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全职] 我们仍不知道那天苏沐秋输掉的到底是什么 (修伞)

*生无可恋灵感全无给自己摸条糖醋吻仔鱼

*按照惯例OOC到天边 伞哥不要找我谈来生

*我抛弃了逻辑语法故事架构以及节操

 

都能接受的再往下踩雷谢谢



--



苏沐秋捡了一颗毛球回家。

 

灰扑扑的,才巴掌大。

 

毛球身上沾了雨水和街灰裹成泥巴,头上黏了几片树叶,乱糟糟的到处打结,跟叶修好几个月没整理过的床铺一样乱。

 

苏沐秋从小区的矮树丛里把牠捞出来时,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那毛球到底是猫是狗还是什么可能在建国后成精的兽类,正想着要不要干脆送去流浪动物收容所,天边一声巨响吓得他差点没反手把毛球摔在地上。

 

及时接住脏毛球揽进怀里,苏沐秋又看了半天,企图在视线不佳的天色下跟那双没能彻底睁开的小眼睛对视,最后把毛球往外套里一塞,弯腰捡起方才扔下的雨伞,转身回家。

 

练等是件枯燥的工作。

 

叶修盯着屏幕上不管怎么排列组合,就是那几款看都快看吐的小怪,下意识地操作鼠标分配技能,持续无脑输出直到战斗结束,然后以原点为中心左右偏移几下,继续遇敌、砍怪。

 

耳机的质量不好,叶修也没把游戏的背景音效开得太大,所以在升了五等之后,在隐隐约约的雨声里听到苏沐秋开门的动静。

 

「你干嘛?」

 

叶修一个问句问了好几个问题:不是说要去买晚饭材料?怎么那么久才回来?既然带了伞还淋成这样?

 

苏沐秋站在门口,甩了甩湿淋淋的雨伞靠在门边,拉开外套捞出那颗巴掌大的小东西,在听到叶修的问句后想起忘记去买的菜,懊恼地骂了一声:「靠!」

 

看着苏沐秋手上那团脏兮兮的小东西,叶修笑着调侃,「今晚加菜?」

 

看过太多次苏沐秋捡猫捡狗捡松鼠兔子小蛇小乌龟回家,照顾好了再找人认养,叶修常觉得自己当年被捡回来也是苏沐秋基于爱护动物的圣母情操使然。

 

跟叶修斗嘴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苏沐秋边往屋里走,嘴上还没忘了回:「这么丁点肉,不够你塞牙缝吧?」

 

「我牙缝又没你大。」叶修抛了一块布给苏沐秋。

 

接过叶修的毛巾,苏沐秋先抹去满脸雨水,再帮那颗毛球擦了擦。「喂!你这衣服穿几天了?」他瞪着原本以为是毛巾的汗臭味短袖,脸皱成一团。

 

「三天还四天吧。」叶修用力回想了一下,「男子汉大丈夫,别在意细节。快去洗澡。」

 

揉揉有些发痒的鼻头,苏沐秋依然皱着脸,「菜还没买呢。」

 

叶修拎起另一件苏沐秋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理所当然地穿上。「买菜的条子给我,我去。」

 

窗外轰隆隆的雷雨很应景地加大力度,打雷闪电加暴雨,一样没少。

 

「算啦。」苏沐秋打了一个喷嚏,往浴室走去,「昨晚的西红柿蛋花汤还剩一点,加点剩饭煮粥吃吧。反正沐橙不在。」

 

「她不在你就这样虐待我?」叶修嘴上抗议着,双脚倒是很自动自发地走到卧房拿换洗衣物。

 

「不然下回你跟她一起去校外旅行?」苏沐秋的声音穿过半掩的浴室门传出。

 

「那谁帮你抢BOSS养家?」打开浴室的门,叶修将衣服放在毛巾架上,视线定格在正弯腰脱裤子的背影上。

 

「东西放了还不走?再看收钱啊!」

 

叶修歪着身子倚在门边坏笑,「收荣耀币吗亲?」

 

「滚吧你!」

 

苏沐秋拿了脱下的衣物往门口丢,绿格子布料正好砸上叶修的脸。

 

扯下那块布,叶修笑得更开心,「古人招亲是抛绣球,苏公子是丢内裤,也算与时俱进的表现?」

 

忙着跟脏毛球那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乱毛奋战,苏沐秋没再吭声,直接把花洒往门口一歪,哗啦啦的水柱全撞上门板,铩羽而归。

 

看透苏沐秋在三次元里乏善可陈的攻击模式,早一步关上门板开启防护罩的叶修大大哼着荣耀主题曲,愉悦地回电脑前练等。

 

苏沐秋那个澡洗了快半小时,其中有二十分钟是耗在那颗毛球上头。

 

洗去污泥、摘掉树叶、剪下杂毛后,灰扑扑的毛球变成白胖胖的毛球。

 

毛球的本尊不是猫狗或是精怪,只是一只不太普通也不算罕见的小鸟。

 

原本练级就练得昏昏欲睡的叶修等了大半天,正打算去叩门确定一下苏沐秋是不是干脆睡在浴室里,就看到他套了个条大裤衩,光着上身就从浴室里冲出来。

 

「叶修!是猫头鹰!猫头鹰!」

 

苏沐秋双手捧着猫头鹰献宝似地冲到叶修跟前,白毛球身后正好是苏沐秋的胸口,跟胸前那两点洗完澡格外鲜艳的粉色形成一个完美的等腰三角形。

 

叶修咳了一声,强迫自己把视线往上拉到苏沐秋的大脸上。

 

