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What Does The Fox Say (下) (黄叶)

*画风忽变

 看过的修真和仙怪小说太少,欢迎抓虫但请轻拍。

 「黄金骨」一语出自陈小菜。虽然剧情基本都忘了(殴)

*依然AU和OOC

 

都OK再往下嘿~



--



叶修在第四次渡劫时,失败了。

 

这名字是当年收养小狐狸的凡人主子给的。三岁的叶府小少爷口齿不清,把「小球儿」喊成「小修儿」,就这么被念旧的狐仙沿用至今。

 

被打回原形的他一身矜贵雪白的毛皮变成乌漆抹黑还冒着焦臭的黑褐色,惨不忍睹。

 

不知昏死多久,他忍着被天打雷劈的剧痛醒来,觉得胸口特别沉。

 

强撑着用前爪推开胸前那团黑乎乎的重物,焦黑难辨的东西瞬间碎成一把灰,露出底下一副黄金骨和一颗黯淡的琉璃心。

 

因为雷击而断裂的记忆排山倒海回笼。

 

「……少天?」

 

少天是出生在仙山蓝雨的金翅凤凰,得天独厚仗着灵气滋养,破壳不久即能化作人形。人形的少天比只能啁啁啾啾的鸟态更聒噪,却为地处仙凡交界处的蓝雨带来欢欣热闹的新气象。

 

活泼讨喜的金翅凤凰成了蓝雨的娇宠,他却对以狐仙之姿三渡天劫的叶修一见钟情。

 

修道者讲求无欲亦无情,偏偏那些纠缠凡人的七情六欲像越缠越紧的捆仙索,将两者绑在一块儿,难分难解。

 

你追我跑的游戏玩了五百年后,叶修放弃抵抗从了少天,也顺道放弃渡劫九次飞升成仙的心愿。

 

金翅凤凰与碧眼狐狸小两口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丝毫不觉时光流逝。叶修甚至盘算着等时机成熟,带那只黄金小鸟下凡,远离这座得遵守仙界规矩的仙山。

 

可惜狐狸算盘打得再精,也精不过天。

 

因为叶修无心修练理应取消的第四次天劫提前到来,把他劈了个措手不及,也把闻讯赶来以真身相护的少天劈了个体无完肤。

 

不打算飞升从没认真修练的少天理所当然没熬过天劫;被他护在身下,勉强保住元婴的叶修也因为疏懒于修练,仅剩一线生机。

 

以区区凡狐之身修仙的叶修因安然度过前三回天劫扬名九界,第四回却败在一个情字。

 

但叶修不悔。

 

他不惋惜自己失去的宝贵光阴与道行,却为手上那份轻得好像一吹气就会飞到黄泉碧落再也寻不回的遗物心疼。

 

捂着元婴尚存的胸口,叶修将遗骨与内丹小心翼翼叼进嘴里,踏上起死回生的逆天之路。

 

为了少天,伤愈后的他砸上数百年道行画血咒架结界保存遗骸与内丹,又花了四百年,透过各界友人或明或暗的协助,找齐远古密典中记载的稀有材料,再以千年道行与狐仙心头血为引,点起黑火炼化遗骸与内丹。

 

黑火灭后,凤卵现踪。

 

叶修一刻也不离地守着,直到凤凰破壳之日。

 

那一日距离叶修失去少天正好五百年過去。

 

为此几乎灯尽油枯的叶修不以为苦,盯着那只顶着蛋壳,浑身湿漉漉的小鸟露出百年难得的笑容。

 

可惜叶修终究把天意想得简单了。

 

孵出来的金毛小鸟顶着凤凰幼雏的模样,却没拥有与凤凰相同的岁算与灵识。

 

十五年后,还没修成人形的少天寿终,那抹灿金被投进人间道,辗转红尘。

 

叶修毅然决然抛弃修仙者的身分,跟着下凡。

 

轮回九世,叶修护着不同身分与样貌的少天在茫茫人海经历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直到这一世他终于忍无可忍,从默默守护的暗处走到金翅凤凰眼前。

 

与其从人变蛇活生生吓死枕边人,不如先用软萌可爱的动物形象博取对方的好感与情感──这是叶修从叶府小主人书架上那本<雷峰塔传奇>得到的启发。

 

那夜之后,没去医院挂精神科,也没打电话请道士来捉妖的黄少天照样按时出门上班,照旧下班买菜回家。

 

对于叶修的说法,他难以置信却不得不信。既然觉得对方没有害己之心,甚至说是来报恩的,破罐子破摔的黄少天也就放任那只其实是狐仙的狐狸犬在家里作威作福──如果他回家打开门没看到一个裸男窝在电脑前就更好了。

 

懒得维持人形,平常都以白毛团的萌宠样示人的叶修除了吃,意外沉迷凡人发明的科技产品。只有在屏幕前看网络小说或玩网络游戏时,才舍得费点力气化作人身。

 

「用爪子按键不好按啊!一个手滑就回到最前头,看得正精彩的时候,格外闹心吶!」

 

人形的叶修坐在电脑椅上,聚精会神盯着一部叫<全职高手>的网络小说,连正眼都没赏给黄少天。

 

