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一箱零食引发的血案 (韩叶)(限) (试阅) (被吞重發)

ABO+生子+孕期

前半普通肉开放试阅,后半孕期PLAY肉收入特典不公开

预购讯息这边请:http://goldenink.lofter.com/post/3bb7d9_77523c9


人物惯例OOC

情节依旧流水账欢迎抓虫

都能接受的荣耀粉请再往下~



--



第十二赛季开始前,又传出神级选手退役的消息。


万里征途终有尽时。那是他们荣耀生涯的终点,也是平凡人生的起点。


对于韩文清婉拒所有荣耀相关的职务,要当个普通人这决定,退役或现役的选手们纷纷大摇其头,表示可惜。


「可惜什么?第十一季的冠军都拿了,还不满意?」


金光闪闪的冠军奖杯确实堪称职业生涯完美的休止符,但这话从一个手戴四枚冠军戒指的人口中讲出,实在太拉仇恨。


职业选手群里因为叶修在情在理却怎么看都欠揍的发言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身为暴风中心的韩文清扫了一眼屏幕,正要关掉窗口,就看到一条私聊弹了出来。


「什么时候要嫁过来啊韩大大?」


自动屏蔽调戏的关键词,韩文清将三天后的航班编号跟抵达时间丢给叶修。


「行,到时见。」句末还附了一个戴墨镜装酷的表情。


韩文清没再回复,关了窗口继续收行李。


二十来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荣耀跟X市几乎占据韩文清人生的全部。


为了那一冠,他改变一如既往的战斗风格打起轮替;为了那一冠,他放弃国家队的征召与站上世界舞台的机会。


如今得偿夙愿,该是迈向新阶段的时候了。


挥别旧爱与家乡,韩文清谢幕转身的背影潇洒得不行,但真要细数,还是有让他放心不下的存在。


叶修。从头到尾贯穿他的荣耀生涯,悲喜交加带给他各种回忆。在扬帆踏上新旅程时,这人是他唯一的牵挂。


「想不到做什么的话,来B市散散心怎么样?千年传统全新感受伟大帝都应有尽有。」


「有什么?」


随后密密麻麻塞满窗口的B市旅游推荐就蹦到韩文清眼前。不用想也知道是叶修随便从某个观光网站上复制黏贴过来的。


「就这样?」


对面沉默片刻,冒出一句话:「还有一个我。」


韩文清笑了。随后特别霸气地回了一个字:「诺。」


于是前任霸图队长去投靠前任嘉世队长这事,就在三言两语间愉快地决定了。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韩文清在叶修的邀约下取消原先预订的酒店,住进叶修的单身小公寓。


这一住,就是半年。


半年后,韩文清考进B市某大学的金融系,当起青春洋溢的大学生。与此同时还跟叶修成为合法的AO夫夫。


相较于认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没必要铺张浪费从简就好的叶修,观念传统的韩文清坚持婚姻关系到两大家子,可以精简但必须宴客。两人吵了几次都没个结论,最后还是苏沐橙一句「都要跟他过一辈子了,争这个做什么呢?」一语惊醒梦中人。


除了双方亲友,两人还请了一些相熟的职业圈好友。几个反射弧跟恐龙一样长的家伙收到喜帖后还上选手群去确认是不是邮件诈骗,随即一个个不是尔康手就是孟克脸地表示:一定是我打开邮箱的方式不对。


场上明晃晃的十年对手,场下暗搓搓的十年对象──火眼金睛的方锐大大身为知情者之一,特有文化水平地在群里为两人关系作结。


婚宴只有一日,婚姻却是一世。庆祝热闹兵荒马乱都好,天亮后仍是该干嘛就干嘛去。


基于两个宅男都没有想远行旅游的念头,蜜月旅行这件事就被押后,等哪天心血来潮再议。


在韩文清开学后,原本在兴欣当远程指导的叶修被老爷子一通电话叫回去,继承家业。


表面上是嫌弃他掏心掏肺也没帮兴欣搞出个第二冠来,但据消息人士叶秋的说法,老爷子年纪大了,好不容易盼到长子成家,想常常看到儿子,最好能早点抱孙。


叶修呵呵一笑,「咱兄弟俩同一张脸,看你不一样?」


面对自家哥哥永远无法淡定的叶总裁一秒炸毛,「哪里一样?我比你体面多了好吗!」


略过叶家兄弟阋墙的定番桥段,叶大公子回归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能被封为「荣耀教科书」的男人绝不可能是笨蛋,但隔行如隔山,何况还有学历的硬伤摆在那里。叶修在上班时间跟着弟弟在公司实习,下班跟着私人家教恶补相关知识,每天不到晚上十点半不可能进家门。回家洗完澡翻过隔天要用的资料后倒头就睡,搞得韩文清特别配合他在B市置产买新房的动作几乎毫无意义。


