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2 (叶蓝)

粉丝点文 (不给人压力就不每篇都@了啊...不然烦都烦死ww)

短小片段式连载

会尽快写完但不知道会写多久

可以等完结后直接搜tag 只是近黄昏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但我只补完动画进度请别爆漫画雷谢谢~


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CP是久违的叶修X蓝河

当然有OOC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确定都能接受请再往下~*



--


 

形影不离的两人日渐熟稔,十五岁的蓝河看着蹲在墙角抽烟的叶修,问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要抽烟?」

 

叶修瞇眼看向指间的烟卷,长久沉默到蓝河以为他懒得回答时才说:「止痛。」

 

「……我以为你已经没有痛感。」

 

黄昏种的痛感比普通人还迟钝。据他所知,叶修因为超量服药,痛感基本已经丧失。

 

叶修一脸严肃,用没拿烟的那只手轻轻抚上胸口,「为你心痛。」

 

「又胡说。」蓝河白了叶修一眼,已经习惯这护卫的十句话里有两句胡言三句乱语,剩下五句是调戏。「上次让你学的字,写完了吗?」

 

「报告少爷,我得了一种看到字就会昏睡的病。」

 

蓝河放下钢笔,苦口婆心劝道:「佣兵不能当一辈子,你总要替未来打算吧?识字的话,能做的工作也多。」

 

「未来?」叶修咀嚼着这个陌生的词汇,徒手掐熄还在燃烧的烟,「你在跟黄昏种谈未来吗?蓝河。」

 

知道叶修这样叫他就是拒绝沟通的意思,在平时,蓝河会识相闭嘴,但随着自己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他不得不多帮叶修设想。

 

时代风向不断在变,普通人跟黄昏种的冲突对立越来越严重。专做黑帮生意所以必须聘请黄昏种佣兵保命的蓝老爷在这样的时局里更加尴尬,而原本就因为生母的娼妓身分不受重视的蓝河,也在半年前父亲宣布要让长兄掌管家业后,被彻底无视。

 

现在的蓝河连自保都是问题,更别提保护这个需要消耗大量昂贵药物的佣兵。

 

「你就当我多管闲事吧。有没有考虑减少药量?这样也能活久一点。」

 

「没有。」叶修一秒拒绝,看着蓝河满脸担忧才淡淡补上一句:「……我得变强。」

 

墙角立灯洒下暖黄光晕,连带将叶修颈上的银色军牌照得如梦似幻。

 

那是黄昏种必须配戴的阶级牌。

 

亲眼见证这些年叶修随着药量加大,等级不断提升,蓝河却不曾从他口中挖出等同寻死的动机。

 

「你已经很强,够了。」

 

叶修没再搭腔,淡笑看着他以身相许的小少爷。

 

皮肤白皙,眉眼温柔,脸上常常带着浅浅笑意。气质干净,心地善良,虽然爱面子爱逞强还动不动发怒,但就连生气炸毛的表情都可爱得要命。

 

蓝河是个有喜怒哀乐,活生生的人类。

 

叶修觉得自己可以看着这样的蓝河直到世界末日的最后一秒。

 

原本还强装镇定的蓝河忍了又忍,脸皮太薄还是败下阵来。

 

「干、干嘛那样盯着我看?」

 

「害羞啊?」

 

叶修笑得近乎温柔,说出口的话却让对方直接拿起桌上的点心扔过去。

 

同样是隔空砸过去的东西,丢向叶修的司康被他塞进嘴里吃掉;扔向蓝河的拆信刀却不偏不倚划伤他的眼球,瞬时鲜血如注。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不知为何失控的蓝老爷看着满脸是血的蓝河仰声狂笑,左眼痛到叫不出来的蓝河脚软到无法动弹。

 

他绝望地看着身前气绝多时死不瞑目的正室夫人,觉得那将会是自己的下场。因药效反噬而高烧昏迷的叶修是远水,他按着被父亲踢伤发不出一丝声音的喉咙,看着死亡之火迎面烧来。

 

他只能在父亲歇斯底里的咆哮声中,悄悄握住那把染血的拆信刀。

 

书桌与书架上所有物品都被彻底疯狂的父亲砸毁,总是人来人往的主屋从方才开始就没有任何人来查看。

 

那些夫人与佣兵队长勾结,企图杀害老爷谋夺家产的耳语顿时清晰起来。

 

出路被阻又无法呼救的蓝河只能眼睁睁看着突然变得力大无穷的父亲扛起一把实心木制的办公椅,朝他步步进逼。

 

「去死!你们通通去死!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低等的黄昏种,胆敢背叛我的人,全都给我去死!哈哈哈、呜哇──」

 

被倾倒书架挡死的门口遭人强行突破,蓝老爷的头颅与那把木椅被长刀削成两半,像电影慢动作格放般,在蓝河只剩一半的视野里缓缓向两旁坠落。

 

在震惊与恐惧之前,他只看见一阵银光;在恐惧与震惊之后,他只看见一场血雨。

 

如暴雨倾泻的鲜血劈头盖脸淋了蓝河一身,随后还有因为头骨破裂喷薄而出的脑浆。

 

窗外雷声大响,沉郁到让人心神不宁整日的天空终于降下大雨。

 

接二连三的闪电擦亮天际,映亮还来不及点灯的室内。

 

那瞬间,蓝河看到叶修手提长刀,在炫目的银白电光中向他走来。

 

抹去脸上血迹的手势很温柔,将他拥进怀里的力道大得吓人。

 

他难得听到叶修叹气。

 

「真是的……就叫你别离开我,看吧?」

 

眼睛很痛,身上大大小小为了逃出房间被打、被踹、被砸的伤口都在叫痛,但在震耳欲聋的风雨声中,蓝河头一回不愿反驳。

 

如果能一直在一起不分开,该有多好?

 

佣兵队长的承诺是一场拙劣的骗局。下药迷昏所有人的夫人被无情抛弃,接获密报从外地赶回的蓝老爷在盛怒下将人活活砍死,而在别馆侥幸逃过一劫的蓝河却为了要帮叶修找退烧药踏进主屋,进而被骚动吸引目睹一切。

 

蓝河不知道在他离开前睡得比死猪还沉的叶修是怎么从别馆一路找来这里,只能用尽全身力气回抱住他。

 

「对不起啊……」

 

彻底放心下来的蓝河在昏迷前,依稀听到有人这么说。

 





TBC.


评论
热度(23)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