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Vamps 番外2.Rainy day (夏邱)

全职高手 吸血鬼Paro

是个无逻辑、OOC的AU脑洞

主线CP是蓝河X叶修

这篇是在讲夏仲天X邱非

据说也是冷CP(转头)

 

总之都能接受的荣耀粉请再往下嘿~



--



在那篇长评见报之前,没有任何人知会过他。

 

抓着手机浏览到那篇文章时,睡到头发乱翘的邱非还躺在床上打呵欠,更别提起床刷牙洗脸。

 

这下不用薄荷牙膏洗脸,他整个人都醒了。

 

他把页面放大又缩小,前前后后把作者署名看了三次,不信邪又去开

电脑上网,几个知名文学网站和论坛首页都将那篇署名「兴欣出版社叶修」的两万三千字评论作为头条报导,大发议论。

 

各式追踪报导的标题为博眼球下得狗血,信息量却少得可怜。翻来覆去都是「据闻」、「传言」、「有力人士指出」这类消息来源成谜,毫不负责任的论述。

 

「哈──啾!」

 

邱非揉揉鼻子,在类似愤怒的一片空白中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短袖短裤,关掉显示器电源走进浴室梳洗。

 

五分钟后,斯文整齐的文学少年现世。

 

脱掉睡衣换上制服,在备受期待的准新人作家身分之外,十七岁的邱非也是个需要每天早起上学对付大考小考的高中生。

 

和父母一起用过早餐后,邱非背起书包出门上学。

 

口袋里的消息提示音从他踏出家门一路到校门口都没停过。知情的、不知情的,还有几十个日常关注的微博号都针对这次事件三百六十度地进行「虽然不太清楚详情但我也来说两句」的深度探讨。

 

越听越心烦的邱非索性关了手机丢进书包,一脚踏进校门。

 

心不在焉上完一天课,邱非抱着一迭图书馆借来的参考资料挤上摇摇晃晃的公车。好不容易到站下车后,天空轰隆一声,落雨如瀑。

 

没带伞出门的邱非看着公车亭内纷纷拿出雨伞或雨衣的人们陆续离开,他坐在长椅上盯着外头哗啦啦的雨水和偶尔划过天际的闪电,突然想起一段小说叙述。

 

青年行走在旷野中。

 

天幕铅灰,雨燕低飞。大雨将至。

 

闪电擦亮天际,暴雨倾盆而下。

 

「那边的年轻人!不嫌弃的话,进来躲躲雨吧?」路过的马车商人躲在车篷下,朝青年喊话。

 

他拉起帽兜遮雨,朝不远处的商人笑道,「谢谢您的好意,反正雨终究会停,不打紧。」

 

热心的商人大叔皱起眉头,「淋湿可是会感冒的。距离最近的嘉世城还有好长一段路呢。」

 

「哈哈!没关系,总会到的。」

 

「你也要去嘉世城吗?顺路的话,我载你一程?」

 

「顺路是顺路,但不用麻烦了。」

 

「年轻人甭客气,出外靠朋友啊!」

 

青年回头,在雨幕中精准捕捉到后方追兵的踪迹,喃喃自语,「要是全是朋友就好了。」

 

商人边赶着马车,边吼着:「你说什么?雨声太大,我没听清!」

 

青年也从善如流加大音量,「我说,这雨很快就停了,没关系!」

 

马车商人不信邪,「你又不会占卜,怎么知道这雨很快就──」

 

大雨还叮叮咚咚敲在车篷上,远方的云层却已透出一抹阳光,商人一时无语。

 

「看吧?」青年笑着解开缠在武器上掩人耳目的布条,矛尖指向已经逼近的追兵。「大叔快走吧!待会儿场面混乱,误伤你就糟糕了。」

 

游历甚广的商人一眼就认出那杆缔造无数传说的乌金战矛,「啊!难道你是──」

 

「一叶!有种别跑!」后方浩浩荡荡的人马发出怒吼。

 

雨过天晴,阳光遍洒大地,落在却邪的矛尖也照亮帽兜下的年轻脸庞──正是名声响彻荣耀大陆的最强战斗法师一叶之秋。

 

那是叶修的第一本小说,主角一叶之秋的初登场。文笔生涩、情节老哏,却是日后所有传说的起点──无论是一叶之秋或叶修的传说。

 

