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8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一路追逐兄长的背影,苏沐橙跑了十几分钟追到一处窄巷。

 

前方无路。

 

或许是在哪个转弯处追丢了吧?

 

气喘吁吁的苏沐橙环顾四周,斑驳砖墙上满是不堪入目的喷漆涂鸦,角落有用过的安全套和针筒,不远处是倒地的酒瓶跟烟蒂。

 

她转身要离开,一旁建筑物的后门在此时缓缓开启。

 

穿着花衬衫梳着油头的男人搂着几个衣着暴露的女子走出,在看见苏沐橙时眼睛一亮。

 

「嘿嘿……这不是前几天逃走的小白兔吗?居然自己送上门了?」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忘恩负义的小婊子?」

 

怪笑两声算是回答手下的问题,陈夜辉朝身后做了个手势,手下连忙上前点烟。

 

他装模作样地吐出一个烟圈,「怎么?那个吃软饭的蓝河,今天不出来救妳吗?」

 

苏沐橙瞪向他,「不准你乱说!」

 

「乱说?」陈夜辉哈哈大笑,「蓝河是个三流男妓这种事,第十区的人都知道!妳随便去找个路人问,看看到底是谁乱说!」

 

苏沐橙不是没看过蓝河那些沾上唇印的衬衫或不经意露出的吻痕,也曾疑惑既然从事便利屋的工作,为何他常常半夜出门又忙到清晨才回家。但既然蓝河没提,她也就不问。

 

「不会吧?他没告诉妳?」陈夜辉观察苏沐橙的表情,自行得到答案,「也是。要是我靠着舔女人脚趾头维生,我也不敢讲。对吧?」

 

一点都不好笑的发言得到旁人捧场的嘻笑。

 

「其实呢……」陈夜辉色瞇瞇的视线放肆地打量苏沐橙,「我觉得男人的钱好赚多了。妳只要穿少一点,叫得骚一点,哪个男人不捧着大把钞票跪在妳的裙底下?」他狠狠揉捏女伴半裸的胸部,「就像这样。」

 

「啊嗯……讨厌啦!」

 

女子的娇嗔让陈夜辉满意地点头,赏了一个吻。

 

苏沐橙偏过头去,不愿去看。

 

可供逃生的方向早就被那些手下堵死,陈夜辉的挑衅言词越来越下流,步步进逼,退无可退的苏沐橙只能退到墙角。

 

陈夜辉的目光停在苏沐橙的胸口,「胸部小没关系,揉久就会变大了。不懂的话……嘿嘿,叔叔不介意教妳喔?」

 

他歹笑着伸出狼爪,苏沐橙急中生智立刻蹲下,听到一声惨叫在头顶爆开。

 

「啊啊啊──」

 

众人一阵眼花,回过神后,自家老大甩着喷血的手掌惨叫,被削落的四根指头在地上滚来滚去。好几个同伴倒地哀嚎,原本被堵在墙角的少女离奇失踪。

 

逆光的巷口凭空出现一道身影,那人一手拿着染血长刀,一手揽着方才被团团包围的苏沐橙。

 

「我很介意。」那人慢吞吞地说着。

 

小混混们如梦初醒,纷纷掏枪对准英雄救美的青年。

 

那人把苏沐橙护到身后,对着好几把可能随时击发的枪枝,嘴里还悠闲地劝道:「有话好说,别动刀动枪嘛。」

 

「先动手的是你吧?」

 

「你知不知道我们老大是谁?」

 

「敢在嘉世地盘上动手,不想活了吗?」

 

对众人的怒吼置若罔闻,他问苏沐橙:「没受伤吧?」

 

苏沐橙摇头,紧抓着来人的衣角不放。

 

拍拍那只颤抖的小手,那人哄道:「先到旁边等我,衣服弄脏会被少爷骂的。」

 

「你这小子到底有多看不起人啊?」

 

「兄弟们!给他点颜色瞧瞧!」

 

被彻底无视的帮派分子嚷着要一拥而上,却被自家老大阻止。

 

「慢着!」

 

越看那把长刀越觉得眼熟,陈夜辉的汗珠缓缓从额间滑下,「你是那个……叶秋?」

 

「逼逼──只对一半。」那人纠正,「我现在叫叶修。」

 

带出场的酒女早就跑得不见踪影,剩余没被撂倒的手下里,有人帮陈夜辉包扎止血,有人趴在地上捡那几根断指,有人掏出手机求援,还有人边颤抖边将枪口对准那个数年前威名横扫第十区的斗神。

 

叶修点头,指向等在一旁的苏沐橙说:「这家伙是我的人,懂?」

 

「懂懂懂!」陈夜辉点头如捣蒜,「叶哥要的女人,小的当然不敢去碰。只是……」

 

「说。」

 

「只是她当初在我们店里白吃白住了一个礼拜,说好要工作还钱却连夜逃跑,这损失要是陶哥问起……」

 

苏沐橙扯了扯叶修的衣角,「我答应会工作还钱,但我不知道那是、那是……」

 

拍拍苏沐橙的头安抚他,叶修说:「要请款去47号找蓝河,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动她,不然……」他朝陈夜辉扯了扯嘴角,笑意却没透进眼底,「两只手都不能用的话,很不方便喔。」

 

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惊吓过度,脸色惨白的陈夜辉只能屈辱地咬牙答应。

 

收到保证的叶修这才甩了甩染血的长刀,归刀入鞘。

 

苏沐橙在走出死巷时,忍不住回头一看,只看到陈夜辉摀着指头被斩断的右手站在原处,那双燃着怒火的眼睛在昏暗巷内格外分明。

 

走到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上,叶修放开她的手。

 

「叶修……」

 

「嗯?」

 

「我可以再牵着你吗?」不知为什么,她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跟兄长很类似的安心气息。

 

「看情况。」

 

苏沐橙不解,「什么意思?」

 

叶修停下脚步看向苏沐橙,「妳先告诉我,为什么没在面包店等?」

 

「因为……我看到了……」

 

「喂!」

 

抱着话说到一半就瘫软在地,怎么都叫不醒的苏沐橙,叶修只能在引来更多围观群众之前,认命背起昏迷的少女。

 

「……我有预感,今天一定会被少爷骂。」









TBC.


评论
热度(13)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