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真相跟对象都只有一个 1

手感复健中的贴吧混合体

叶修中心,会出现与韩文清、许博远、王杰希和苏沐秋的CP

非战斗人员请尽速撤离



--



聊聊天,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取消只看楼主]

 

楼主:愿你来世平安(煮酒论剑5)

 

楼主几个小时前顿悟了一个卧槽十八连发的惊天大卦。

 

下楼沿着小区外围跑三圈回来冲了个冷水澡,灌了几扎冰啤还没冷静下来,大半夜的实在睡不着觉,没法把心情哼成歌,写个树洞帖大伙儿随意看看。楼主的职业有些敏感,大伙儿如果看出个什么也请心照不宣,求别说破。在此先谢过了。

 

那么,这卦前后纵横起码十年,故事挺长,请大家耐心看下去。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3-29 02:31

 

楼主因为职业的关系会接触到许多大神级的人物。当然,大神级的人物各行各业都有,只是这行的大神们知名度普遍高些而已。

 

故事就从跟主角交情最久的那位说起吧。安全起见,姑且称那位为H哥。

 

H哥是铁骨铮铮的北方汉子,人高马大不提,那张脸长得极有气势。一双浓眉配上那铜铃大眼,随便一瞪就是让人跪下唱征服,双手给钱包的主。

 

虽然H哥长得霸气侧漏又不爱笑、不多话,但相处久些就会发现他人还挺好的。楼主刚入行时怕他怕得要死,如今也是能一同喝酒蹭烟抽的交情了。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8-03-29 02:33

 

那天H哥结束一个拖了快三年的大型项目,相关人员吆喝着去吃饭庆祝,楼主因为工作的缘故也在受邀之列。

 

说起那个项目真的挺多灾多难。先是审核下不来,接着是看好的场地改建,后来又碰上天气不好……一路耽误下来,投资方之一抽腿不干,牵扯到上百人的案子差点黄了。好在H哥的公司耕耘多年底子够硬人面够广,他本人又是块金光闪闪的招牌,不少人冲着他的面子救火帮忙,最后忙和了大半年才能结案。

 

那天楼主看到拄着拐杖的H哥,头一句话就是恭喜他,希望他这项目能够拿到业内的年度大奖。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3-29 02:36


有人问H哥怎么拄着拐杖?喔,那是个意外,也算是条导火线吧。

 

意外当天H哥因为工作需要必须骑马,现场也有驯马师待命,但因为他本身就会骑马,而且马上英姿超帅,不少姑娘都说简直帅得让人合不拢腿……咳咳,总之现场就没人特别关注,任他自个儿发挥去了。

 

但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应该保持安静的工作环境却有人手机没关还响得特大声,把那匹马吓了一大跳,撒蹄子就往旁边的小树林冲去,等大伙儿赶上去的时候,就看到H哥站在树旁抱着马脖子安抚那个小畜生。

 

大家刚松了一口气,就有人注意到H哥走路时拖着一条腿,那时才知道他半途被摔下马折了腿,又拖着伤腿去把那匹小浑球追回来。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03-29 02:41

 

有人说训练动物表演本来就违反本性,楼主不该骂牠……是,我的错,我道歉。

 

还有人问那杀千刀的电话是谁的?是H哥的私人电话(笑)至于是谁打的?据楼主那天在现场的同事回报,H哥说是一个朋友。但那表情之五味杂陈……赌十包辣条绝对不是普通朋友啊!

 

扯远了,回来。

 

那晚饭吃得差不多后,楼主表示要赶回公司汇报工作得先走,跑去跟H哥他们打招呼。没想到他老人家说喝多了要去吹吹风,就跟我一起离席。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3-29 02:46

  

餐厅在五楼,是H哥他们公司常订的聚会地点,楼主也挺熟。心想既然要醒酒就多走点路吧!于是我就跟H哥提议走楼梯下去。

 

「不是急着回去?」H哥喝得有些多,瞇眼挑着眉,脸上没笑但声音是有笑意的。

 

显然楼主不胜酒力的白色谎言被戳穿,我只能干笑两声掏烟赔罪,偏偏敲开烟盒里头正巧剩一根,只好低眉顺眼双手上贡。

 

