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cohiba (叶蓝)

少儿不宜

OOC

烂大街的黑道paro

可能不算HE



--



「上好的雪茄应该像这样。」

 

男人挟着雪茄,看着妖娆盘旋的烟气在青年眼前悄然散开,随着对方厌恶烟味的皱眉表情,放慢语速往下说。

 

「没有那些人工香料有的没的,只有最纯粹的草木香。抽到最后,喉头还有一点余韵,像是……」叶修盯着蓝河映着火星的眼,缓缓拉开嘴角,笑得意有所指。「陈年的烈酒。辛辣、带感。」

 

长年烟瘾让叶修的声音像被焦油浸透,苦涩微哑。

 

曾经,蓝河最受不了叶修这么压着嗓子在他耳边说话,尤其是情动之时,好像随便一个带着毛刺的尾音都能扎得他彻底失控,呻吟着交出自己。

 

半凝的鲜血滴进眼里,蓝河眨了眨透亮的黑眼睛,徒劳无功地第一千零一次试图挣脱手腕间那个用浴袍束带随意捆上却怎样都无法挣脱的结。

 

「我听不懂你那些烟啊酒的见鬼比喻!要杀要剐一句话,早点了事我还能跟黄泉路上的兄弟碰头!」

 

叶修叹了一口气,没理会蓝河目眦欲裂的愤恨。「可惜再好的烟,潮了,也就走味了。你说,」翻云覆雨的漂亮手掌轻轻挑起蓝河的下巴,神态亲昵,「是我摆错了位置,还是你一开始就错了呢?」

 

「错的是你!」愤怒的蓝河吐出一口血沫,叶修及时偏头,堪堪擦过脸颊,只溅上几许猩红。「作奸犯科的黑道份子!就算我今天死在你手里,也会有人替我报仇,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蓝河的双手被反绑,双腿各中数枪难以动弹,身上的吻痕与咬痕交错,血水与汗水交织,只剩一张早被亲肿的嘴。

 

叶修没抬手去擦脸上的污渍,气定神闲地又抽了一口雪茄,摆明戏弄地挑着眉,「作为有史以来被哥宠幸最久的对象,你该有些新鲜台词吧?嚷嚷那些烂大街的败犬宣言,太掉价了吧蓝警官?」

 

温热烟气直喷蓝河的脸,他越是咳得用力,股间的白浊越是滴滴答答沿着大腿根部滴上地毯。

 

叶修蹲在他面前,饶富兴致地盯着那一小滩浊液,「可惜了。要是个女的,说不准真能怀上呢。」

 

蓝河忍不住爆了句粗,「怀你妹!」


「那我不就得喊你一声妈了?不好不好。」叶修摇头,「比起妈,喊声媳妇儿比较适合。」语毕低头去亲,毫无悬念地被狠狠咬了舌尖。「……啧!」


下接





--


真心不懂这肉渣都不算有神马好河蟹的= =

写完惊觉这不就是莫米机同学要的相爱相杀还BE的叶蓝吗)))

然并卵(沉痛)


评论(14)
热度(44)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