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真相跟对象都只有一个 4 (完)

手感复健中的贴吧混合体

叶修中心,会出现与韩文清、许博远、王杰希和苏沐秋的CP

除王杰希线开放式外,其余BE



--



为何妳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妳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喔……妳何时跟我走……

 

豹纹头巾皮夹克的摇滚青年抓着麦克风猛嚎,一旁伴奏的吉他手皱着白净的俊脸不知道在忍耐什么。

 

坐在吧台边的少年点了饮料还没喝,忍不住小声吐槽:「想走去哪?都跑调跑去火星了。」

 

正在擦杯子的酒保抛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鸭舌帽遮住半张脸的少年解释,「全都低了半个音,大概是气不够。速度也不对,都慢了至少一拍,要死不活的。」

 

「你学音乐的?」

 

「我有绝对音感。」少年笑着,「可惜那个伴奏的小哥弹得不错,还试图帮他打掩护。」

 

酒保将口布挂好,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你行你上?」

 

「有何不可?」

 

少年一笑,跳下吧台椅就冲上舞台。

 

喔……妳这就跟­我──喂喂!你谁啊?干嘛呢?」

 

少年拿过麦克风,给伴奏小哥一个眼神,对方会意过来,调整曲速从头开始。

 

我曾经问个不休

妳何时跟我走

可妳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妳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妳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变声期刚过的微哑嗓音加上刻意压低声线营造的沧桑感,居然让这半途杀出的程咬金把一首传唱多年的摇滚经典唱出新滋味──而且明显比方才的版本好听十倍。

 

本来皱着脸的伴奏小哥越弹越来劲,间奏硬是自由发挥秀了一把。少年拿着麦克风颇欣赏地望着他,配合越飙越猛的旋律吼了几嗓子。酒吧里在聊天、喝酒,听歌听得意兴阑珊的客人们纷纷回神,甚至爆出几声喝采。

 

被抢了位置的歌手站在台边,要抢回位置也不是,认输下台又不甘心,直到看见酒保朝他招手,才得了台阶三步并两步跑下台。

 

他跑到吧台边,还没抱怨那个不知道哪来的小鬼闹场,就听到酒保发话:「你明天不用来了。」

 

「老、老板?」

 

他没想到这份听众不算多,唱酬也不算高的工作居然还有开除人的底气。

 

老板兼酒保的男人说:「昨天又有人投诉你对店里的妹子毛手毛脚,加上之前两回正好三次,等等让会计跟你把工资结了,东西收收就走吧。」

 

「我毛手毛脚?我还没说她吃我豆腐呢!老板,你──」

 

话还没说完,老板朝旁边使了个眼色,人高马大的围事直接把人架了出去。

 

一眨眼就成了前任的驻唱歌手刚被拖走,台下爆出一阵掌声。

 

「好!」

 

「小哥不错!」

 

「再来一首!」

 

盛情难却之下,少年跟帅气的伴奏小哥又追加了<花房姑娘>和<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三连发唱罢,屋内一片欢声。

 

少年得意地笑,摘下帽子转了一圈朝台下鞠躬,众人这才借着灯光看清那张略嫌青涩的脸。

 

原本在收拾吉他的小哥看见,忍不住问:「兄弟你满十八了没?」

 

少年瞇眼看向那小哥一会儿,「估计跟你差不多。」

 

对外谎报年龄的伴唱小哥心跳漏了一拍,「我正好十八!」

 

「呵呵。」

 

少年没有多说,留下一声意味不明的笑,跳下舞台回到座位。

 

「唱得不错。」

 

老板把那杯还没喝过的饮料推到他跟前。

 

唱得尽兴热汗直流的少年接过饮料就灌了半杯。

 

老板看着他,「有没有兴趣打工赚点零花?」

 

少年笑答:「求之不得。」

 

「保险起见问一声,你今年多大?」

 

「我?」少年转身,指向正好背着琴袋走来的伴奏小哥,「就跟他……咦……」

 

帅气的伴奏小哥原来是双胞胎,不,三胞胎吗?