「大神,请。」

 

他笑了一声,掏出火机先帮自己点了烟,又示意我把那根烟叼着帮我点上。

 

能让业内一流的大神为我点烟,小的何德何能啊啊啊!楼主内心火山爆发狂奔状,脸上还要淡定从容地道谢。我知道他刻意跟下来应该是心情不太好,想找人聊聊,于是随口起了话头。

 

「H哥,您这石膏差不多能拆了吧?」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3-29 02:51


H哥不亏是业内的硬汉代表,面不改色说:「本来就没事。就Z他们紧张。」

 

Z先生是H哥的秘书,紧张他也是天经地义。再说骨折本来就不是小事,也亏得是他才能如此云淡风轻说没事儿。

 

楼主哈哈笑了两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落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八卦魂熊熊燃烧的我把握机会接着问:「到底是哪个没长眼的挑那时打电话来?」

 

他看了我一会儿,用那种包大人开堂的眼神。正当楼主觉得自己已经被狗头铡、虎头铡和龙头铡全都轮过一遍,口袋里摸不着钱包只有刚买不久的肾八手机,纠结着要不要财去人安乐时,才听见大神他悠悠地说:「……一个朋友。」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3-29 02:56

 

楼主知道我这种凡夫俗子只配用狗头铡,就是个叙述上的艺术表现,大伙儿感受一下,别抠细节成吗?

 

继续。

 

为了往下八,楼主力持镇定,「喔。是有什么要紧事吧?」

 

H大神那张严肃威武的酷脸没有表情,「他说我家失火了。」

 

楼主傻了傻,完全没听到消息啊。「不要紧吧?有没有什么大损失?」

 

「他骗人。」

 

「骗……」楼主一口气还没顺过来,只得干笑,「他坟上的草应该挺高了吧?」

 

按大神这脾气,闲着恶作剧还害他在工作出状况的人,应该死得不能再死了。

 

「呵。」

 

大神难得嘲讽地笑了一声,楼主却眉头一皱,觉得案情并不单纯。

 

楼主眼神乱转,正绞尽脑汁图谋怎么拐大神多八一八,就看到对街有个烧成灰都认得的身影。

 

我朝对街那群人狠狠吼了一嗓子,其中一个穿碎花裙的长发女孩就像中了定身咒似地站在原地。

 

那是楼主的女……咳,前女友。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3-29 03:00

 

谢谢大家给楼主点的蜡,都可以开香烛店了我(笑哭)

虽然身边都是些全弯或半弯不直的家伙,但楼主还是直挺挺的汉子,咱们不约、不搅基,谢谢。

 

回到案发现场。

 

其实楼主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大晚上的在大街上喊这么一出……前女友嘤嘤嘤哭着朝我飞奔而来破镜重圆喜大普奔的场景当然没出现,取而代之的只是她拉着一个陌生男人逃离现场,留下一脸被雷劈的我而已。

 

身边的大神挺仗义地拍拍楼主的肩,什么都没问,是我自己把那个虐恋情深纠缠十年才发现头顶早是一片草原的黑历史讲了一遍。

 

H哥还是没说话,又点了一根烟递来。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8-03-29 03:30

 

「我也有个交往十年的对象。」

 

刚入口的大卫杜夫呛得楼主差点没咳血。向来号称绯闻绝缘体,男女都不沾身的H大神居然有个长达十年的地下情人?!卧槽是我的耳朵打开方式不对吗?

 

没理会正咳得死去活来的楼主,H哥抽着烟眼神悠远,「嘴贱又散漫,食衣住行都不上心,欠收拾。」H哥抽空看了楼主一眼,「跟你抽同个牌子。」

 

楼主抹抹眼角咳出来的泪,顿时脑补出一个抽着红塔山的剽悍妹子。

 

「嫂子铁定是个惊天动地的大美人!」楼主心领神会地笑,却看到H哥摇头否认。「起码也是个盘正条顺波涛汹涌的主?」不然谁受得了?

 

H哥又摇头。「颜普通,脸还有点虚胖。没胸,小肚子倒有。」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3-29 03:34

 

那些在评论、私信或直接插楼的妹子汉子们,拜托行行好,别让楼主明儿就丢了饭碗。猜谜是种乐趣,说破就不好玩啦。谢谢大家配合啊么么哒!