幸好韩文清自己也忙,哪怕两人的交流只有起床吃饭、睡了晚安之类无意义的对话,能看到人在眼前、抱着睡觉,还是比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异地恋生活好上太多。


刚开始的时候,叶修的烟抽得特别凶。韩文清念过几回,也知道这是压力大的表现,开始在他公文包里塞很多有的没的零食和营养品ABCDEFG1234567的维他命、胶囊。


叶修对饮食懒得讲究,必要时三餐方便面也能过日子,但那不代表他有作贱身体的自虐性格或对他人的关心弃若敝屣。伴侣的好意他理所当然地受了,于是把那些果干坚果保健品当零嘴吃,甚至听到办公室妹子在讨论健康低脂的团购零食时,也会顺道喊一声,转手寄去韩文清的学校。


坏就坏在叶修那天不知道哪条脑回路没理顺,在寄件人的栏位写下「韩家二奶」四个字。于是韩文清有个温柔体贴的土豪小蜜这事不胫而走。


韩文清在第一时间澄清对方不是小蜜也不是女友,获得不少「别说,我们都懂」的调戏眼神后,懒得再费唇舌的他干脆闭嘴,任由同学们三天两头嚷嚷着韩家二奶又投喂啦、求分一杯羹当封口费啊。


对于叶修在关心同时顺道帮忙收买人心的举动,韩文清没有说破,只是那晚格外热情地折腾叶修。


「没事扯什么二奶?」


叶修呵呵一笑,挺欣赏自己的幽默感。「张新杰是一奶,我当然是二奶啊。」


「胡闹!」哪怕是口没遮拦的玩笑话,他仍不喜欢这说法。




早晨的欲望纾解固然可喜,但隐隐作痛的某处还被进进出出个没完也着实可恨。体力跟战力都不如人的叶修大大只能哼唉叫着,恨恨地咬住枕头角。


「……混蛋老韩!因为吃的跟我记仇有意思吗?」


折腾几个月后,叶大公子的工作终于步上正轨。


虽然少了恶魔家教的夜间补课,但公司的业务太庞杂还需要熟悉,每天固定加班一小时,六点回家的日子对叶修来说起码是从地狱第十八层爬回到人间的待遇了。


周五晚间十一点,难得那天没加班的叶修洗过热水澡躺在软绵绵的床上,望着坐在桌前劈里啪啦赶报告的背影抽烟感叹着:「老婆孩子热坑头,人生啊……」


提早完成自己负责的部分,在帮同学修改结论的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


叶副总从善如流改正,「喔,孩子还没有。韩总加把劲啊。」


知道韩文清在学校被同学尊称为「韩总」后,当时大概笑了三分钟的叶修抹着喷出来的眼泪,拍拍他的肩勉励道:「祖国的经济发展光明未来就靠你啦韩总!」


至于笑出眼泪的叶修大大被黑着脸的霸道总裁扛上床操出眼泪这种事,人艰不拆,多说都是泪。


敲下最后一个键保存文档的韩文清盖上笔记本,迈步走向床头,「不如就现在?」


回想起几个月前不过买了难吃的零食,结果却被压在床上做了一整晚,叶修感到当初使用过度的某处一紧,赶紧陪了笑脸,「那么开不起玩笑啊?至于吗你?唉好不容易明儿可以睡到自然醒,我先睡了您慢忙。晚安晚──」


最后那个安字是被韩文清卷着舌头咽进去的。


有时叶修会想,欲望这种东西跟烟瘾挺像。除去基本的生理需求,更多的是心因性依赖。


这段日子以来,除了那个因为零食引发的意外,两人几乎没心情也没体力从头到尾做过一回。有时自撸有时互撸,用嘴帮对方解决的状况也不是没有。零食事件像是个滥觞,把之前看似天天向上清心寡欲的装逼日子全打回原形──毕竟交往以来,比起言语交流,他们更擅长也更喜欢用肉体交流。