 

后劲十足的饮料在他热血上涌又毫无防备灌下大半杯后发生作用,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年试图抓住那小哥伸过来的手,双脚却不听使唤往前跪倒。

 

眼明手快的伴奏小哥一个箭步上前接住,「喂!你怎么啦?老板他怎么了?」

 

看了两眼一闭歪在小哥怀里的少年一眼,经验丰富的酒吧老板淡定表示:「醉了。」

 

「醉了?」伴奏小哥愣了愣,「说好不卖酒给未成年呢?」

 

老板把两手一摊,「他硬要点,当时又戴个帽子遮了半张脸,我怎么知道?」

 

不忍心让人躺地板,只好吃力地把人扛起,伴奏小哥看了一眼饮料还剩一半的杯子:「你到底给他喝了什么?居然半杯就倒。」

 

老板轻飘飘丢出四个字:「长岛冰茶。」

 

欺骗性十足的酒名,欺骗性十足的果汁和汽水成分,还有实实在在童叟无欺40%起跳的高浓度基酒,构成眼前这杯有茶名和茶色,却一片茶叶都没加的长饮型调酒。

 

「……造孽啊。」伴奏小哥只能摇头。

 

「苏沐秋。」

 

伴奏小哥颈后的寒毛一竖,「老板你不能因为我打抱不平发出正义之声,就要扣我工资喔!我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要养!」

 

老板淡淡扫了苏沐秋一眼,「我是要告诉你,以后他就跟你一起唱歌了。」

 

「喔……」苏沐秋点点头,显然也受够那个唱歌老是跑调的搭档,「那他现在怎么办?」

 

看这孩子的酒量差成这样,大概一时半会醒不来,老板朝围事示意,「拖去楼上吧。」

 

「……老板,原来你好这口吗?」苏沐秋低头看了看怀里昏迷的少年。好吧。这长相是挺端正,嗓子也不错,叫起来应该挺好听的。

 

老板瞪了苏沐秋一眼,「我是说拖去楼上的储藏室!」

 

和围事一人一边扛着昏迷少年的苏沐秋举起空着的左手,弱弱地问:「可储藏室不是已经给我跟我妹妹了?」

 

「我让老崔撤些桌椅出来,不就有地方再塞一张行军床了?」

 

苏沐秋又看看那少年的衣着,「看起来家境不错,应该……」

 

老板直接打断,「他刚自个儿说了,离家出走中。」

 

苏沐秋只好把后半句「不用跟我们挤一间房」吞下去。

 

半夜四点,看起来家境不错但离家出走中只能暂时睡储藏室的少年悠悠醒转。

 

才迷迷糊糊睁开眼,他就看见一个半裸的背影。

 

苏沐秋察觉身后的动静转过头,到角落的小茶几上倒了一杯水递过,压低声音问:「头疼不?」

 

那少年先是道完谢,然后才回答:「……还好。」

 

果然是好人家的少爷啊。苏沐秋在心里感叹,脸上的表情却不显。

 

「我叫苏沐秋,我妹妹就睡在隔壁,她天亮还要上学,所以咱们得小声些。你叫什么名字?」

 

「叶……秋。」

 

没理会那个微妙的停顿,苏沐秋换好工作服,拎了背包指向门外,「我要出门工作,顺道给你弄点吃的?」

 

叶秋看向储藏室唯一一扇对外开的小窗,很明显还没天亮。他没有多问,跟着苏沐秋小心翼翼地起身,不去惊动那个睡在碎花布帘后的妹妹,一起走出储藏室。

 

「前面右边那间是老板的办公室,左边是他的休息室,这两间没事都别进去。我到楼下弄早饭,这间是浴室,你可以洗个脸,洗完下楼找我。」

 

目送苏沐秋交代完迅速下楼的背影,叶秋不得不感叹:「果真是当哥哥的人。」

 

话才说完,想起自己好像也有个被扔在家里的弟弟,叶秋摇摇头,盥洗去了。

 

走下螺旋梯来到一楼,黑沉沉的屋里只有一小片昏黄的灯光从后场厨房透出。

 

叶秋走到厨房边,看着那个正在甩锅的身影。

 