「看你这样光着屁股大摇大摆坐着我的椅子、用我的电脑、看我花钱订阅的小说,我才闹心闹肺闹肚子咧!」

 

被眼前景象吓得不轻的黄少天怒吼,吼完还去柜子里翻了一套运动服塞给叶修,命令他换上。

 

讨厌穿衣服受拘束的叶修皱着眉,在饲主严正表明:不穿衣服就没小说看后,只好屈服在恶势力之下。

 

嚷着早点想吃虾饺只是借口。叶修无比享受少天为他做牛做马嘘寒问暖的一切行为,一如千百年前那只飞越千山万水沧海桑田,只为他寻来各种稀世珍宝逗他开心的金翅凤凰。

 

被赶到客厅等待的叶修百无聊赖,只得变成人形窝进沙发,抱着黄少天月初买的平板刷起才看了七百多章的<全职高手>。

 

晚餐后容易犯困,躺得舒舒服服的叶修瞇眼盯着文字密密麻麻的页面,手指滑着滑着滑到沙发上,连魂带魄被周公一波带走。

 

刻意放轻的脚步停在沙发边上许久,一个轻若鸿羽的吻翩然落下。

 

眼见叶修难得睡死任调戏,认为这机会千载难逢的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在偷亲两次都没被制止后,干脆弯腰捧起叶修的脸啃个痛快!

 

湿软的舌头探进唇间,滑过犬齿,勾动平躺的软舌。

 

吻得情难自己的黄少天闭着眼,直到一吻方歇才睁眼。

 

一睁眼,直接对上叶修那双如深潭似秋水的眼。

 

「再亲啊?别停,挺舒服的。」眼见黄少天像电脑死机似地毫无反应,叶修好心地再度保证:「真的!不要停嘛!主──人──」

 

刻意撒娇的语调和称呼让黄少天一抖,随即抚着鸡皮疙瘩直冒的手臂,脑袋终于重开机完毕。「你能不能别醒得那么不声不响?给我点思想准备的缓冲时间成吗?」

 

被吃豆腐的受害者心情意外愉悦,叶修勾着唇笑,「这不是怕出声打扰你当采花贼的兴致吗?」

 

「哪来的采花贼?你是花吗?喇叭花还是圆仔花?」黄少天一屁股坐下,盯着但笑不语的叶修半晌,深呼吸又深呼吸,「那个……咳咳!我……就是……啊!真的下雨了!」

 

原本准备蓄劲发大招,又怕到时没拿下叶修,反倒是自己表白失败被秒杀的黄少天一听见窗外的雨声,直接冲去阳台。

 

连「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这种从电视上学来的经典开场白都准备好了,没想到对方一个move就遁去阳台,叶修只能把台词咽下,慢吞吞地晃到黄少天身边,顺手点亮阳台灯。

 

暖黄光芒在夜色和雨幕映衬下渲染开来,美得谁也不想开口破坏这一刻。

 

盯着七夕夜雨,脑中转过各式各样乱糟糟的想法,黄少天终于开口。

 

「欸,既然你说你是活了千百年的老狐狸,那这场雨真是牛郎织女喜极而泣的眼泪吗?」余光扫到叶修还光溜溜的,就怕吓坏邻居遭投诉的黄少天赶紧补一句:「去穿衣服!不然刚蒸好的虾饺没你的份!」

 

为了食物忍辱负重的叶修随手一挥,那套黄少天给的运动服已穿戴整齐。

 

既然饲主点头表示满意,叶修靠在阳台门边,回答稍早的提问。

 

「如果牛郎织女那几颗金豆子从天上落下来,砸到人间就变成一场雨,要那些布雨龙王何用?一个个回家洗洗睡了啊。这雨的由来另有苦主。」

 

「谁啊?」

 

叶修眼神悠远,「天鹊啊。那是牠们的泪。」

 

搭起鹊桥让有情人重逢的喜鹊在叶修嘴里成了天鹊,瞧那表情也不像是什么好事,但再想想这货爱捉弄人的前科……黄少天思前想后,脑内灯泡一亮冒出一个想法:「别告诉我那是被踩疼的关系啊。」

 

叶修没有第一时间反驳,甚至摸着下巴思考片刻,「或许还真有。毕竟现在都改用农耕机,讲求机械化、科学化的耕作模式。牛郎日子久了没锻炼,中年发福体重增加也是很合理的。」

 

「合理你妹!」黄少天怒了。忍着一时半刻没吐槽,这人倒越扯越有模有样。

 

叶修没在意对方三不五时的炸毛。就跟地震一样,当正常能量释放就行。

 

「有机会你自个儿当面问吧。」他拉过靠在栏杆上,手臂已经被细雨淋湿的黄少天,把人拉回屋内。「但主要是伤心被抛弃吧。」

 

下雨的夜有点凉,雨淋风吹后降温更明显。黄少天搓搓发凉的手,回客厅一坐下就接到叶修抛来的毛巾。

 

黄少天边擦着手臂边问,「抛弃?谁抛弃牠们了?」

 

「凤是百鸟之王,天鹊的老大是金翅凤凰。他家老大殉情又被贬下凡不管他们死活了,换成是你不哭吗?」

 