「淡定。不过是只鸟,瞧你大惊小怪的。」

 

「是猫头鹰!你见过猫头鹰吗你!」

 

「见过啊。」叶修一副「你好无知暂时不要跟我说话」的模样,「还见过会送信的,使命必达一如亲送么么哒。」

 

苏沐秋嗤了叶修一声,隔着毛巾捧着那只猛禽满屋子转,想帮牠找个风水宝地安身立命。

 

叶修听着苏沐秋对那只鸟自言自语了大半天,打了个呵欠回头去练等,直到手上的人物顺利升上二十级,屋里突然没了声响。

 

低头一看,叶修看见蹲在脚边主机旁的一人一鸟。「苏大大,你是想要主机过热爆炸还是让牠变烤小鸟?」

 

苏沐秋有些无奈,「没办法。牠就满意这里,不肯挪窝啊。」

 

为了证明所言属实,苏沐秋作势要去扯垫在鸟屁股下的毛巾,就看到鸟头往前一点,摆明要啄。

 

「大概这儿暖,小眼儿喜欢这里。」苏沐秋猜测。

 

「小眼儿?」

 

「以猫头鹰而言,这家伙的眼睛是很小。」苏沐秋表示自己取的名字有理有据。

 

叶修终于舍得挪窝,从椅子上起身,跟苏沐秋并肩蹲下。

 

「我怎么觉得是一大一小,应该叫大小眼?」

 

「那多难听!」饲主第一时间否决。

 

「是事实啊。不然你拿尺来量?输的倒一个礼拜的垃圾?」叶修挑眉撂下战帖。

 

「量就量!」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苏沐秋输了,输在左眼比右眼大0.2毫米的事实上。

 

有些轻微洁癖的苏大大在某人「愿赌要服输」的目光压力下乖乖去倒了那一天的垃圾。

 

吃过晚饭洗过澡,刷完三个副本又顺手抢了两个BOSS后,已经是凌晨四点半。

 

淋雨回家后就一直有点懒洋洋的苏沐秋打了一个喷嚏,揉揉还有些发痒的鼻头,「我有点困先睡了,你也别忙太晚。」

 

正在竞技场里虐菜虐得风生水起的叶修还抽空扫了他一眼,确认没什么大碍后,回头继续虐菜。「小苏子跪安吧。」

 

开启屏蔽系统装作没听见的苏沐秋蹲在叶修脚边的鸟窝,朝小毛球特别温柔地道了声晚安,「苏小眼,晚安啊。希望我明儿醒来,你没被旁边那个好几天没洗澡的臭人类踩成鸟肉饼。」

 

「只有两天!」叶修纠正,「还有,你用来包鸟的毛巾是我的,难道不该跟我姓叶吗?」

 

「我用来包鸟?」苏沐秋重复了一遍,觉得这说词怎么听怎么不对。

 

结束不到三分钟的战斗,轻而易举将赌金搜刮入袋,叶修好心情地转过椅子,直面苏沐秋。

 

「是啊。你用我的毛巾包捡回来的鸟,用我的裤衩包你自己的鸟。」

 

顺着叶修的手指方向,苏沐秋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上穿的这条内裤是叶修的。

 

本来两人年纪相仿体型相似,苏沐秋的身板还比叶修单薄一些,外衣混着穿或暂借也是常有的事,但穿错内裤倒是第一遭。

 

苏沐秋整门心思扑在那颗毛球上头,把小鸟洗干净后抓了裤子一套就冲出浴室,压根没注意到那花色不对劲,如今被叶修这么光明磊落地点破,怎么听怎么别扭。

 

苏沐秋把头一昂,「大不了我洗干净还你!」

 

「区区内裤何足挂齿?」叶修咬文嚼字起来,很大度地挥挥手,「就算赏你也无妨啊。搞不好穿了哥的幸运内裤,以后你的胜率可以提高一些。」

 

想起小本子里输多胜少的纪录,苏沐秋狠狠地一磨后槽牙,当场就把身上的裤衩脱下来,甩向叶修。

 

「稀罕个毛线!这就还你!」

 

苏沐秋也搞不懂自己是在钻哪门子牛角尖较个什么劲,但做都做了,只能绷着脸撑着一口气。

 

输人不输阵,就算输了阵,起码气势是不能输的。

 

本来想调戏几句见好就收再打两把竞技场的叶修也没想到一场雨把苏沐秋的智商洗掉不少,他没有弯腰去捡掉在地板上的内裤,倒是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盯着苏沐秋的脸。

 

沉默随着苏沐秋的脸部温度逐渐攀升。

 

真要比耐心和毅力,两人伯仲之间。但在这件事上头,叶修甘拜下风。

 

叶修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到底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

 

「什么真懂假懂?你这样绕来绕去,谁──」

 

唇舌相亲的同时,苏沐秋的腰被揽住,贴向叶修穿着海滩裤的下半身。

 

上方是直接接触的口舌,下边是隔着布料也能清楚感受的硬度。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但叶修连句告白都没有,直接身体力行亲上来又该算哪种天气现象?

 

苏沐秋脑袋里转着各式各样的天气名词和吐槽,却彻底遗忘还有拒绝的选项。

 

胸有成竹果然一举成擒的未来心脏大师笑得愉悦,在搂着男朋友啃得正欢时,不忘用脚勾起地板上的裤衩,盖住毛巾窝里那双看得目不转睛还一大一小的鸟眼睛。

 

非礼勿视啊──如果鸟宝宝能读懂叶修眼里的跑马灯。

 

 

 



 

END


评论(10)
热度(118)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