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Vamps 番外1.Sunrise (蓝叶)

全职高手 吸血鬼Paro
是个无逻辑、OOC的AU脑洞
CP是蓝河X叶修
CP是蓝河X叶修
CP是蓝河X叶修
因为有点酷炫所以要讲三遍

这是原本设想的结局
可自由更换或当平行宇宙
只接受HE或无法接受人物死亡的同学请回避

都能接受的荣耀粉请再往下嘿~



--



那晚天气很好。风很凉、月很亮,连在城市里少见的星星都露了脸。

 

蓝河起床时,叶修还没醒。

 

这不是什么稀罕事。打从叶修过了五十岁生日后,就被迫恢复白天工作晚上睡觉的正常人作息,每晚蓝河醒来不是看到他在敲键盘打字就是摸着饿扁的肚子嚷嚷:求蓝大大赏饭吃!

 

蓝河侧脸贴上叶修的胸膛想听听他的心跳,先一步被薄被底下的异物扎到。

 

薄被下是叶修那双年逾六十仍骨节分明形状优美的手,扎到蓝河的异物是左手无名指的结婚戒指。

 

蓝河记得他在交往十周年前夕提出这要求时,叶修正在喝蔓越莓汁。

 

那时蓝河已经调整为八成以叶修血清制造的人造血为主,偶尔心血来潮咬上几口事后再来懊悔。于是红枣茶、猪肝汤、葡萄干、芝麻锭……不管有没有补血作用都像不用钱似地买买买,然后往叶修嘴里塞塞塞。以往叶修不爱这些酸酸甜甜有的没的养生食品,但架不住蓝河软磨硬泡。此例一开,后患无穷。

 

口中的果汁还没彻底咽下,反应过来的叶修一时没憋住,殷红液体顺着嘴角流下。知情的知道是果汁,不知情的以为是鲜血。

 

叶修抬手抹了抹嘴,「这跟养了一条狗给牠戴项圈有啥两样?」

 

本来只是陪苏沐橙去挑完婚戒回家随口一提,被如此赤裸裸的鄙视,反倒让蓝河叛逆起来。

 

目光角力了半晌,先投降的蓝河挫败地汪了一声。

 

大概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被逗笑的叶修拉过蓝河,又是揉头发又是亲小嘴,最后不免又滚成一团。

 

买婚戒这种飘着泡泡开满小花的事也就被蓝河抛到脑后,直到纪念日当天。

 

疑惑着本来劈哩啪啦的键盘声怎么忽然停下,蓝河将看得正精彩的英雄电影按下暂停键,移动到修罗期立入禁止的区域。

 

捧着那个做工精美的戒指盒,蓝河看着一脸酷帅狂霸跩的对象,一时找不到下一句台词。

 

「还愣着干嘛?快给哥戴上啊?死线前一秒值千金知道吗编辑大大?」

 

面对专业毁气氛一百年的大神作者,蓝河彻底没了脾气,边帮叶修戴戒指边碎念道:「你就不能读个空气,挑个悠闲一点的时间再来做这件事吗?白瞎了这么漂亮的戒指。」

 

「我这不是踩着点要在纪念日的第一时间送吗?既然要送就要做到最好啊。用心良苦有木有?」

 

「沐橙教的?」用脚趾甲想也知道会注意到这种细节的人绝不会是赶稿赶得昏天黑地的某大神。

 

「必须的。」在被戴上戒指也为对方戴上戒指后,叶修捧着蓝河的手亲了一口,接着就冷酷无情地把人推开。「好了,任务完成。我继续赶稿,你继续跟那个洛克相亲相爱吧!」

 

「……是洛基。L、O、K、I好吗?」蓝河纠正。

 

叶修一脸「我读书少,你莫驴我」的疑惑,「他不是会变绿巨人那个?」

 

「那个叫浩克!H、U、L、K!」

 

死线前的老人家特别脆弱禁不起吼,叶修皱着眉,一手摀着耳朵,「还没重听都被你吼到失聪。乖,旁边玩沙去。」

 

蓝河早就跟印厂协调过,确定叶修赶得上死线才敢貌似悠哉地在客厅看电影。但谨慎小心的天性使然,也不敢太占用叶修的时间,只能象征性质地朝对方亮了亮尖牙,乖乖回去看那群超级英雄花式吊打外星人。

 

后来稿子顺利完成,新书顺利出版,但那只考虑到血族不适用纯银,特别订制的精钢戒指才戴没几天就从叶修的手上消失。

 

「喔?那个啊?」闲着刷论坛看心得的叶修从衣领里扯出一条链子,「戴着码字手感不太对,收起来又怕你伤心,挂这儿行吗?」

 

线条利落毫无赘饰的纪念指环跟火焰吊坠挂在一起,说违和是不至于,但要说好看也说不出口。蓝河知道这已经是叶修难得的浪漫,依样取下手上的戒指,翻出一条皮绳让叶修帮他系上。

