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一室一家 4 (叶韩ABO)

叶韩ABO生子雷段子

叶韩ABO生子雷段子

叶韩ABO生子雷段子


是叶攻而且内容特别雷所以要讲三遍

 

#画风变了#  

#不好笑#

#想到啥就写啥不要认真#



--



#21

儿子剛抱回家那陣子,大概是認識以來葉修跟韓文清交流最少的時候。

交往前,两人是赛场上相杀的对手,招数也好垃圾话也罢,只多不少。

交往后,两人是生活中相爱的对象,或者言语或者肢体接触,十足虐狗。

但这一切都因为孩子的出生起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22

「老韓!」

在客厅里叫了半天没回应,叶修只能起身亲自去卧房找人。

「老韩!我叫你呢?」

他看着忘记第几次只盯着儿子看彻底无视自己的伴侣,无奈地掏出火机。

「老婆啊,这日子咱没法过啦。」

喂完奶,刚把儿子哄睡的韩文清在此刻抬起头来。


 

#23

「出去抽!」

火花距离烟支只有三公分的距离,叶修赶紧灭了火,把烟跟火机一并扔进口袋里。

「不小心忘了啊。」叶修解释着,同时走向床边,「我还以为你要吐槽那个称呼。」

韩文清皱眉表示疑问。

「得,你就继续无视我吧!」叶修在床边蹲下,看着刚喝完奶,脸颊红通通的儿子。「反正你有他就行了。」


 

#24

「但身為終生綁定的合法伴侶,我必須給你一個忠告。」叶修严肃脸,「儿子长大就不要你了,老公才是陪你到老的人。」

韩文清冷哼,「我儿子随我,他不会。」

「你不会?」叶修也跟着哼,「标记后不顾家里反对,坚持要扯证的人是谁?」

韩文清的声音更冷,「怪谁?」


 

#25

「難道還怪──」葉修卡殼,突然笑出了花,「是,怪我,都怪我。我的锅。」

韩文清懒得理他,把熟睡的儿子放进婴儿床。

「什么事?」

「嗯?」叶修茫然。

韩文清低头扣上衣襟,「不是有事找我?」

「喔!对对对!我刚才是要……」叶修盯着对象赤裸的胸口,「……我刚才是要干什么来着?」

 


#26

韓文清嘆了一口氣,把原本扣上的衣釦又一顆顆解開。

「怎么?」

韩文清没回答,伸手扯过叶修的衣领,把人推倒在床上。

卧室的暖黄灯光下,靠得太近的叶修只能看见韩文清还沾着儿子口水的湿亮乳尖。

那些吃醋小心眼的幼稚言行在此刻终于有了答案。

叶修吞了一口口水,「老韩,你害我易感期提前发作了。」


 

#27

Omega敏感的身体在伴侣热烈的注视下格外诚实,充血发红的不只裸露的乳头,还有宽松睡裤下缓缓发硬的欲望。

韩文清瞇眼看着叶修爱笑不笑的神情,沉下身子用那处逐渐兴奋的器官磨蹭着他。

叶修不经思考地按上韩文清的臀,清楚感受到对方升高的体温与情绪。

专属于韩文清的信息素在此刻充斥整个房间。

 


#28

韓文清揚起葉修進房後的第一個笑,「真巧,我也是。」

欲火焚身一触即发的关头,叶修仍不忘对伴侣进行洗脑教育,「瞧,这种时候,儿子就派不上用场了吧?」

「有用没用……」韩文清刻意拉长音,「得我说了算。」

Alpha的征服欲被彻底点燃,叶修抬手掀翻了韩文清,反守为攻。

「如果你还有力说话。」

 








END or TBC


--


跟儿子吃醋的台词取材自亲友的丈夫。

不知道为何写一写又歪掉(望天)


评论(4)
热度(66)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