外酥内嫩的煎鸡蛋在空中转了半圈,稳稳落回锅内。

 

「有没有不吃的?」忙着将鸡蛋铲起来装盘的苏沐秋头也没回地问。

 

「都吃。」

 

苏沐秋点点头,「随便找地方坐吧。我一会儿就好。」

 

叶秋走出厨房,左看右看,最后坐到之前坐过的吧台椅上。

 

端着两个托盘的苏沐秋走出来,看到坐在阴暗处的叶秋先笑了,「大哥你坐那里是想吓唬谁?靠近点。」

 

叶秋很听话地朝光源处移动。

 

摆在吧台上的是两份内容类似,份量不同的早点。一盘有一颗荷包蛋、三根火腿肠、两片面包、半颗切片苹果,另一份只有一根火腿肠、一片面包和半颗苹果。

 

叶秋还没开口,苏沐秋就把份量较多的那份连同一杯冰牛奶推到叶秋跟前,「吃吧!不够再跟我说。」

 

叶秋看着苏沐秋的盘子,「你就吃这么点?」

 

正在面包上涂草莓果酱的苏沐秋点头,「嗯,我早上不太饿。」

 

摸黑早起待会儿还要去工作,怎么可能不饿?

 

叶秋没吭声,把三根火腿肠放进苏沐秋的盘子里,「我不喜欢吃肉。」

 

「你不喜欢吃肉?」苏沐秋瞪大了眼,像听到有人不爱钱一样。

 

叶秋淡定地点头,还不忘表示:「乖,多吃点肉才长得高。」

 

苏沐秋怒了,「你给我起来!」

 

「怎么?」

 

「我就不信年纪差不多,你会高到哪去!」

 

「就高你半个头吧。」

 

依言起身的叶秋还是那副平平淡淡却气死人的语气。苏沐秋走到他身边一比,好死不死恰好就高自己半个头。

 

大概是鲜少在身高上受到打击,苏沐秋瞪着叶秋一时无语。叶秋先一步坐下,不忘提醒他:「不会耽误工作吗?」

 

低头看了一下腕表,苏沐秋只好暂时停战,风卷残云三两下扫光盘里的食物,急得差点被噎住时,正好有人端起牛奶送到他嘴边。

 

接过牛奶咽下食物后,苏沐秋又忙着交代,「我妹妹七点会去上学,不用管她,她会照顾自己。我傍晚六点回来,五点就会有人来准备开店,在那之前你先待着吧。无聊的话,楼下的电视可以看,厨房的东西可以弄来吃。想出去走走也行,可以从后门出去,钥匙的话……」

 

「厨房的东西不是配给的?」

 

苏沐秋翻找备钥的动作定住,「……老板会从驻唱的工资扣。」

 

「了解。」叶秋同时解决完盘里的食物,「钥匙不用了。你工时挺长啊。」

 

「不长,是三份工。早上去派报,完了去早餐店,下午去艺品街帮忙摆摊,所以傍晚才回来。」

 

叶秋自动自发收拾餐盘端去厨房,「然后接着弹吉他?真辛苦。」

 

苏沐秋倚在厨房门边,缓缓笑了。

 

「弹吉他是兴趣,不辛苦。」

 

不靠弹吉他养家的苏沐秋跟为了唱歌离家的叶秋,在十五岁那年相遇,因缘际会结成搭档。

 

他们翻唱红遍大街小巷的热门歌曲,也唱合伙写的自创曲。里头有小清新的文艺调调,也有重节奏的摇滚嘶吼。

 

这对歌艺颇佳颜值上等的少年组合让小酒吧从原本收支打平勉强餬口,到后来出现许多专程来听两人唱歌的迷姐迷妹,生意蒸蒸日上。

 

歌迷们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引来知名唱片公司的星探。

 

观察一个月后,代表嘉世音乐的经纪人陶轩正式向两人提出邀请。

 

「关于抽成的部分,两位有什么意见吗?」

 

苏沐秋看向叶秋,叶秋看向苏沐秋,两人同时摇头,「没有。」

 

