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内裤必须用手洗 (伞修)

苏沐秋X叶修

人物OOC

剧情雷雷der

确认心肺功能强健者再往下谢谢

 


--


 

叶修蹲在浴室里洗内裤,苏沐秋站在旁边看着。美其名陪伴,实则监工。

 

「跟你说过多少次?正反面都得用力搓啊!搓完记得再冲两次清水。」

 

叶修从来不是个喜欢让人在旁边指手画脚的人,就算那人是苏沐秋也一样。

 

他停下手边的动作,抬头看向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某人,「你行,你上?」

 

苏沐秋两手一摊,状似无奈的脸上闪着笑意。「这可不是我的业务。」

 

苏家兄妹早年经济条件不好,吃饱穿暖还行,奢侈玩乐暂且别想。打从苏家哥哥脑子一热捡了个离家出走的网瘾少年回去后,家里的吃穿用度就得更精打细算了。

 

洗衣机是什么?没听过。能吃吗?

 

苏沐橙是女孩子家,内衣内裤不好意思麻烦哥哥,早就学会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苏沐秋是家里和网吧两点一线的宅男,虽然长得眉清目秀高高瘦瘦,对这种需要花钱的跟风行径也是敬谢不敏。衣服穿来换去就那么几件,洗到领口都成荷叶边了还舍不得丢。洗衣服什么的,对他来说毫无压力。

 

于是就剩叶修了。

 

这个背个浪迹天涯小背包就离家出走的家伙,居然还设想周到春夏秋冬的衣服都带了点,一举跃升为家里衣服最多的人。

 

那天是礼拜五,苏家固定的洗衣日。

 

吃完充当饭后水果的半片黄瓤西瓜,苏沐秋带着叶修到住户的公用浴室洗衣服。

 

叶修对着自己那条被泼到酸辣汤的牛仔裤又搓又揉半天,有种晚餐热量已被全数消尽的疲惫,累感不爱。

 

已经洗完碗盘、整理完厨房顺手扫了个地,拎着一包厨余正要去楼下丢的苏沐秋刻意绕去浴室,发现叶姓少年仍在跟他的名牌牛仔裤一对一PK,旁边还放着浸在泡泡水里皱成一团的四角裤。

 

「洗过了?」苏沐秋指向脚边的不锈钢面盆。

 

「就泡着。待会儿再冲水。」叶修说得很自然,其实没什么概念。

 

「内裤必须用手洗!」苏沐秋拿出训导主任的训话架式教育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叶家少爷,「这种贴身衣物最要紧了。要是没洗干净穿出病来怎么办?」

 

初到贵宝地的叶修没吭声,很识时务地把「反正我的内裤又不会脏到你」的反驳跟着口水咽进肚子里。

 

接着,被拷问出从落地到现在压根没洗过衣服的叶少爷就被赶到门边站着,瞧专业的苏大大亲自示范如何第一次洗衣服就上手。

 

「知道了吧?」坐在小板凳上的苏沐秋抬头,视线正好扫到叶修被水泡到发皱发红的指尖。「你的手怎么红成这样?」

 

叶修摊开手掌,看着从指尖渐渐向掌心扩散的红色斑点,没忍住抓了抓,「没事。大概是对洗衣粉不适应,过敏吧。」

 

苏沐秋的脸色从惊讶、不信到接受,最后化作一口叹息。

 

「算了算了……以后你的衣服我帮你洗。打扫卫生倒垃圾这种事总不会过敏了吧?」

 

叶修把越来越痒的两只手背到身后,「那多不好意思?」

 

苏沐秋指向一下子被用去三分之一的洗衣粉,「再继续浪费我的洗衣粉、我的水,你才要更不好意思吧?」

 

叶修没再矫情推托,余光扫到苏沐秋放在门边的垃圾袋,「你是要去扔垃圾吗?丢哪?」

 

「一楼门口右转花圃后边有个大型垃圾箱,扔那儿就行了。真找不到问一下楼下大妈。」

 

「知道了。」

 

看着叶修脸色如常地拎起垃圾往外走,一点都没嫌脏嫌臭的娇贵模样,苏沐秋勾了勾唇角,埋头继续帮忙洗叶大少的小裤裤。

 

