摆摆手,脸上倒没什么不好意思,微微一笑道,「只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就行。」

 

这种被拐着签下空白支票的感觉太可怕,苏沐秋如临大敌,「什么要求?」

 

「总归不会让你去杀人放火,怕什么?」

 

「你真让我去,我就第一个举报你!」苏沐秋嘴上不饶,手下已经点开竞技场介面,「修正场,房间号1234,速度!」

 

空有密码的叶修进入竞技场,「房间名字叫什么?」

 

「就说了是『房间号』啊。」

 

被文字游戏绕了一圈的叶修默默点进那个叫做「房间号」的竞技场小房间,拎着橙武战矛,认真迎战眼前拿着蓝武手枪的神枪手。

 

装备优势被系统抹平,正当叶修估算着按照这对战节奏,两人一来一往可能得拚到最后才能分胜负时,突然听到一阵QQ提示音。

 

「哎生意上门了!」

 

原本拿着手枪像拎着重炮跟他对轰的秋木苏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被一叶之秋一记落花掌吹飞,一点也不带挣扎地挺尸往界外飞去。

 

对手即将出界,只要干等五秒就会被判落败,叶修硬是冷血无情地一战矛把人勾回来,跟着一串眼花撩乱的连击,把秋木苏的最后一滴血杀光。

 

荣耀两个大字闪耀在叶修的屏幕上。

 

事关橙武的赌约已经吸引不了苏沐秋的目光,他把键盘敲得劈哩啪啦响,三两下敲定买卖结束对话,切回荣耀画面才发现自己已经死成一具尸体。

 

看着系统忠实纪录下自己被血虐的过程,苏沐秋一脸嫌弃地望着叶修,「这么小家子气,至于吗?」

 

叶修严肃地点点头,「保险起见。」

 

刚谈成一笔价格不错的代练,苏沐秋心情挺好,懒得跟叶修计较,抬高下巴骄傲地道:「恭喜你的宝贝橙武保住啦。说吧,要我答应啥?」

 

叶修看着屏幕里那把叫做「叶恋秋」的橙武战矛被一叶之秋拿在手里展示,各种威风凛凛,眼神软了下来。他看着正主,表情没什么变化,「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坐在那里别动就行。」

 

「那么简单?不动多久?三分钟够吗?」

 

「三十秒就行。」

 

苏沐秋还没搞懂叶修到底想做什么,就见他站起身来,弯腰凑近跟前。

 

「眼睛闭上。」

 

苏沐秋索性不多想,然后,在黑暗里感到嘴唇被某个温温软软的不明物体碰了一下。

 

终于反应过来的苏沐秋睁开眼睛,瞪着已经回到原位,开始跟下一个玩家对战的叶修。

 

苏沐秋噎了半天,好不容易从齿缝间挤出一句:「请问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

 

叶修手一抖,原本要把人扎穿的矛头刺了空,反而被对手闪过,接着背身连击打了个残血。

 

「喂喂喂!你快死啦!」

 

叶修还有闲情逸致转头看了苏沐秋一眼,而后靠着那一丝血皮,反手将方才吃的那套背身连击加倍奉还,让金光灿烂的荣耀再度闪耀。

 

「打个竞技场还发呆,行不行啊你?」

 

看着苏沐秋如常吐槽的反应,叶修有些无奈地回答:「我刚才亲了你一口。」

 

苏沐秋愣了一秒,「然后?」

 

「……感觉如何?」

 

苏沐秋下意识舔了舔唇,「不如何啊……」

 

事前沙盘推演做过八百种假设,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云淡风轻的反应。未来的荣耀战术大师在那时也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楞头青,叶修决定放弃思考,顺从渴望。

 

「那,再亲一口?」

 

后来他有没有如愿亲到苏沐秋,已不可考。叶修确定的是,他们成了男朋友与男朋友的关系,尽管两人都不是腻歪的人,一次也不曾将那个黏呼呼的称谓叫出口,依旧连名带姓地朝对方大呼小叫。

 