邱非起身脱下外套,将能塞的参考书尽量塞进书包,其余堆整齐,用外套充当包袱巾将书和书包层层裹紧,抱在怀里。

 

灰扑扑的天空持续下着大雨。

 

他抱著书走进雨中无所畏惧。就像那人说的:「反正雨终究会停。」

 

「哈──啾!」

 

叶修说的没错,雨终究会停。那场暴雨在邱非冒雨回家后没多久就停了。

 

叶修说的真的没错,淋湿是会感冒的。所以为了保护怀里的书本淋成落汤鸡的邱非也华丽丽地感冒了。

 

「我说你这孩子也真是!走几步路去便利店买把伞,或打电话回家叫你爸去接不行吗?把自己搞成这样子?」

 

端来白粥和感冒药的邱妈妈一边帮邱非盖被子,嘴上不停叨念。

 

回家洗过热水澡后昏昏欲睡的邱非半瞇着眼,忍受着母亲爱意满满的言灵攻击,乖巧地喝完白粥,又吞下感冒药。

 

「好好休息,明儿起床还不舒服的话,学校就别去了。知道吗?」

 

走到房门口的邱妈妈不忘叮咛,在得到宝贝儿子的承诺后,轻声带上房门。

 

吃过药又被裹上两层被子的邱非睡到半夜发了一身汗,挣扎着醒来。

 

月色如水温柔地流淌进屋里,下午那场狂暴的大雨彷佛一场恶梦。

 

起身冲澡换过一身衣服的邱非坐在床沿,盯着半夜三点如此尴尬的时间,随手从床头书架上抽出一本小说,几张作文纸从书页间掉了出来。

 

国文老师用红笔纠正了一个非常冷僻的典故,让邱非破天荒从全年级作文最高分的神坛跌落。

 

高分与否很重要但不是重点,邱非在乎的是那个他认为没问题,老师却坚持不能这么用的典故。

 

面对无可撼动的权威,理论未果的邱非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直到得到叶修的开导。

 

那时的邱非已经是叶修的得意门生,不仅作品常能得到大神的亲自批改,还交换过QQ号能闲聊几句。

 

放学回家后还耿耿于怀的邱非登录上常去的文学论坛,随手点进高挂热门话题的帖子,意外发现一件事。

 

看八卦看得津津有味的邱非将一百多层楼的帖子仔仔细细看过一遍,抱着七成把握敲了叶修。

 

「师父,<八一八那些年大神们的黑历史>那帖里的『断桥』和『兵燹倥偬鶗鴃灭』是你吗?」

 

等了三秒,叶修的回复传来。

 

「还有『班奈狄克.流汗.康柏拜区』和『煞气A钱包』( ′-`)y-~」

 

邱非跟着无语三秒,想想还是大逆不道地提问:「师父您最近很闲?」居然开了那么多马甲上线去跟人笔战对喷?

 

「受人之托,仗义执言嘛﹨(╯▽╰)∕」

 

想来又是被其实没什么交情的朋友拜托,心肠太软就答应的结果吧?邱非想。

 

「您的稿子都写完了?」

 

「小邱你是我徒弟还是我编辑啊( ‵□′)───C<─___-)|||」

 

屏幕这头的邱非汗了一把,「……对不起,徒弟知错。」

 

「少来。说吧!这点不乖乖写作业,跑上来干嘛(一﹏一)@m」

 

「作业在学校都写完了,但作文有点问题……」

 

「學校作文還難得倒你?是出了四書還是出了五經Σ(゜д゜;)」

 

邱非把握机会把那个他认为可以这么用,国文老师却坚持不可以的典故讲了一遍。

 

屏幕那头静了一会儿,「知道庄子跟惠施的濠梁之辩吗?」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那个?」

 

「对(`・ω・´)」

 

邱非想了想,勉强挤出一个答案,「师父是要提醒我,站在老师的立场想想之类?」

 

「嗯……这样想当然也好。但我不是要说这个( ̄▽ ̄)a」叶修接着写道,「就拿我那马甲号『兵燹倥偬鶗鴃灭』来说吧!这名字丢出来,十个人里起码有七个不会念吧?既然名字是用来给人叫的,那让人叫不出来的名字还有意义吗?你觉得特酷炫特有文化的东西,别人却有看没有懂,有意思?」

 