「呃……」陶轩顿了一下,「我这么问吧。你们现在驻唱的工资是多少?」

 

两人再度摇头,苏沐秋代表发言,「拿来抵食宿了。」

 

「在你们已经那么红,有了歌迷后援会之后,连分红都没有?」陶轩讶异地指向前台那些举着灯牌或布条,在演出结束后仍留在现场不愿离去的歌迷。「那你们平日的开销怎么办?」

 

叶秋耸肩,「沐秋会给我零用钱。」

 

苏沐秋哼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

 

叶秋很无辜,「我当初说要出去找工作,是你不许的。」

 

苏沐秋挑眉:「洗个碗都能把碗摔破割得满手血,我能指望你什么?」

 

「起码我洗衣服、倒垃圾、扫地拖地什么的还不差,挺贤内助的吧?」

 

「贤、内、助?」苏沐秋气笑了,「那么贤慧炒两个菜来看看?」

 

叶秋立马投降,「那没办法。这事讲天分,我闻到油烟味就想吐,没辙。」

 

「开油烟机不会吗?」苏沐秋忍无可忍,伸手戳了戳叶秋的脸颊,「还想吐!哪来的千金大小姐啊你?」

 

叶秋抓住苏沐秋的指尖,正想一口含住,余光扫到坐在一旁完全找不到机会插话的陶轩,刻意加大力度甩开。

 

「咳咳,两位感情真好啊。」

 

熟悉的对应套路突然改变,这才如梦初醒的苏沐秋故作凶狠,「谁跟他感情好了?孽缘!」嫌弃完了,怕陶轩真以为叶秋是个不事生产的米虫坏了印象,苏沐秋连忙补充:「这家伙戏感不错,常常帮学生片演个龙套啊配角的,有拿钱的话都会交给我。」

 

「那很好啊。以后歌唱事业稳定了,还能朝演戏发展,多角经营。」陶轩笑着,「但如果只是要赚零花,怎么不到街上卖唱更快些?你这嗓子唱个半天下来,肯定比跑一整天龙套更有赚头。」

 

叶秋无所谓地笑着,「沐秋舍不得我抛头露面呗。」

 

「你就继续扯吧!」苏沐秋刻意压低声量向陶轩解释,「偷偷告诉您,是老板不准。」

 

陶轩一点就通。

 

这家店如今就指望着这两株摇钱树过活,如果这两棵树长了脚到处逛大街,还有谁会眼巴巴地赶来这小酒吧听歌?

 

陶轩跟着叹了一口气,「两位辛苦了啊。」

 

「是兴趣,不辛苦。」

 

苏沐秋看向发话的叶秋,点点头,跟着笑了。

 

一纸为期三年的唱片约就此订下,苏沐秋龙飞凤舞的字迹旁是叶秋莫名有些别扭的签名。

 

签约后一个礼拜正好是苏沐秋十八岁生日。

 

叶秋跟苏沐橙商量着,正好把两件喜事一并庆祝。

 

叶秋掏出省吃俭用的买烟钱跟苏沐橙存了一个月的午饭钱,帮苏沐秋买了一把全新的民谣吉他。

 

虽然牌子不是知名大厂,但起码是闪闪发亮不会跑调的新品,跟那把乐器行大甩卖淘来的中古货完全是天上地下两个档次。

 

那天是酒吧公休,苏沐橙特地借了厨房烤了一个奶油蛋糕要为苏沐秋庆生。她跟叶秋忙了一下午,从傍晚五点就守在门边,一直等到晚上九点都没看见苏沐秋的踪影。

 

如果有事耽搁向来会打电话报备的苏沐秋始终没有消息,偏偏他没有办手机,联络不到人。

 

坐立难安的叶秋跟苏沐橙问清他在艺品街的摆摊位置后,借了店里的自行车就出门去找。

 

半个小时后,酒吧的电话响起。

 

守在一旁的苏沐橙立刻接起电话。

 

「……叶秋,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苏沐橙握着话筒,觉得叶秋一定又在乱开玩笑。

 

电话那头的叶秋捺着性子一字一句重复他也不想相信的玩笑。

 

