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7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苏沐秋啊……」

 

叶修摸着下巴做沉思状。

 

蓝河挂上电话,刻意挤开叶修在沙发上坐下,朝那女孩解释:「甭管他。我们都没听过这个人。妳呢?妳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我叫苏沐橙,之前跟我哥哥住在H区。」

 

「那挺远的啊。」蓝河说,「怎么会跑来这里?」

 

苏沐橙给了个一言难尽的笑容。

 

蓝河跟叶修对看一眼后从桌上撕了张便条,「这样吧。我们帮妳打听看看,妳把妳哥哥的资料、特征都写上去,越详细越好。」

 

苏沐橙抓着蓝河递过去的铅笔,咬唇看着那张白纸没有动作。

 

「怎么了?」叶修问。

 

「我……」苏沐橙低着头,「我不识字。」

 

叶修笑了,「正巧,我也不识字。但他识字,也会画画。说不定能帮妳哥画张素描。」

 

「妳别听他瞎说!」蓝河连忙打断,「要我画人像没办法,但帮妳代笔还可以。」

 

叶修戳戳蓝河的手臂,「画我不就画得挺好?」

 

「那是无聊打发时间。」蓝河回应完停了一秒,脸色大变,「你偷看我的画册?」

 

叶修耸肩,「打扫时不小心看到的。别说得我像变态一样。」

 

「你还不变态?」蓝河忍不住数落,「没工作就宅在家打游戏,只有买烟才会出门。整天下来只靠咖啡跟烟就能过,叫你吃饭还嫌我烦!又不爱洗澡,每次都得三催四请。」

 

叶修乖乖听了半天,举手发问:「这样就叫做变态吗?」

 

「呃……」蓝河认真想了想,「好像不算。」

 

「嘻嘻……」

 

苏沐橙的轻笑拉回两人的注意力。蓝河有点尴尬,「什么事那么好笑?」

 

苏沐橙收起笑容,但神情比之前放松许多。「就觉得……看着你们挺开心的。」

 

叶修跟着笑了,「我就说你哄小女生很有一套。」

 

蓝河斜眼看他,「我怎么一点都没有被称赞的感觉?」

 

叶修一脸无辜,两手一摊。

 

蓝河瞪了叶修一眼,转头看向苏沐橙,「说吧!妳哥的年龄啊、身高、长相什么的。我记下来。」

 

「我哥哥呀……」

 

看着说一句写一句忙起正事的两人,叶修很自觉地离席走到窗边,点起一根烟。

 

烟雾缓缓飘出半开的窗,消失在灰蒙蒙的雨幕中。

 

春雨连下两日,第三天终于放晴。

 

从二楼走下的苏沐橙站在最后一阶,发现睡在墙角的叶修抱着那把不离身的长刀抬头看向她。

 

锐利冰冷的杀气一闪而逝。

 

被吓得一抖的苏沐橙做了个深呼吸,踏下最后一阶,「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没有。」叶修揉揉脸调整表情,还没习惯家里有别人的气息。他先看向指着七点的挂钟,再看看苏沐橙手上拎的购物袋,「蓝河叫妳去买菜?」

 

苏沐橙澄清,「是我自己要去。他昨天说今天要去市场,但好像忙到很晚才睡。」

 

「他一个小时前才回来。」睡在一楼的叶修对出入动静再清楚不过,「妳让他睡醒再去不就得了?买菜是他的工作。」

 

「反正我也没事嘛。」

 

叶修起身打了个呵欠,「他有拿钱给妳?」

 

「有。」苏沐橙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他给我画了去市场的地图还写了清单。」

 

「写?」

 

苏沐橙笑得柔软,「他在旁边画了图给我。」

 

叶修凑上前,朝苏沐橙挑眉一笑,「就说他挺会画画的吧?」

 

「是呀。人也很好。」   

 

叶修点头,勾起的笑容有几分自豪。

 

「妳等我一下,我去穿件衣服。」

 

「你也要出门?」

 

叶修走到衣橱前,随手抓出一件衬衫跟一条牛仔裤,边换边回答:「烟没了。顺路。」

 

苏沐橙看见叶修放在桌上的烟盒,敞开的盒盖露出里头还有一半的烟。

 

「……谢谢。」

 

叶修没再回答,带着宝贝长刀顺手揉揉她的长发,先一步去开门。

 

蓝河开的采买清单足足有半个月的份,幸亏叶修跟去,不然苏沐橙一个十来岁的柔弱小女生真的提不动。

 

黄昏种的体能优势在此时展露。只见叶修一人拎着四大袋蔬果鲜肉和家用杂货往回走,跟两手空空的苏沐橙速度一致。

 

「我也提一点吧?」

 

提着空袋子出门的苏沐橙,如今连袋子都被叶修抢走了。

 

「良心不安啊?」

 

借住几天下来已经习惯叶修这种没个正经的说话方式,苏沐橙只能点头。

 

「妳哥会让妳提重物吗?」

 

「很少。」

 

「那不就结了?」

 

叶修打发了想帮忙的小女生继续走,看到站在路边抽烟的路人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苏沐橙跟着停下脚步,「怎么了?」

 

叶修叹气,「我忘了买烟。」

 

「你真的要买烟?」

 

叶修无奈回望,「我不是说了?」

 

苏沐橙回忆早上看到的情况,「不是还有半盒?」

 

「撑不到晚上。」叶修环视周遭,在一家面包店前放下提袋,「妳在这里等我别乱跑,我去去就回。」

 

苏沐橙尝试着提起那几袋重物,「我可以自己回去。」

 

「然后害我被骂虐待儿童吗?」

 

苏沐橙抗议,「我不是小孩子。」

 

「乖。」叶修刻意摸摸她的头,「在这里等大哥哥回来啊。」

 

语毕,叶修进店里跟老板娘打了声招呼,走出店门直接闪进暗巷,抄小路前往香烟店。

 

叶修前脚刚走,面包店的老板娘后脚就拿着一块刚烤好的苹果派走出来。

 

「来,这个请妳吃。」

 

苏沐橙受宠若惊连忙摇手,「不用了,我不会饿。」

 

热情的大婶硬是将装着苹果派的小纸盒塞进苏沐橙手心,「他们平常也帮了我很多忙,一块点心不算什么,妳就拿着吧!会不会累?要不要到店里等?」

 

盛情难却之下,苏沐橙只好接受那块香气四溢的甜点,「没关系,我在这里等就好了。」

 

大婶圆墩墩的脸挂着亲切笑容,「那好,有什么事要帮忙就进来找我啊。炉子里还烤着蛋塔,我先去忙啦!」

 

「谢谢老板娘。」

 

从出生地一路流浪至此,唯一的血亲又离奇失踪,彷徨无助的苏沐橙拿着那块热腾腾的甜点,连心口也被陌生人的善意烘得暖洋洋。

 

她拿着那块点心舍不得吃,望着过往行人发呆,直到在人群中看到一个身影。

 

「哥哥!」

 

苏沐橙抛下叶修的叮咛和手里的苹果派,追了过去。

 

 

 






TBC.

 

评论(8)
热度(12)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