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12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可以先去看我哥哥,之后再说吗?」

 

张佳乐没有让步,「尸体不会长脚跑掉,但我不能把它交给来路不明的人。妳有任何身分证件能证明妳是家属吗?」

 

苏沐橙咬着唇,默不作声。

 

「照片或信件?」

 

苏沐橙还是没说话。

 

看不过苏沐橙一直被逼问,蓝河出声道:「不管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妳说出来,我们会想办法帮妳。」

 

话说到这地步,原本不愿多提的苏沐橙只好一五一十据实以告。

 

她跟苏沐秋确实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在同一间育幼院长大,跟着院长的姓氏。数年前,育幼院暗夜起火,机灵的苏沐秋带着她逃出火场,捡回一命。

 

火灾过后,育幼院付之一炬,院长与五名职员葬身火窟。当地建商出示院长生前签字的土地买卖契约,宣称土地已被收购,造成数十名院生无家可归。

 

「育幼院没帮我们办身分证,以前有过几张照片全被火烧了。如果警官你真的要查,可以查H区一家叫做JS的育幼院,应该会有我们的名字。」

 

张佳乐顺手记下。

 

既然开了头,苏沐橙索性把一切都交代清楚。

 

劫后余生的两人只能相依为命。他们碰到跟蓝河、叶修当年一样的困境:没钱也没药。

 

苏沐秋的手特别巧,以前在院里就常做些小玩具自娱娱人,苏沐橙也是因为这样才跟身为黄昏种的他特别亲近。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要在H区这种黄昏种是少数的地方讨生活格外不容易,也不知道苏沐秋是透过什么管道接了什么活,总算弄到一笔钱买药租屋,找到一处勉强能遮风避雨的地方。

 

苏沐橙回忆道:「哥哥有一间工作室,他常在里头捣鼓到三更半夜,忙起来几天没睡觉也是有的。」

 

「他在里头做什么?」张佳乐问。

 

苏沐橙摇头,「我不知道。他说那些东西很危险,平常不用时都上了锁,不准我去碰。他就靠那些危险的东西赚钱,应付我们的生活开销。」

 

叶修跟蓝河对看一眼,心里浮现几种答案。

 

「失踪那天下午,他跟往常一样出门交货,但我等到天黑都没等到他回来。」苏沐橙想起那一日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出门到处找他,有人看到他被拉上一辆黑色面包车,他挣扎了好一阵子,但是没人敢上去救他……」

 

张佳乐皱眉,「知道那些人的来历吗?」

 

「不清楚。只听说看起来很不好惹,隐约听到他们提到『第十区的生意』之类的。」

 

「所以妳就一个人跨过半个大陆找来第十区?」蓝河问。

 

「我卖了哥哥说要等我结婚时戴的宝石戒指,筹了旅费。原本以为可以在这里找到他,可是……」苏沐橙的眼神暗了下去。

 

叶修只能揉揉她的头安慰。

 

其实他跟蓝河不是没怀疑过她的来历,但既然当初选择暂时收留她,感性的信赖成分就压过理性,甚至连口口声声是兄妹,苏沐橙却是个普通人这种一眼就发现的矛盾点都忽略。

 

「看来不是单纯意外。」张佳乐咬着指甲,那是他想事情时的小动作。他对苏沐橙承诺,「妳放心,这件事我们会追查到底,给妳一个交代。」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蓝河提议,「总之,我们先去一趟医院吧。趁着天还没黑,先把妳哥接回去。」

 

张佳乐再度拿起话筒要通知医院,防盗门在此时缓缓开启。

 

大步流星走进门的男人浓眉大眼,宽肩长腿满身精实的肌肉,自带宵小闻风丧胆的威吓气场。

 

握着话筒的张佳乐招呼了一声:「老大。」

 

被称作老大的韩文清点点头,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人,目光扫过叶修时下意识皱了皱眉,叶修刻意勾起笑容,笑得挑衅。

 

韩文清的脸色有点黑,连嗓音都低沉许多,「什么事?」

 

张佳乐把话筒挂回去,「这小妞是那具黄昏种无名尸的家属,我现在正要打电话给区立医院。」

 

「不用了。」韩文清摆手。

 

「啊?」

 

「尸体不见了。」

 

「韩警官,发生什么事?」

 

面对蓝河的提问,韩文清按了按眉心。「我刚才接到通知,区立医院涉及尸体买卖。」

 

「……还真的长脚跑了。」叶修嘀咕。

 

张佳乐瞪了叶修一眼,「就说看到你就没好事!乌鸦嘴!」

 

叶修莫名其妙,「这也能怪我?」

 

「不怪你怪谁?你根本是扫把星吧?」

 

「身为人民保母,你对善良老百姓那么不友善,我要向你的上级投诉。」

 

「善良老百姓?」张佳乐东张西望,「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没理会自家保镳跟警察大人的幼稚拌嘴,蓝河赶紧追问:「有线索没有?」

 

「已经锁定几个方向,很快能有进展。」

 

韩文清淡淡扫了一眼跟叶修越吵越起劲的张佳乐,后者赶紧闭嘴,绷紧神经。被自家少爷赏了一记拐子的叶修也自觉地闭上嘴巴。

 

眼看着好不容易能见面又横生枝节,分不清究竟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苏沐橙垂着头,静静站在一旁。

 

开会开到一半就接到这坏消息,急忙指挥调度连咖啡都来不及喝一口的韩文清忙到一个段落才下楼来补公文签呈,他注意到角落的苏沐橙,朝她点头致意,「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苏沐橙抬头,漂亮的大眼睛里面没有脆弱的泪水。

 

「我哥哥就拜托你们了。请把他找回来,我想……」她试图挤出礼貌的微笑,「带他回家。」

 








TBC.


评论
热度(13)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