除了刚开始得分配任务打理环境,偶尔会被苏沐秋有意无意地嫌弃或指正外,二加一等于三的同居生活过得越来越有滋有味。

 

转瞬经年。

 

当年碰到洗衣粉就过敏的十五岁少年,已经长成可以游刃有余地用天然肥皂洗内裤的十八岁青年。

 

叶修恪守苏家哥哥的谆谆教诲,养成内裤必须用手洗的习惯──只限内裤。

 

「都有洗衣机代劳干嘛还在那边瞎较劲?那么闲多抢两个野图BOSS或多P几把竞技场不好吗?」

 

这是当年叶修住进嘉世宿舍拥有公用洗衣机后,回答苏沐秋的说法。

 

「你不知道公用洗衣机多脏啊?不知道洗过谁的臭袜子、脏衣服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你敢用,我可不敢!」

 

听到关键词的叶修眉毛一挑,刻意压低话声凑到苏沐秋耳边,「比方说,办完事的床单?」

 

想起处女战后那张被折腾得惨不忍睹,差点洗到手脱臼的床单,苏沐秋的脸色又红又白跟窗外的红绿灯似的,最后才蹦出一句:「还不都是你!」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祸国殃民、我红颜祸水……」叶修毫无诚意地将电视剧里看到的形容词往自己身上套,也不管尺码合不合。

 

那次之后,叶修依然故我。除了内裤用手洗,其余的衣服、袜子有的没的,依旧往公用洗衣机扔,直到他拥有一台自己的洗衣机。

 

叶修按照苏大大的吩咐把搓干净的四角裤又冲了两次清水,一并扔进面盆里。一旁的洗衣篮装着各式各样的脏衣服,其中还有几件碎花连衣裙。

 

瞄到那几件女性衣物,苏沐秋的脸色暗了一下。

 

「……什么时候办?」

 

需要手工的部分已经洗完,但叶修不急着走出浴室,干脆从口袋里掏了烟,边点边回答:「下个月。月初先登记,月底摆酒请客。等春节假期再出国度蜜月,大概会去什么南方小岛吧。」

 

「我没问那么细,你自己清楚就成。」苏沐秋蹲下来,拨弄盆里被拧成麻花状的四角裤,像在检查肥皂泡有没有冲干净。

 

「还行吧。结婚不就那样吗?」

 

叶修吐了一口烟圈,白茫茫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表情。

 

苏沐秋还低着头,像在认真研究叶修的内裤花色。

 

「沐橙怎么说?」

 

「她说我想清楚就好,祝我幸福。」叶修看着苏沐秋的侧脸,「你们兄妹俩真的很像。」

 

「哪像了?」苏沐秋撇撇嘴,「我妹妹太温柔了好吗?是我就骂你个背信忘义的渣男!明明心里有人,还去祸害清白的姑娘家。」

 

「讲得我就不清白似的。」叶修说完自己先笑了,「也是。我的清白都被你毁了。」

 

苏沐秋猛一抬头,指着叶修的鼻子,「说话凭良心啊!当初先亲上来的明明是你!」

 

「脱掉我的裤子捅进来的可是你啊苏大大。」

 

叶修的语气云淡风轻,摆出来的事实重若千钧。

 

苏沐秋被噎得一时无语,支支吾吾,「那啥……你、你也没有很认真反抗啊……如果你想在上面,那我……」

 

叶修笑着打断,「因为我喜欢你嘛。」

 

「那不就结了!」苏沐秋没好气,扬起的唇角却泄漏他的好心情。

 

「所以啊。」叶修把话题绕回去,「单单就是你,不能说我去祸害人家。而且,我跟那妹子算是你情我愿。」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得了吧!嫁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哪家姑娘能心甘情愿?别的不说,你对着女人……行吗?」

 

叶修耸肩,「还没试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就不怕人家新婚当夜休了你?」

 

「也不是没可能。」叶修笑了一下,随即敛起散漫不正经的笑容,「总之,我认为婚姻的组成不见得需要爱情。」

 

「那需要什么?」

 

「刚说了,你情我愿。她想找个男人嫁,下半生有个依靠;我奉命找个女人娶,让家里两老安心。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全剧终。」

 