那是个让人一点都笑不出来的笑话。

 

苏沐秋跟叶秋的搭档关系只维持三年,从两人十五岁相识到苏沐秋十八岁因为车祸过世为止。

 

改回本名的叶修看着苏沐秋那张边角破损的墓碑照片,觉得过去二十多年像一场断断续续看了很久的传记电影。

 

太多似曾相识的情节,真实又模糊。

 

「还记得老韩吧?」难得今年一个人来扫墓的叶修蹲在苏沐秋墓前报告,「他儿子今年上幼儿园了。小家伙浓眉大眼,简直就是缩小版的韩文清,偏偏性子像他妈又软又爱哭。听说上学后常常哭得眼泪鼻涕糊一脸,可逗了!我每次看到老韩看儿子的表情,都会很庆幸他没傻傻吊在我这棵树上。不然,哪来现在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小屁孩?」

 

叶修笑着,下意识往怀里掏烟却只掏到一条葡萄味的炫迈和一张纸片。

 

「小孩子这种东西,偶尔玩玩别人家的就好。看我弟被他家的双胞胎女儿搞得团团转,还要提心吊胆地养一辈子,我怕自己未老先衰。」他拆了一片炫迈往嘴里丢,把纸片压在带来的那束天堂鸟底下。

 

「按照惯例给你留了VIP第一排。这是兴欣跟蓝雨合作的公益演唱会,帮那些偏乡的小孩子募款,让他们可以吃饭、读书。主策画就是小蓝。那孩子在国外跟老吴扯了证,回来也混得风生水起,现在是蓝雨的大人物了,瞧哥当年的眼光多好。」

 

叶修扬着下巴笑,随即又敛了笑容。

 

「人生没有后悔药,也不像拍戏,错了能NG重来,不确定可以拍五、六个版本挑着用。小蓝是个明白人,性子又倔,我觉得现在这样就行了。」

 

他光顾着说话,嫌嘴里的口香糖碍事,没嚼几口就吐出来找糖纸打包。看着不知何时被塞进外套口袋掉包的口香糖,又扬起淡笑。

 

「这个大眼啊……有时候真不知道脑袋里装了什么。讨厌烟味但又没叫我戒烟,变着方法塞喉糖啊口香糖的。明明以前是只比我还疯的夜猫,现在倒好,早睡早起还各种养生。最近还迷上佛经,一个月里有半个月在吃斋,整天烧檀香,熏得我整个人都快涅盘了。」

 

叶修低头嗅了嗅外套,觉得衣服上也带着那股若有似无的檀香。

 

「虽然也会吵吵架冷战几天,但事后说开就没事了。过日子嘛,也就这样了。没意外的话就这个人,不换了。年纪大,折腾不起了。」

 

蹲太久双脚有些发麻,叶修起身伸了个懒腰。

 

「净说我,你呢?在那边过得好吗?有人陪吗?如果有人陪,应该是个只比哥差一点的货色吧?没有也没关系,再等几年我就去陪你了,到时再一起唱歌吧!」

 

叶修望着墓碑上永远定格的笑容,「对了,沐橙的预产期就在五月底,说不定跟我一样是个双子座喔。」

 

前夜才下过雨的阴沉天空忽然落下绵绵细雨。

 

叶修突然笑出声,「至于吗你?别哭啊!妹妹都嫁人好几年了,现在哭不嫌晚?别担心,就算嫁了她还是你的好妹妹,时不时哥哥长、哥哥短,不会忘记你的。」

 

拍拍被雨淋得湿冷的墓碑,像当初拍肩安慰发现妹妹有人追求的傻哥哥,叶修寻思着还有什么没提到,灵光一闪。

 

「你留下的那些歌终于被我用完了。三十七张冠军单曲,也算是个交代吧?」

 

打从十八岁出道开始,叶修的每一张专辑都会有一首别人填词谱曲的歌。有时是文藻华丽的中国风,有时是硬派热血的摇滚乐,也不乏清新甜美的小情歌。风格多变,曲曲动听。无论是否主打,总是单曲榜上的冠军。

 