黄少天不解,「那怎么不跟着下凡找?」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有钱、任性?」

 

黄少天莫名,「我哪有钱了?根本穷光蛋一个啊亲!」

 

叶修被那个网拍卖家调逗笑,「金翅凤凰满身黄金羽还哭穷?」

 

「黄金羽能当黄金使吗?有点常识啊你!就叫你不要成天看电视、刷论坛学那些有的没的,在网游竞技场里秒杀凡人很愉悦吗?还被封作『斗神』?我看是逗比的逗吧?你啊,偶尔也要出门接触一下人间烟火,体会体会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了解一下现代社会的真实样貌嘛!现代人一般不用黄金买东西,用纸钞跟铜板,当然厉害点的还可以刷卡,拿羽毛当金子实在是……」唠唠叨叨半天,黄少天才意识到:「你你你……你说那个金翅凤凰……是我?」

 

叶修弹了个响指,变出一支黄铜烟管,抽了口烟草又吐出一个烟圈。

 

「求助。常识还能恶补,对象智商欠费该怎么破?急,在线等。」

 

黄少天没心思去吐槽他走火入魔的论坛体,半信半疑,「我的前世是金翅凤凰?可你不是说我在前世救了你,所以你才来报恩?」

 

叶修无奈,「这两者不抵触吧?」

 

黄少天想了想,是不抵触。「那你刚刚说我殉情又被贬下凡……我对象呢?是青霞仙子还是紫霞仙子啊?你一定知道她在哪里吧?」

 

「不就在这儿吗?」

 

「啊?」

 

「就我啊。」叶修指着自己,满脸委屈,「刚才还双眼放光啃得那么起劲呢。转个身就移情别恋到仙女身上去了……你个负心汉!」

 

被那声负心汉雷得不轻,黄少天的笔一歪,划错重点,「你哪只眼睛瞧见我两眼放光啦?不是睡得像死猪吗你?」

 

「两只都看到了。别忘了,我可是千年狐仙。」

 

黄少天一万個没想到捡回家的流浪犬其实是高大上的狐仙,更万万没想到这货还是前世的冤家,这世的……

 

想起自己还没正式表白,连名分都没给对方,黄少天揉揉脸,调整成严肃正经的表情,拉过跷起二郎腿抽烟的叶修,跟他面对面、眼对眼。

 

「叶修。」

 

「嗯?」

 

「我喜欢你。你愿意一直跟我在一起吗?」帅不过三秒的黄少天盯着面无表情的叶修,突然有点没底。「那啥……我知道你是狐仙,肯定活得比我久。要是到时候我挂了,你可以再去──」

 

剩下的话被难得强硬的叶修堵回嘴里,那是他等了千百年终于送出的吻。

 

叶修早就打定主意,待黄少天阳寿享尽,他要把他的金翅凤凰带到人界与妖界相邻处的孤山,那里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三不管地带。

 

此后,纵使天崩地裂千劫万难,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唔……嗯……你、你先住口啊!喂!」黄少天不得已,用力推开扑上前的男人。

 

叶修苍白的脸孔染上微红,当初随他差点灰飞湮灭的心总算归位,栖在胸口缓缓跳动。

 

他看着眼前表情生动,不再是一只焦黑烤鸡的黄少天。

 

「你真的喜欢我?理由呢?」

 

「喜欢一个人要啥理由?就看你顺眼,觉得你有趣,不想你对着别人笑,想你只对我一个人好啊!这样还不够?」

 

「我们才相处半年。」叶修说,「而且前三个月的我还是一条狗。」

 

「你没听过什么叫『一见钟情』吗?」黄少天越说越不耐烦,脸上的热气越冒越多。

 

「喔……」叶修很欠揍地拉长音,「你脸红了。」

 

「全是给你气!」黄少天炸毛,「别以为问东问西转移话题我就会上当啊!是接受还是拒绝,你给个准话吱个声啊臭狐狸!」

 

叶修看着像被逼到绝境只好亮出鸟喙威胁要啄人的黄少天,脸上的笑意像屋外的绵绵细雨,温柔泛滥。

 

「少天啊……」那是叶修第一次这样称呼这一世的少天,「说你傻你还跟我急?狐狸的叫声怎么会是用吱的呢?」

 

「……那怎么叫?」

 

弹指之间,两人出现在卧房,已是裸裎相对的状态。

 

叶修躺在黄少天的床上,黄少天的身下。

 

修长的双腿缓缓打开,慢慢支起,而后勾上黄少天的腰。

 

意欲何为?昭然若揭。

 

眼见黄少天还有些愣,叶修笑着勾下黄少天的脖子,用狐类专属的魅惑语调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问狐狸怎么叫是吧?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酥透神魂的呻吟伴着声繁夜雨,响了整夜。

 





END

--

被遗忘的虾饺君之BGM:


他一定很爱你~也把我比下去~

忘记也只用了一秒钟而已~

他一定很爱你~比我能喂饱你~

不会像我这样冒蒸气~勾引着你~

 

(他一定很爱你/阿杜)

评论
热度(38)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