拥在怀里,嵌进体内的,才叫真切拥有。


「想生几个?」


伴侣难得的垃圾话拉回叶修的注意力。


没想到对方还在纠结他的随口感叹,被吻得气喘吁吁的叶修声音微哑,语气倒是难得的平和,「韩大大想生几个?」


韩文清纠正道:「是你生。」


叶修白了他一眼,「废话!你个大A要生个球?」


温热大掌摸上Omage柔软的小腹,那里会孕育生命创造下一代,有着他跟叶修交融的血脉。


韩文清看着笑得云淡风轻,好像不曾被岁月肆虐留痕的伴侣,心头一热低头吻住他。「随你。」


「……那就再三、五年吧。我还想清静一段日子。」


说叶修本人欠揍也好,说Alpha禁不起伴侣违逆的霸道天性也好,总之韩文清轻而易举地被激怒,并将城门怒火殃及池鱼。叶修就是那尾被翻来翻去煎来煎去的鱼。


不限于发生在夜间的夜间活动频率逐渐恢复正常。但随着时日越久,韩文清开始发觉异状。


一开始,他以为是发情期将至导致叶修的情绪不稳,时而暴躁时而低落。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叶修都是个自制力极强的人。韩文清发觉的异常只体现在枝微末节的言行举止,对大局全无影响──起码每天在叶修身边跟前跟后的小秘书完全没发现。


但作为十多年的对手与对象,就像叶修对大漠孤烟的拳法套路了如指掌,面对一件事情时叶修的反应、处理,甚至回话的语气……若韩文清自认是第二名熟悉的人,这世上恐怕找不到第一。


韩文清对叶修的认识可能比叶修自己还深刻。


发情期的异常就用发情期的处理,拖上床好好安慰一顿就是。





这是他标记的Omega,他的法定伴侣,他的叶修。


但叶修的发情期迟迟没有降临。


被询问的当事人只是眉头一皱,把肩一耸,「大概这阵子忙,晚几天吧。没事。」随即又风风火火地投入工作。


叶修那阵子在忙一个难得一见的大型合作项目,回家后基本就是放空状态。韩文清给他喂了什么东西当夜宵?是不是用洗面奶给他洗头?全都浑然无所觉。


那时的韩文清并没把某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列入考虑,直到叶修终于忙完那个项目,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家。


在看书的韩文清听到门铃声,起身帮不知道第几次忘记带钥匙的叶修开门。


看着他整个人瘦了一圈,只剩脸上跟国宝一样的两个黑眼圈和那个软呼呼的小肚腩没消下去,韩文清再心疼,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埋骨之地的小怪。」


关于荣耀的话题已经被上班下班和柴米油盐掩盖,许久不曾在他们之间提起。此时听到久违的副本名称,叶修懒洋洋一笑,「求拳皇大大高抬……」


正当韩文清想着这是叶修最近难得出现的笑容和闲话,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他两眼一闭直直往前倒去。


幸好韩文清及时把人接住。


原以为叶修只是累过头睡一觉就好,但摸到他异常冰冷的双手和异常温热的肚子,韩文清把人一抱,抓过钱包、手机和钥匙,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急诊室医师是个挂着金边眼镜的小年轻,盯着病历先把疲劳过度、营养不良等瞎子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讲过一遍,最后补了一句:「幸好孩子没事。」


「……孩子?」


小医师一脸莫名,看着韩文清越来越黑的脸,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按住口袋里的钱包,「那个……你的Omega没跟你说啊?」


韩文清想起上礼拜吃完早餐要出门,靠在车边点烟结果没抽两口就把烟熄掉,乖乖上车的叶修。


他记得叶修叹着气抱怨:「早餐吃太撑,连烟都不想抽了。」当时他还回了一句:「最好撑死你。」叶修没答腔,把头一歪靠在椅子上又睡过去。


往事不堪回首,因为一回首,那根本不是蛛丝马迹而是触目惊心。


「……但我都有戴套。」哪怕没戴,也都忍着没射进去。


刚才还战战兢兢的小医生看着表情略显茫然的Alpha,无奈了。


「安全套的避孕率不是百分之百。先生您的健康教育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原本就睡眠不足又因为孕期格外嗜睡的叶修吊完水回家后,爬上床倒头就睡。


一时半刻还没法消化这消息的韩文清坐在床边,看着自家Omega的睡脸呆了半天,才想到他忘记问一件很重要的事:这意外搞出的人命,留是不留?