没人知道那个让叶修破例收录的秋木苏到底是何方神圣。许多人说那是叶修搞噱头的分身马甲,但熟悉他的业内人士跟死忠粉丝都认为不是。

 

关于这个问题,早年从不接受专访,极少主动在屏幕前露脸的叶修在复出后曾回答过一次。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歌写得很好。」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的娱记恨不得把麦克风堵进叶修嘴里追问,「后来呢?」

 

叶修的回答简白朴实:「后来他死了。」

 

在那之后,秋木苏成了叶粉心中不能说的秘密。

 

叶修伸出那只弹钢琴、刷吉他、拿麦克风,掳获成千上万歌迷的手摸了摸墓碑照片,白皙修长的指尖划过苏沐秋的眉眼、鼻梁,停在唇间。

 

「刚开始那阵子挺难熬的。每次唱情歌都冒出你的脸,然后就录不下去了。所以我前三张索性不收情歌,差点没气死陶哥。后来为了扛嘉世招牌开始陆陆续续接戏,我发现把自己放到虚拟角色里勉强能够去想象、揣摩,才渐渐有了唱情歌的心情。前两天在网上听了一首歌,觉得挺好的,免费唱给你听,要心怀感激地听啊。」

 

叶修弯腰,将两手环上墓碑两侧,像虚拥着不存在此处的对象。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my love

いつか誰かとまた戀に落ちても

(就算以后又跟谁陷入爱河)

I'll remember to love

You taught me how

You are always gonna be the one

今はまだ悲しいlove song

(现在仍唱着伤心的情歌)

新しい歌 歌えるまで

(直到我学会新的歌曲)」

 

一时兴起的叶修只靠记忆哼了一小段,在这短短几句的时间里,雨停了。

 

雨歇天霁,日光澄透。

 

叶修抬头看着云破日出的蓝天,「不错吧?我本来听完歌性大发,想写首类似的纪念一下,但想了三天还是放弃。初恋这种东西……既然是一辈子的,就放心里吧。」

 

叶修把额头抵上墓碑,像那些年里他常跟苏沐秋做的小动作。

 

踏过草坡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停下,叶修抬头望去,是同来扫墓分别行动的老板陈果。

 

叶修放手,起身向苏沐秋道别,「乖乖睡,改天再来看你啊。」

 

不知道是前几日为了写歌难得熬夜,还是扫墓淋到雨上车又吹了冷气,一年难得生几次病的叶修一回来就病了。

 

半夜四点,昏昏沉沉睡了好几天的叶修悠悠醒转。

 

才迷迷糊糊睁开眼,他就看见一个背影。

 

那人察觉身后的动静转过头,到角落的小茶几上倒了一杯水递过,开口问道:「头还疼吗?」

 

叶修先是道完谢,然后才回答:「……还好。」

 

叶修捧着水杯看那人为他忙进忙出的身影,慢慢地笑了。

 

听见笑声的男人转过身来,「怎么?」

 

叶修揉揉脸醒神,掀开被子起身抱住那个人。

 

「没事,就觉得……活着挺好的。」

 







 

END

 

--

 

歌词引用:崔健/一无所有

宇多田光/First Love

 

以下后记:

其实呢,这原本是个原著向的四段式大坑,

是我决定脱坑前一定要写的故事。

会突然拎出来写只是因为叶蓝坑卡稿想换换心情,一时又找不到顺眼的坑填,就借尸还魂了一把。

 

挑了应该很欢乐的贴吧体,是因为那阵子常在看剑三的八一八。

结果写一写还是觉得视角受限氛围不对,所以又加了0.5揉成了四不像

虽然又狗血又少女风,大眼那篇的萌度也不足……

但总之是努力写完了 (喂)

 

伞哥这篇倒是意外顺手。

跟折腾我半个月的大眼比起来,一个下午就搞定了。

边写边难过,果然官方才是最大手啊虫爹你个浑蛋QAQ

 

请相信他们在各自的平行宇宙都能得到幸福。

如果有人能因为这些故事感到开心或难过,那也是身为写手微小而确实的幸运。

 

谢谢。


评论(10)
热度(20)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