邱非严肃思考了半晌,「……其实还是有吧。」

 

「咳咳,那種中二病的自我滿足不算啊( ´_ゝ`)」

 

知道叶修是在绕圈子提醒他别因为掉书袋失去初衷,邱非慢慢在讯息框上敲下:「谢谢师父,我知道了。」

 

「话又说回来(゚∀゚)」叶修把话题拉回,「我也觉得你的用法是对的。指不定是你的老师专业素养有待加强……当然,这种事我们私下笑笑就好,不用当面打击他。」

 

觉得心情有些复杂的邱非只好回了一个笑脸。

 

「当老人家啰嗦吧!比起去纠结那暂时性的分数或师长素质,我更想告诉你:很多时候,对错自己有数就行了。」

 

邱非愣住,「……为什么?」

 

叶修那头不知道临时在忙什么,隔了挺久才传来解释:「因为很多时候,就算你是对的,大家也不见得能理解你(  ̄ c ̄)y▂ξ」

 

第一时间,邱非以为叶修讲的是那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英雄,但想到他之前才提醒自己不要耽溺于中二的满足感,又觉得不是那么直觉的答案。

 

邱非只好求问,「点解啊师父?」

 

「耍什么宝呢你ˋ(′~‵")ˊ这种事教也教不来,以后碰到就知道了。当然,碰不到最好。好啦,叶老师的课后辅导到此为止。小朋友没事早点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知道吗?」

 

「好的叶老师,没问题叶老师。」眼看着叶修不再回话,邱非在电光火石间想到,「啊!最后一个问题!」

 

「嗯?」

 

「所以一开始提的濠梁之辩是?」

 

「正好看到随便问问。很酷炫有文化吧?呵呵。」

 

结果问题又绕回原点了嘛!那时还不够成熟淡定的邱非差点炸毛,正要回复就看到叶修的枫叶头像彻底暗了下去。

 

瞪着对话框发了半天呆,最后他掏出考上重点高中时父亲送的高级钢笔,一笔一划将叶修的叮咛写在卷子空白处。

 

那款名叫「龙之麟」的订制墨水在墨绿色泽中带着金粉,让他第一眼就想起叶修。

 

时光匆匆,如今再将那张作文卷打开来看,上头的金粉已经黯淡无光。

 

邱非将那句子像背诵咒语般在心里默念一遍又一遍,起身走到书桌前。

 

打开显示器电源,画面还停在那篇叶修指名写给战斗格式的长评上。

 

这一回,邱非端正心态静下来,仔仔细细将叶修为他写的万言谏书看进眼底心间。

 

一个真正忘恩负义冷血无情的人,怎么可能花那么多时间精力去为一个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小透明写那么长的评论,抽丝剥茧精密拆解只为他指引未来的写作之路?

 

「其实你一直都没变,对吧?」

 

对着白底黑字的文字页面,邱非摀着脸,不知怎么有点想哭。

 

那时年方十七的邱非以为叶修的出走已经是天大的打击,没想到后来又经历了嘉世经营不善即将拆售、差一点跳槽微草等重大事件……直到夏仲天的出现。

 

对于那个帅气多金的夏总,邱非本身没有太多想法。他只知道相较于自己是崇拜叶修,奔着叶修才加入嘉世的培训作者行列,夏仲天在意的是嘉世出版这块招牌。

 

理由不同无妨,目标都是让嘉世能继续活下去就行了。

 

被转手后的嘉世元气大伤,不复往日出版集团的豪门风采。不仅旗下作者和编辑走了大半,多数员工也选择跳船逃生,另谋高就。

 

算上邱非自己和现在的老板夏仲天,新嘉世的成员不到十人,或许比一般高中大学的文艺社团还不如。

 

此刻正是危急存亡之秋。

 

邱非在夏仲天的陪同下取得双亲的谅解办理休学,全心投入重振嘉世的大业。

 

身为硕果仅存的当家作者,邱非不仅要管理自己的写作进度,还得抽空讨论旧书的促销方案、新书的企划活动,甚至还得陪同几个满腔热血愿意留下的菜鸟编辑物色新作者。

 

每当累到很想举白旗回学校念书时,邱非总会想起那个雨天。

 

那个打从起床就被晴天霹雳,最后又被毫无预警的大雨困在公车站内,眼睁睁看着人来人往只剩他留在原地的雨天。

 