那是段很美好的日子。有他爱的荣耀、有他喜欢的苏沐秋,还有一个比亲生弟弟更让他疼惜的妹妹。

 

对于朝夕相处同吃同住的两人而言,从朋友变情人,唯一的不同只有夜间或有时没发生在夜间的不可详细描述运动。

 

坚持要用实力决定位置的苏沐秋特地让妹妹准备了一本小册子,专门纪录他跟叶修之间的胜负。无奈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起码在那时,他与叶修间的较量,是他输的多一点,赢的少一些。天真无邪的苏沐橙始终不知道,她那纤纤小手每次轻轻画下的一笔,都是让宝贝哥哥疼上好几天的沉重记号。

 

叶修自认是个足够冷静有耐性的人,但每次看到苏沐秋红着脸滴着汗喊他的模样,就会听见好友理智君已下线的提示音。

 

对于男朋友一次又一次血泪控诉,说他技术太渣祸国殃民,叶修除了纠正他祸国殃民这成语不能这么用,只能又亲又抱再割地赔款去打副本、推野图、刷材料,借以安抚某人受创的身与心。

 

既然对手是苏沐秋,叶修当然也有打输认栽的时候。但正因为对象是苏沐秋,那个表面上对他呼来喝去没好气,其实温柔体贴到了骨子里的苏沐秋,齐全周到的事前准备和时时顾虑他感受,就怕他皱下眉头的过程,常让叶修闪过丢盔弃甲就此躺平的念头。

 

其实对他来说,上下位置真的不那么重要,重点是对象。因为对象是苏沐秋,是那个喜欢跟他争输赢抢胜负的苏沐秋,这场赌上主导权的比赛才会那么有意思。

 

叶修喜欢看他赢得眉飞色舞的模样,也喜欢看他输得气急败坏的表情。喜、怒、哀、乐……百看不腻。

 

那些都是苏沐秋,他的,苏沐秋。

 

随着荣耀越来越蓬勃发展,向来洞烛机先的苏沐秋早就预见职业联盟的成立与广大商机。

 

某日大战三百回合后,两人瘫在床上畅想荣耀无限光明的未来。

 

「有啥可想的?」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带着餍足后特有的沙哑,「既然有比赛,那就拿个冠军回来呗。」

 

苏沐秋趴在枕头上,完全不想动弹,连声音都平板得可以。「你说拿就拿?那要拿几个?」

 

叶修挟着抽了一半的烟,看向苏沐秋背上的红痕,不自觉带笑道:「有一个拿一个,有两个就拿两个,你想拿多少,咱们就拿多少。」

 

累到连抬脚踹人都没力气的苏沐秋只能转转眼珠子,做出个半途而废的白眼。「那如果有世界杯呢?」

 

「那就拿个世界冠军回来。」

 

苏沐秋低低地笑了。「行啊。去吧,我看好你啊少年!」

 

叶修熄了烟,看着苏沐秋那个半是挑衅半是期许的笑容,低头吻了下去。

 

「说好了啊。世界冠军。」

 

多年后,当叶修率队登上世界舞台,捧起那座名为世邀赛冠军的金杯,当初与他有约的对象已不在身边。

 

身边是欣喜若狂的队友,眼前是欢声雷动的观众,叶修顶着绚烂夺目的灯光站在当初约定的荣耀之巅,举起奖杯,带笑的眼神穿透一切,定格远方。

 

他知道那人此时此刻一定在注视着自己。

 

──瞧,世界冠军。我们说好的。

 

 

 

 

 

 

 

 

 

 

 

 

 

 

 

 

 

 

END


 

参考BGM:SID-Re:dreamer

 

挺久没听这首歌了

月初突然闪过脑海一秒决定献给叶总

本打算就写个粮食向中心

直到看到某句歌词决定改成伞修伞

 

本来拖拖拉拉放着想说过期就算了

结果今早补了OVA#03 被猫咪嘴的伞哥会心一击

然后神速写完顺带把自己虐成狗(抹脸)


评论(2)
热度(9)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