睡过一轮觉得有些口渴的叶修半夜醒来,就看到自家Alpha一脸苦大仇深地盯着自己。


懒得动弹的叶修扯扯韩文清的衣角,指向床头柜的水杯,说出口的句子却是另一件事:「别告诉我你在烦恼奶粉钱啊韩总?」


韩文清把水杯递给叶修,「你要生?」


喝过水正要把杯子交还的叶修闻言,双唇抿着玻璃杯沿看向韩文清,「你不想要?」


「……不是现在。」


叶修捧着水杯淡淡一笑,「你在害怕?」


下意识想否认的韩文清望着对方那双看透一切的双眼,失了底气,「……只是担心没法兼顾。」


「甭担心。」叶修笑着,上前给了韩文清一个吻,「这可是咱们的孩子。」


没理没据的一句话,韩文清却被说服了。他扣着叶修的下巴继续那个吻,把人揽进怀里。


从此之后,两人世界要变一家三口了。


天亮后,吃过早餐的韩文清打了三个电话。先通知韩家二老,再通知叶家父母,顺道帮吃过早餐又睡着的叶修向公司请了一天假,接着按照计划去学校参加期末考试。


叶副总的工作修罗场暂告一段落,念作「韩总」写作「韩同学」的期末修罗场才正要开始。


在家休息一天补满精气神的叶修隔天拎着包准时上班,在公司门口碰见自家弟弟一脸欲语还休不忘调戏道:「怎么?没见过敬业爱岗的孕夫?」


习惯要叫混蛋哥哥滚蛋的叶总裁想起叶家第三代的存在,摸摸鼻子改了口,「那啥……你往后就别加班了,自己的身体注意点。」


叶修笑着刻意拍拍弟弟的头,「项目都结束了当然不加班。我才没叶总那么苦命。」


于是,忍耐再忍耐的叶总还是爆发了。


叶秋抖着手指向大门,「你给我现在就滚回家去!」


相较很多孕妇孕夫的情绪剧烈起伏,叶修看起来跟往常没什么不同──除了变得黏人。


按照医生的说法是因为孕期的Omega会有危机意识,担心有人觊觎他的小孩或伴侣,所以格外不安惶恐神经质,各种玻璃心。那些纤细脆弱的情绪看似被叶修用强大的心理素质暴力辗压,听到时只是呵呵一声不予置评,但看在韩文清眼里却明若观火。


比方说,忙着写风险管理报告的韩文清写着写着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


原本窝在沙发看电视,看着看着跑去看周公的叶修此时拿着他的爪机,披着毯子拎着板凳搬家搬到韩文清脚边。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


玩转珠游戏玩得正起劲的叶修像头顶长眼睛似的,头也没抬地问:「碍着你了?」


「……没有。」


「那乖乖写你的作业去。」随即因为又过一关欢呼叫好,彻底忽略表情复杂的Alpha。


存在被无视的韩文清眉头一皱,考虑到报告的死线还有两天宽裕得很,索性连毯带人一把抱起,原封不动搬回沙发上。


「啊啊啊!歪了歪了,我的完美连线!」


叶修吱哇乱叫着,却不挣也不躲,任由韩文清把他揽在怀里当抱枕,转了个频道继续看电视。


「老韩你毁我的最佳纪录!可恨!可耻!人性呢?」


正好转到美食节目的韩大大伸手摸摸叶修没穿鞋袜冰凉凉的脚丫,答非所问,「地板上凉。」


时序已入冬但还没冷到要开暖气的地步,确实觉得手脚有点凉的叶修捧着韩文清的爪机重开一局,不吭声了。


觉得叶修没挣扎没回嘴的温顺模样格外新鲜,韩文清低头亲了他一口,拉过毯子边角裹住他冰凉的脚板,继续看屏幕里的帅哥主厨做菜。


味噌炒鸡肉的解讲声跟热闹的游戏音效交织在夜里,异常和谐。





TBC.


评论(4)
热度(137)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