苏沐秋捞来看不见的话筒抵向叶修,「先生您好,请问您认识那个十几岁就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几乎跟家里断绝关系的知名电竞选手叶秋吗?」

 

「叶秋是假名,那是我弟。」叶修还有心情揪苏沐秋的错,随即话锋一转,「就因为我任性了大半辈子,都三十五了,该为家里、为我爹娘想想。」看着苏沐秋不语,叶修放软语气,「再说,我也跟那妹子讲过了。要是她碰上比我更值得倚靠的人,不管是隔壁老王还是楼下小张,尽管说,我一定第一时间跟她签字,没半句啰嗦。」

 

「那你呢?」苏沐秋盯着叶修信誓旦旦的表情,「你让你爸妈放心,让不认识的姑娘安心,那你自己呢?你开心吗?」

 

「我?」叶修有些意外,「我无所谓。」

 

「这种关系到一辈子的事怎么可能无所谓!」

 

叶修把烧到一半的烟换到左手,腾出右手搂住激动的苏沐秋,「你上过学,写过作业吧?」

 

「废话!忽然问这个干嘛?」

 

叶修接着问,「那写作业跟打游戏,你喜欢哪个?」

 

「当然是打游戏啊。」

 

「嗯,我也喜欢打游戏。而且喜欢到从十五岁开始打到三十岁退役,现在也还喜欢着。但人生那么长,还有很多比我喜欢跟我愿意重要的事。」

 

「……比方写作业跟结婚?」

 

叶修点头,「有些事情是不得不。我只是先甘后苦罢了。再说,苦不苦……其实还得两说。」

 

苏沐秋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这样还不苦吗?」

 

「我跟那妹子相处到现在,感觉就像多个朋友。只是那朋友偶尔会来我家煮个晚饭,边看电视边聊天,然后各睡各的而已。别的不说,光是做饭她就甩你一条街。」

 

苏沐秋不屑地哼了一声,沉默片刻后表情越变越奇怪,「我说你该不会变成人家假结婚的幌子吧?其实她心里也有人,只是因为父母反对或是还没合法所以不能在一起之类。」

 

「你狗血剧看多了吧?」叶修取笑道,「反正要人没有,要钱也不多。就算她真想拿这桩婚事当幌子掩饰什么,那也是她的自由。我没意见。」

 

苏沐秋简直想把叶修一头按进肥皂水里,看能不能把脑子洗清醒些。「我说你能不能长点心?多大的人了还这样没心没肺的!」

 

叶修笑了。「你也知道我对荣耀以外的事真的不怎么上心。有在乎的家人,几个聊得来的老朋友,够了。」

 

苏沐秋不说话,只是盯着叶修看。

 

叶修被看得很无奈,只好开始逗他,「别摆黑脸给我看,你的脸再黑也黑不过老韩。反正现在说得潇洒,搞不好以后我碰上个……现在流行的那叫什么?小嫩肉?就把婚离了,轰轰烈烈爱一场也不一定?」

 

「是小鲜肉。」苏沐秋纠正,「没那个心思还乱跟什么风。」

 

叶修低低笑了几声,「呵呵,到时哥就是真正的渣男啦。」

 

「你才不渣。」苏沐秋皱眉,「一般人婚后移情别恋的情况也不少见。双方讲好能好聚好散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别以为渣男那么好当。」

 

叶修垂着眼,将快烧到滤嘴的烟轻轻抛进马桶里。「话都你在说。」

 

苏沐秋挑眉,「怎么?你有意见?」

 

「不敢。」叶修静静看着笑得神采飞扬一如往昔的苏沐秋,语气有些恍惚,「毕竟……死者为大嘛。」

 

「叶修?你在哪儿?我买西瓜回来了,你要的那种黄瓤。」

 

温柔的女声从客厅传来,叶修望着空无一人的墙角,闭眼结束一人两角的漫长答辩。

 

再睁眼,他拎起面盆和洗衣篮走出浴室,朝女友招呼道:「我刚在浴室洗衣服。西瓜先放冰箱,晚饭后切来吃吧。」

 

 

 

 





END


--


叶修没病,病的是作者,但她已经放弃治疗。

板砖汽油瓶甚至卫星射线请往她一个人招呼;需要手帕卫生纸强心针和纸胶带的人请到前台自由索取。


评论(8)
热度(42)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