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5 (叶蓝)

短小片段式连载

会尽快写完但不知道会写多久

可以等完结后直接搜tag 只是近黄昏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但我只补完动画进度请别爆漫画雷谢谢~


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CP是久违的叶修X蓝河

当然有OOC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确定都能接受请再往下~*



--



身处黑街,见识过大风大浪枪林弹雨的张新杰淡然自若,连问句的语尾都平静得毫无起伏:「需要镇定剂吗?」

 

叶修来回抚着蓝河的背安抚着,看向张新杰的目光添了几分复杂。

 

就算是蓝河一刀子扎进他的杜子,只怕这医生也会不慌不忙地问一句:「需要缝合吗?」

 

反应虽稍嫌冷淡,但立志行医的张新杰并非铁石心肠之人。在蓝河的情绪稳定之后,他应家屬要求为叶修进行了一次精密的全身检查,从血液、尿液到精/液……采集各种检体,要不是小诊所只有X光机,大概连核磁共振都会用上。

 

检查结果要一周后才会全数出炉。两人谢过医师结账走出诊所,踏着老旧锈蚀的铁梯回到街上。

 

蓝河仰头望向四楼。

 

随风翻飞的米色窗帘下,按照颜色深浅种着整排花花草草。若是没有专人指点,单从外观判断与普通民家并无二致,甚至比一般黑街居民多了几分悠闲的生活气息,根本看不出是这区域唯一对黄昏种友善的诊所。

 

发现蓝河望着四楼窗口出神,叶修揽过他的肩,将一半体重压上。

 

「没事撒什么娇?站好。」蓝河扫了叶修一眼,却没动手推开。

 

「我晕啊……」叶修可怜兮兮,「一口气抽了三大管血,到底是要验血还是要我卖血啊?」

 

「那是医生为求慎重!说好要仔细检查的嘛。」

 

「看看你。」叶修不开心了,「才见过一次面就帮他说话,我的心都碎了。」

 

蓝河懒得理他,正要甩开叶修又听到他及时补了一句:「唉呦……肚子好像又疼了。」

 

立马再揍一拳的念头在蓝河脑中闪了又闪,最后还是没成真。

 

明知对方在装模作样,偏偏冷静过后回想起自己难得失控的恼羞成怒,愧疚还是占了优势。

 

扛着故作病弱的黄昏种保镳,真正娇贵的蓝河少爷只能将说不出口的千言万语浓缩成一句粗声粗气的:「回家!」

 

一周后报告出炉,答案跟医生大人在未经任何诊断手段前就做出的结论一模一样。

 

看着蓝河称不上好看的脸色,叶修揉揉他的头,「多大的事啊?摆这种苦瓜脸?」

 

原本要出门的蓝河把手里的报告塞给叶修,「是啊。反正人活再久还是得死嘛。」蓝河笑着,「那我出门约会去,晚饭就自理吧你!」

 

原本还想凑上前多说两句的叶修差点被当面甩上的门板砸个正着,他余悸犹存地拍拍胸口,盯着报告最后一行的剩余寿命预估,叹了一口气。

 

「结果还是生气了嘛……」

 

要在黑街安身立命终究得选边站。叶修跟蓝河在审慎考虑后,经由酒店老板娘牵线认识当地的一方之霸:嘉世帮会的陶轩。

 

进入组织两年,除了蓝河没有任何人知道叶修的强悍是奠基于当年为求保命的孤注一掷。

 

被父母抛弃丢在流浪佣兵营边的他又瘦又小,三天两头就生病。要不是队医死马当活马医,让三岁的他服用过量的célébrer,而他靠着惊人的求生意志与难能可贵的运气熬过七孔流血全身剧痛的折磨苟活下来,往后的世上不会有叶修这号人物。

 

正因为是亲身经历,叶修更明白那是无可复制的侥幸,小心遮掩。

 

可惜百密总有一疏。

 

得知A级黄昏种居然能靠着加重药量后天培养,欣喜若狂的陶轩二话不说便将此重任交由成功案例兼心腹爱将的叶修办理,而后被毫不留情地拒绝。

 

叶修口中刺耳的实话常被当作嘲讽敌手的垃圾话。放在往常,陶轩可以叼着雪茄晃着红酒,乐呵呵地欣赏对手被气得七窍生烟却无话可说的窘样;但在立场调换,听着那些逆耳忠言的人变成自己之后,陶轩再也笑不出来了。

 

讲不听、杀不掉、赶不得。

 

最后一年,若说被组织上下排挤孤立,只有需要出力卖命时才会被正眼相看的叶修与蓝河处境水深火热,老大陶轩的日子便是冰火二重天,地狱十八层。

 

在陶轩愁白头发之前,天上掉下一份大礼。

 

孙翔,从C区越境逃来此处的A级黄昏种愿意投靠嘉世。

 

哪怕战力等级与战术意识还差叶修一大截,年轻却是他最耀眼的本钱。

 

陶轩连夜拟了一份保密协定逼着叶修与蓝河签下,一句客套都没有,当天便将立下三年汗马功劳的两位功臣扫地出门。

 

三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在为组织鞠躬尽瘁之后,肝脑涂地之前,叶修带着蓝河跟老大陶轩决裂,离开嘉世。

 

说来讽刺。靠着过量用药而提升等级的叶修也因为célébrer的用量问题跟自家老大起了争执,而这个陶轩没脸提,叶修懒得提的导火线将随着两人的沉默成为历史悬案。

 

战力一流的叶修搭上情报分析一流的蓝河该是何等所向披靡?嘉世过去三年的丰功伟业已是最佳批注。无论哪个帮会都想吸纳两人为组织开疆扩土,最后却只等到两人自立门户,挂牌做起便利屋生意的消息。

 

除了游走黑白两道,帮警方处理偏门的棘手案件,便利屋的业务内容跟两人加入嘉世前相差不远。

 

蓝河依然靠着接客搜集情报,巧妙地为两人博取游走正邪之间的资本;叶修仍是任何脏活、累活来者不拒,过着不用脑子只听少爷吩咐行事的悠闲日子。

 

那日下午,蓝河穿着新买的宝蓝色衬衫,帅气逼人地出门接客,叶修把他送出门后想起气象报告说会下雨,拿了伞正想追出门,就听到楼下传出枪响。

 

──那是蓝河的配枪。

 

 





TBC.


评论
热度(14)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