 

为蓝河挂好项链的叶修勾着唇角,屈指搔了搔蓝河的下巴,「旺财乖,叫两声来听听?」

 

「……汪!汪!」

 

「嗯,叫得不错,主人赏你──嗯、啊……」

 

狗急会跳墙,被调戏过头反扑主人也不是什么新鲜事。那一夜,叶修大大用他被使用过度的某个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部位,痛快地体验了一把。

 

如今,两人的纪念戒指一枚还挂在蓝河脖子上,另一枚被叶修从颈上取下,慎重其事地戴回左手无名指。

 

那是与心脏最近的距离。

 

其实一醒来听不见叶修的呼吸声时,他就知道了。

 

其实早在叶修严正拒绝被他转化时,他就知道了。

 

其实在听过太多血族与人类相恋却不得善终的案例后,他就应该知道……他不知道的是,原来心脏停止跳动多年后,还会那么痛。

 

蓝河握着叶修彻底冰冷的手,任凭血泪漫出眼眶滑过脸颊,滴上那只纪念戒指。

 

该交代的身后事叶修早就立下遗嘱委任律师处理,余下的琐事也都跟蓝河讨论过许多遍。

 

联络叶家跟兴欣,而后组成治丧委员会筹办丧葬事宜。哪怕已经是半退隐状态,无可超越的传奇成就与持续畅销的著作都注定叶修的死讯不可能被隐瞒。

 

于是发出新闻稿公布噩耗,宣布告别式时间,举办纪念追思会……面对措手不及的噩耗却有一套按部就班的处理模式,蓝河不知道这算幸还是不幸。

 

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多大改变,照常进食也照常就寝,面对周遭亲友一而再、再而三的关心,蓝河总是温和微笑着回答:「放心,我没事。」

 

宇宙浩瀚世界辽阔,少了一个人,太阳照样落下,月亮依旧升起。

 

坐在只剩他一人的床头,蓝河把玩着自己那枚戒指,摸到刻在内侧的字句。

 

「I am yours?怎么会想到刻这个?」那时的蓝河满心不解。

 

那时的叶修一脸不屑,「刻什么名字呢?又不是狗牌。咱们自己知道就行了。」

 

「我说你到底对这些首饰有多深的成见?满口狗链啊狗牌的?」

 

叶修严肃批评,「万恶的资本主义,必须鄙视啊!」

 

「花钱肉痛就说一声啊!大不了我给你嘛!」蓝河作势要掏钱。

 

叶修连连摇手,「别别别!」

 

「怎么?知道自己铜臭味太重了吧?」

 

叶修摇头,欣赏够蓝河的得意表情后才慢吞吞地解释,「你的就是我的,你的钱还不是我的钱?哥心疼啊……」

 

他当然知道叶修不可能心疼那点小钱,只当作那人嫌刻名字太别扭,干脆闭着眼从店里的制式选单里随意挑一句,反正同款同样同字句,拿错也不知道。

 

直到现在蓝河才翩然醒悟。

 

或许对叶修来说,署名根本没有意义。就像玫瑰不会因为改换名字就不再芬芳。

 

无论如何改名换姓,I am yours , 我都属于你。

 

只是事到如今,这样的猜想已死无对证。

 

蓝河为这个迟到多年才想到的备选答案摇头低笑,伸手一抹,满脸血泪。

 

考虑到叶修在出版界的朋友们大多不是常人,公祭特别选在入夜之后办理。

 

层层黄土覆盖棺木,最后立起墓碑。献上的鲜花与滴下的眼泪成为心碎的点缀。

 

将一切事宜处理妥当的蓝河静静站在墓前,看着吊唁的亲友与书迷来了又去,直到仪式结束,银月西沉。

 

叶修的墓碑底部有两个小小的金漆英文字,那是蓝河思考许久后认为最适合他的墓志铭。

 

The one.

 

之于这世界,之于所有爱你的人,之于我。

 

叶修,你是唯一。

 

蓝河坐在墓前摸着冰冷的石碑,口里轻轻哼着那首叶修常听的歌:「I know we could cross over rainbows. I wish that we could aim the sun again……再一起看日出啊……这么说来,是挺久没跟你一起看了。多少年了呢?」

 

远方的鸡鸣响过三巡,天色由黑转灰层层翻白,第一抹曙光缓缓洒落在叶修的墓碑上。

 

「嗯,太久了,想不起来。不过那不重要,」蓝河伸手环抱墓碑,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现在看来还是挺美的,对吧?」

 

绚烂耀眼的金光洒遍天地,那是象征毁灭与新生的日出时分。

 







--

这是我一开始设计好的结局。

 

直到连载途中有人问起,

后来刚好看完< Vassalord.>的完结篇,

加上这毕竟是衍生,考虑到叶修大大的性格......

最后还是拗成了HE=v=


评论(13)
热度(32)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