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one night in B市 (王+秋)X叶 (限)

感情是王叶,身体是(王杰希+叶秋)X叶修的大三角

一块无节操又OOC到火星去的肉渣渣

其实满纯情的我觉得不管剧情还是肉

 

婉拒谈人生及来生

确定系妥安全绳再往下谢谢


 

--



叶修在吃他的策划。

 

说吃,是真的露出牙齿伸出舌头仔仔细细地舔着、吞着。从王杰希这角度看去,还真吃得一心一意。

 

曾经,那条灵巧的舌头是如何无微不至地服侍过他,现在,那软舌就如何巨细靡遗地背叛他。

 

说背叛似乎重了点。

 

王杰希跟叶修只是关系良好的床伴。分属两间公司,有着不算密切但频率稳定的合作关系,差不多三、四个月就得见面开个会、吃个饭、喝点酒……最后多半再开个房──而且房钱还能公费报销。

 

「外商就是这点好啊。土豪咱们做朋友吧?」

 

第一次知道这也能报公帐时,叶修裸着身子歪在酒店床头抽烟。漫不经心的表情和语气,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一点都不羡慕,不过是习惯性调戏几句。

 

王杰希没理他,叫完夜宵后挂上电话,转身就进了浴室。

 

几年下来,叶修跟王杰希身旁都没出现过第二人。

 

有些观念时髦的小年轻可能会认为他们是开放关系的情侣,王杰希不予置评。先不论他自己有没有那种谈恋爱勾勾缠缠的腻歪心思,他很清楚叶修的想法。

 

──哥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匈奴不灭何以家为?谈对象?太麻烦了。咱们肉体交流痛快点。

 

而王杰希自己呢?打从中学确认自个儿的性向后,他就果断放弃「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SOP。

 

虽然是常被调侃把下属当孩子养,母性爆发爱家恋旧的巨蟹座,王杰希却觉得自己更像龟毛难搞的处女座。恋爱进度还没达标?不急,就耗着吧。总有办法搞定你。

 

谁叫圈子里谈爱谈心的少,谈关系与责任的更少。

 

三十开外已是外商公司的小主管,王杰希金光闪闪有恃无恐。

 

他一点都不急。

 

于是王杰希慢慢走着,酒店的长毛地毯成了最佳共犯,哪怕踏雪也无声。

 

在外间结束突如其来的电话,他走进卧房,看着被脱去上衣和长裤,只剩一件打底背心和一条四角裤的叶修正背对门口跪在大床上,伏在新来策划的两腿之间,舔得正认真。

 

王杰希知道叶修没被灌醉,却不知道那个三杯倒的策划也是装醉,此时正用近乎痴迷的神态凝望叶修。

 

策划君有一张跟他床伴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那是叶修的孪生胞弟。

 

王杰希不知道堂堂叶氏集团的二少爷怎么会跑到外商企业从基层干起,他也懒得知道。反正上头把人塞进他的部门,他就当作公司的一份子教着、养着,直到在今晚的应酬酒会上碰到叶修。

 

兄弟俩异口同声要在谈事的酒店随便找间房睡一会儿,王杰希也没吐槽那两兄弟怎么不回家睡硬是要睡酒店,打算把醉得东倒西歪的两人安置好就开车回家,没想到接个电话回来就撞见乱伦现场。

 

合着是守株待兔来着?他是那棵树,叶修是经常脑子抽风送上门的兔崽子,而叶秋是那个从远处坐着四抬大轿来捡漏的假农夫。

 

王杰希被自己画风魔性的脑内剧场逗乐,脸上表情不显,慢条斯理地低头解扣子。

 

拜刚结束的大项目所赐,王杰希过长的浏海还没时间去修,此时被房内暖黄的灯光映着,半遮眼神跳出几分挑染的褐金。

 

暗搓搓的骚包鬼──叶修曾那样评价他。

 

那时他没反驳没动气,只是身体力行让对方知道他还能多骚包,在床上、沙发上甚至阳台上。

 

后续这边请





END


评论
热度(29)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