 

接着说。


「您的口味真清奇啊……」楼主只能嘴角抽搐挤出这样的恭维,「这种非主流类型,一定有让您死心踏地的地方吧?」

 

「死心眼算吗?专业也好、待人也好,认定了就不回头,一条道走到黑,撞了南墙还要把墙撞破,继续走。」

 

果然很剽悍啊。楼主默默把方才那抽着红塔山的辣妹子换成女汉子。

 

「这性子很吃亏吧?」不管是在咱们圈内还是圈外。

 

H哥哼了一声,但楼主从他脸上看到心疼跟骄傲的神情。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3-29 03:36

 

「幸亏有您看着陪着。那怎么就……」

 

楼主明知故问,非常小人地想用自己快结痂的伤口换大神一句真心话。

 

H哥按熄才抽了一半的第二支烟,给出简单利落的四个字:「父母反对。」

 

楼主脑中万马奔腾花样脑补的言情剧本被这么一戳,强制取消。

 

父母之命大过天。这话搁现在十个有九个不当回事,但摆在H哥这个圈内孝顺出名的北方汉子身上,却是板上钉钉无须质疑的事。

 

楼主不敢再看H哥的脸,捏着烟盯着它烧,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没多久,大神自己开口了。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H哥低笑一声,「今生无缘吧。」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8-03-29 03:39

  

H哥在人前人后都是铁血硬汉,打落牙齿和血吞的主,何曾露出这种黯然神伤的一面?

 

楼主用力拍拍他,很哥儿们地抱了他一把,提起精神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凭哥你的条件,要怎样的姑娘没有?」

 

H哥扯扯嘴角,收拾方才一闪而逝的落寞。「看金庸吗?」

 

「啊?」楼主有点跟不上大神的变脸速度。「看啊。怎么了?」

 

楼主记得H哥之前有个案子跟射鵰三部曲有关,就不知道他现在要讲哪一部。

 

「<白马啸西风>里有句话挺好。」大神用酒后微哑的嗓音念出那句经典台词:「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8-03-29 03:43

  

大概是H哥消失太久(其实也就两根烟的时间),Z先生打了电话来找。大神挂上电话后,索性将盒里最后两根烟赏给楼主。

 

「我今晚喝多了,说胡话。你别介意。」

 

接过变相封口的烟,楼主笑着保证,「我也喝不少,醒来就全忘了。」

 

大神点点头,转身回餐厅应酬去了。

 

不忍说因为职业习惯使然,楼主全程录了音。当时在工作上也正经历很严峻的人事动荡……但想起大神那个难得一见的情伤表情和拍在背上真心的安慰,我捏着烟盒,最终还是没把这件事捅出去。

 

一个月后,楼主被新上司以工作表现不力为理由调离原单位,跟H哥的往来也算疏远了。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8-03-29 03:47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来这里树洞?

 

矫情点说,是楼主想记录下曾经有人对无足轻重的我掏心掏肺,在这个现实又残酷的圈子里愿意把我当朋友看,哪怕只是酒后吐苦水。前头有人问标题怎么是聊聊天不是八一八,原因也在此。

而实际点说,事隔多年后,楼主在某次巧遇的场合聊起这件事,地位已无可撼动的大神云淡风轻地说:「都过去了。如果你有需要,说出来也无妨。」

 

楼主不愿意这件事跟任何利益沾上边,希望能用这种方式让大家知道这位大神的暖跟好,也祝福他能再找到愿意厮守一生的对象。

 

H哥的故事只是个平淡隐晦的开头,像长江源头一样,时至今日才知道能掀起多大风浪。

 

目前已知线索:

一、H哥有个可以在工作时直接打私人手机者找他,恶作剧却还没被打死的朋友。

二、H哥有个交往十年,抽红塔山,嘴欠、散漫、死心眼、虚胖脸、有小肚子的对象。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8-03-29 03:52

 

 

 

 

 

 

 

TBC.


--

欠的叶蓝坑我没忘,会填平的,只是需要点时间XD


评论
热度(31)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