随后他又会想起一叶之秋的初登场,想起被夹在首刷签名书中的作文纸,想起写在空白处的那句话:「很多时候,对错自己有数就行了。」

 

他想着当年也是如此一手创立嘉世,后来又创立兴欣的叶修。

 

再苦再累再难熬的茫茫前路,因为有了可靠的背影能追赶,好像咬着牙含着泪就能再坚持向前。

 

那阵子几乎睡在公司,忙到日夜不分的邱非在凌晨三点半拿着热腾腾刚打印好的年度书展特别企划和几份需要签名的文件走进老板办公室。

 

已经两天没睡好的邱非没察觉门没关妥,昏昏沉沉地伸手往前一推,就听到异样的喘息声。

 

糟糕!

 

衣衫凌乱的女子身上是斑斑血迹和白浊体液,在察觉到邱非的存在前就被先一步敲晕。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只有透进百叶窗隙的昏暗街灯。

 

借着微光,邱非看见早该下班的夏仲天双眼血红,露出的尖牙沾满鲜血。

 

他知道自己得马上离开,无奈被那双血红眼瞳锁定后,双脚僵硬得失去动力,只剩勉强自由的唇齿能挤出一句:「……抱歉。」

 

歉字的尾音刚刚落下,眼前黑影一闪,夏仲天已经抛下那名女子,将邱非困在墙角。

 

「你要怎么赔我?」

 

「我……唔、呃!嗯……」

 

带血的亲吻蛮横霸道,卷过邱非的舌头像要活生生拔下。尖牙咬破嘴唇,作恶的铁锈味在口腔间漫开。

 

原本就睡眠不足低血压的邱非被这么一吻,几乎软倒在夏仲天怀里。

 

察觉异样的夏仲天搂着邱非纤瘦的身体,调用极强的自制力才暂时拉开距离。

 

虚弱地靠在夏仲天身上喘息,等满眼金星逐渐散去后,邱非努力挣扎反而被大掌一把按住,将整张脸按进胸前。

 

「你听,完全没有心跳声吧?」高大英俊的血族微笑,话声低柔宛如夜曲,「说也奇怪,头一回见到你时,我却觉得心跳不已。」

 

认为自己是过度缺氧才会产生幻听,邱非屈起手肘试图攻击老板,攻势却被轻易化解,形成双手高举的投降姿态。

 

「嘿,邱非。当我的伴侣好吗?我可以给你永远的生命、挥霍不尽的财富还有……」暴露在空气中的硬挺部位暧昧地向前顶,「至高无上的快、噢!」

 

双手被压制,双脚却重获自由。邱非屈膝朝夏仲天骄傲的某处狠狠一顶,转身逃跑。

 

摀着吃痛的部位,夏仲天不怒反笑,站在原地欣赏对方落荒而逃的背影。

 

他知道要彻底拥有这个心性坚韧才华耀眼的少年,只需要时间。而身为不老不死的血族,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窗外不知何时又开始下雨,淅淅沥沥的声音听得夏仲天心烦。

 

被敲晕的女子倒在脚边,肩头的血孔还断断续续冒着血,他却彻底失去食欲。

 

夏仲天低头将衣衫整理好,恢复原先的贵公子模样,伸舌在唇间舔过一圈,残留的甜美血液来自那个他倾心已久的少年。他几乎可以靠着这几滴鲜血熬过一个月的饥饿。

 

一开始,夏仲天只是觉得邱非清秀的长相很合他的胃口,将那种近乎心动的躁动感归咎为太久没进食的饥饿症状。

 

于是那晚他到死党经营的酒店找了几个顺眼的人类用餐。那些人类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共通点是愿意为了赚钱而朝吸血鬼亮出脖子贡献鲜血。

 

你情我愿银货两讫,皆大欢喜。

 

但那晚他却吃得很不欢喜。无论对象是妙龄女子还是青葱少年,闭上眼他总会看见邱非的脸。

 

怀着对文学的满腹热情,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与锐气却难免对未来期待又不安。种种复杂矛盾的情绪被他努力掩饰,压抑在自制有礼的表征下。

 

邱非的真性情像一束任凭洞外泥石遮掩,依旧穿透缝隙射进黑暗的光。

 

对吸血鬼这种向往光明却终生不可得的暗夜种族来说,恰巧是最致命的诱惑。

 

身为长年和嘉世出版合作的通路商之一,哪怕夏仲天对人家的培训作者再有意思,也不好做得太过火。借着和厂商吃饭的名目点名作陪,或藉公事之便到出版社晃晃,送些慰问点心就差不多了。

 

偶尔心痒难耐的时候,夏仲天也会想,一样是富二代,狐群狗党在演艺圈潜小明星潜小模特,潜来潜去都能潜成规则,怎么场合换到出版界艺文圈,连请吃饭都要小心翼翼斟酌次数,就怕传出桃色八卦有辱作者清誉?

 

对于他如此纯情的烦恼,损友左手搂着刚追到手的年度最佳新演员,左手勾着正恋奸情热眉来眼去的小清新歌后,非常高冷地表示:「天天别哭,回棺材里撸。」

 

不知该说是皇天不负苦心人还是傻人有傻福,嘉世的倒闭危机为夏仲天的暗恋带来转机。

 

从叶修那边得到消息,并动用人脉确认过后,夏仲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留下邱非。

 

好苗子肯定家家户户抢着要,尤其是微草王杰希那个专业撬墙角的货!果不其然,在得知邱非隔天下午就要跟微草正式签约后,他连夜赶到邱家,靠着没死透的三吋不烂之舌,先说服邱非续签嘉世,趁胜追击劝邱家二老答应邱非休学,并搬出家里。

 

计划按部就班,成功指日可待。洋洋得意坐等猎物上门的夏大少却一时失察败给自己的食欲。

 

就怪创业维艰守成不易,没道理镇社王牌忙得团团转,他这个老板兼暗恋者能闲云野鹤做甩手掌柜。于是饿到受不了叫外卖到公司的下场就是被不小心撞破──还是被最不想让他知道的人知道。

 

越想越觉得暗恋这路前途无亮的夏仲天此时悔得肠子都快青了,蹲在墙角连声哀叹。

 

「夏总你……在哭吗?」

 

沉溺在无尽的悔恨中,夏仲天完全没发现门口多了一个人,而且是──

 

「邱非?你怎么回来了?」

 

「呃……」其实他也很想知道答案。无言以对只好略过的邱非指着夏仲天脚边的金属片,「我回来拿钥匙。」

 

夏仲天一脸莫名,「你没有备份钥匙?」

 

邱非像被噎了一下,「……外头在下雨,我没带伞。」

 

觉得这也不是冒死绕回来的理由,夏仲天捡起钥匙抛给站在门口的邱非,发现他接过钥匙后不但没有转身就跑,反而从外头的办公室拉过椅子到门边坐下,大有良辰美景难再得,不如共剪西窗烛的味道。

 

「夏总还忙吗?」

 

此时再开口,邱非已经恢复以往那个沉稳镇定的文学少年。

 

拎不清眼前人在打什么算盘,夏仲天皱了皱眉,「是不太忙。」

 

「那位不要紧吗?」

 

顺着邱非的手指方向,夏仲天发现彻底被他遗忘的晚餐还躺在冷冰冰的地上。

 

他扶起那位衣不蔽体的女子,低头舔过她肩上的血口让伤口愈合,接着扯过椅背上的西装外套为她盖上。

 

「晚点会有人接她回去。你要谈什么?解约吗?」

 

邱非摇头,「为什么要解约?除非您认为我会刻意去散布您的身分,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你不是那样的人。」这一点,迷恋邱非许久的夏仲天再肯定不过。

 

「谢谢您的信任。」邱非甚至扬起礼貌的微笑,「我只是想确定今晚的意外,会不会对我们的合作造成任何不良影响。」

 

夏仲天寻思片刻,「不会。起码我这边不会。这件事上,决定权在你。」

 

「夏总,我不明白。」

 

夏仲天比出一个暂停的手势,「在我们继续讨论之前,能请你帮个小忙吗?」

 

「夏总请说。」

 

「我想说很久了。以后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能不要夏总、夏总的叫吗?还有,也别您来您去,听得我浑身不对劲。」夏仲天作势抚了抚手上的鸡皮疙瘩。

 

邱非有些为难,「那我该怎么称呼?」

 

夏仲天摆手,「叫仲天哥就行。」

 

「……仲天哥。」

 

「欸。」夏大少很是享受地应了声,在接收到对方的询问视线后,才想起要给的答案还没给。「首先,我得对刚才对你的冒犯致歉,对不起。」

 

没想到大老板会慎重其事到起立朝他鞠了个将近九十度的躬,邱非跟着起立,「是我进来忘记敲门,有错在先。抱歉。」

 

夏仲天微笑收下被害者的歉意,随即正色道,「但我提出的邀请是认真的。邱非,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当我的伴侣。」

 

邱非愣了愣,「这跟我们往后的合作关系有关吗?」

 

「可以无关也可以有关。」夏仲天接着说明,「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于公,我们的关系都不会改变,一切照合约行事。但于私……」他刻意顿了顿,「永恒的生命与敏锐的五感对写作有多重要,相信身为作者的你比我更清楚。」

 

听进耳里的话语在脑中转换语义逐步理解,但邱非却无法理解对方的目的。

 

每个人做每件事都有目的,夏仲天又是为了什么提出这种无利于己的方案?

 

「是为了嘉世吗?」虽然不认为自己的存在无可取代,但邱非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

 

「啊?」夏仲天难得怔愣,随即朗声大笑,「哈哈哈!邱非,你太可爱了!那小脑袋瓜是怎么转才会转出这种答案?」

 

如此肆无忌惮地的取笑让邱非有些恼怒,但他选择压下情绪,力持冷静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你啊!」眨眼间,夏仲天来到邱非跟前,弯下腰凑上前,眼对眼鼻对鼻,「我希望嘉世这块招牌继续存在,也希望你陪我度过永恒的生命。」

 

些许血腥的吐息吹拂在脸上,邱非不太确定自己判断出来的答案,「你是说……你对我……」

 

「是的。邱非同学,我喜欢你。打从第一眼见到你时,就喜欢上你了。」

 

听到如此直接了当毫无误解空间的深情告白从眼前这位英俊挺拔的吸血鬼口中说出,应该会让千万少女尖叫到昏倒吧?

 

可惜邱非是个少年,而且是个历经世事兴衰,看过背叛与谎言的少年。

 

「谢谢你的错爱,仲天哥。但我现在没时间想这些。」

 

「本来我也没打算那么早说。」面对邱非的拒绝,夏仲天露出理解的笑容,「在嘉世重回出版龙头的位置之后、你找到共度一生的对象之前,你都能好好考虑。反正我的时间多得是。」

 

「那也不用耗在我身上。不值得。」

 

夏仲天笑得更开心,灿烂的模样透着些许孩子气,让邱非看愣了一瞬。

 

「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夏仲天看着难得神情迷茫的邱非,努力克制把他抱进怀里用力搓揉的冲动,伸手抹去他唇角残留的血迹,送进自己嘴里。

 

舔净那滴甜美的血液,夏仲天踏着愉快的步伐走出办公室,「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了,我……」

 

夏仲天转过身来,装作没看见不远处摆在邱非座位下的雨伞,笑得温柔又帅气,「走吧!外头的雨还下着,你不是没带伞吗?」

 

握紧手中的钥匙,邱非垂下视线轻轻笑了。

 

「……那就拜托仲天哥了。」





END

--

重点大概只有四千字,另外近四千是私心(殴)

夏总跟小邱的故事就这样了
他们之后会很幸福快乐的~*


以下后记,没兴趣的可以撤退XD

身为一个跌坑不久就被众多神作洗成无节操的ALL叶ALL党,
当时唯一不可逆的CP大概就是叶蓝。
小天使如此炸毛美好,360度看都不是压得过叶神的主...

直到因缘际会看到一段蓝叶佣兵paro的小段子
一秒被如此带感的设定安利!(显示为手刀跑圈)
基于在下是个军事废,又觉得ABO看起来很爽但我个人写起来怪怪的
最后挑了私心的吸血鬼题材发挥

虽然写着写着套用了跟现实偏离挺远的出版界背景
又一度要往ALL叶的大道上狂奔
而且因为写作时间拉太长画风完全乱七八糟...
但总算在历经各种狗血之后
能将这故事敲上THE END

写到最后发现根本是假藉小蓝来花式苏叶修...
但想想原作本来就是这样的故事
俺就安心了(喂)

谢谢大家的一路陪伴,
且让词穷如我在最后的最后再度说声:

谢谢观赏 m(_ _)m


评论
热度(15)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