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18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两天后,苏沐橙的报告出炉。

 

叶修跟蓝河正商量是要两人带她去看报告,还是一人留下陪她,一人先去看报告,电话忽然响了。

 

「……真的?」蓝河握着话筒,虽然是好消息却不敢相信。

 

「不信的话可以换一家。她是普通人,能去区立医院检查。」电话那头的安文逸就事论事,一点被质疑的火气也无。

 

蓝河急忙摇头,「不不不,谢谢你特地通知啊小安,也帮我问候张医生一声。」

 

挂上电话,蓝河跟拿着杯子的叶修对看一眼。

 

「没事?」叶修问。

 

蓝河答:「没事。」

 

叶修点点头,安心地把牛奶一口气灌了半杯。

 

杯子刚放上桌,苏沐橙端着自己的早餐从厨房走出来。

 

她看着桌上扣除叶修的牛奶少了半杯,其余都完好如初的模样。「怎么都没吃?不合胃口吗?」

 

刚出炉的烤土司抹着厚厚的蒜蓉香草酱,旁边是软嫩的炒蛋、酥脆的培根还有带着水珠的新鲜西红柿跟生菜──这样的组合放在哪家餐桌上都不至于被嫌弃。

 

蓝河捏起香气四溢的烤土司咬了一口,「很好吃啊!土司外酥内软,抹酱蒜香十足,沐橙妳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苏沐橙被蓝河的夸张逗笑,「土司是烤箱烤的,抹酱是面包店买的,哪里需要手艺呀?」

 

叶修若无其事地顺走蓝河盘子里的一条培根,「他只是在等妳。没有美女作陪,食不下咽。」

 

对于这种不该吐槽又忍不住想吐槽的指控,蓝河选择转移话题。他举着叉子直接把叶修盘子上的三条培根没收:「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偷鸡摸狗!」

 

「我偷的明明是培根。」叶修拿叉子把被绑架的肉票赎回来,「不,既然你有看到,那就不算偷,顶多是抢。」

 

「嘿!你抢劫还有理了?」蓝河看着被叉子刺来刺去满是小洞的培根万分心痛,但还是选择把那三条熏肉叉回自己盘里。

 

「我抢你一条,你抢我三条,谁比较理亏?」叶修举着叉子,颇有要把银叉当西洋剑使的气势。

 

苏沐橙看着两个大男人为了几条培根几乎要大打出手,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冰箱还有,我这就去煎。你们别吵了。」

 

「不用!我就要吃他的!」蓝河跟叶修异口同声。

 

起身的苏沐橙只好再坐回位子上,拎起叉子和餐刀,把白瓷盘里的三条培根对切,给对面两人一人分一半。

 

在他们拒绝前,苏沐橙先行开口:「太油了,我怕胖。」

 

「那多吃点炒蛋。」叶修把盘里的炒蛋都拨给苏沐橙。

 

慢了一步的蓝河也跟着拿起盘子,把蔬菜让给苏沐橙。「也多吃点菜,女孩子多吃蔬菜才会漂亮。」

 

「谢谢。」苏沐橙笑瞇了眼,「那……我们可以吃早餐了吗?」

 

「吃吃吃,快吃吧!」

 

刻意吵吵闹闹的早餐时光随着桌上食物逐渐清空,迈进尾声。

 

心里有数的苏沐橙眼看两人吃得差不多,喝净杯中最后一口牛奶,鼓起勇气提问:「我刚刚好像有听到电话声?」

 

蓝河脸上的笑容一如往昔地温和,「差点忘了跟妳说。那是小安打电话来,说妳的体检数值全数合格,是个健康宝宝。恭喜!」

 

苏沐橙看着表情诚恳的蓝河,又看着啃土司没说话的叶修,「我的身体真的……没问题?」

 

其实她也觉得打从来到第十区,身心状况就不太好。毕竟在那之前,梦游或幻觉之类的事情从没发生过。但既然医生的检查报告都这么说了……

 

叶修舐净指尖最后一点面包屑,安抚苏沐橙:「张新杰说没事就没事。妳不信任我们,起码不能怀疑他。」

 

苏沐橙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蓝河也出声打圆场,「发生那么多事,是个人都会有适应不良的状况。何况妳年纪那么小?别给自己太多压力。我们都会陪着妳,把事情处理好。嗯?」

 

「……好,谢谢。」

 

千言万语,最后能出口的依旧是一句感谢。

 

「客气什么?妳也帮了我们很多忙。」蓝河指向被扫光的餐盘,「我们以前可吃不到这么热呼呼、香喷喷的早餐。」

 

「是啊。」叶修附和,「只有冷冰冰的牛奶跟隔夜的面包。」

 

蓝河瞪了自家保镳一眼,「是谁猫舌头喝不了热牛奶?怎么说得像我虐待你。」

 

叶修理直气壮,「喝不了热牛奶,你可以弄温牛奶。」

 

蓝河挑眉,冷冷一笑,「本少爷欠你的?」

 

眼看两个小学生又要吵起来,苏沐橙赶紧举手提问:「那个……」

 

「什么事?」

 

苏沐橙看着不约而同转过来的两人,「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报告呀?」

 

接电话的蓝河说:「小安他打电话来是先让我们安心,说要看报告随时都行。」

 

苏沐橙看了一眼窗外,是个雨季里难得阳光普照的好天气。「我下午洗完衣服能去诊所一趟吗?我认得路。」

 

蓝河擦了擦嘴,放下餐巾对苏沐橙说:「衣服放着晚点洗也不要紧,晒不干还有干衣机。正好我们下午有事要出门,一起吧!」

 

下午的行程就此定案。

 

收拾完餐桌,猜拳猜输的叶保镳被踢去洗碗,蓝少爷带着苏沐橙上市场买菜去了。

 

吃过中饭,蓝河、叶修带着苏沐橙出门。他们先绕去张新杰的诊所拿报告,听他巨细靡遗地介绍各数值代表的意义后,带着那些术语跟数字全糊成土豆泥的脑袋转往下一站。

 

弯弯拐拐在同一块街区绕了大半天后,蓝河一行人停在一家又脏又破的二手书店前。

 

从不知道多久没擦过,雾蒙蒙的玻璃门往里头看,各种教科书、系列小说、大部头的硬皮书密密麻麻挤在架上,塞不进书架的干脆从地板一路堆到天花板。开数太大的过期杂志、旧报纸直接扔门口,十本、二十本捆做一迭,秤斤论两卖。

 

按理说,书店的文艺气质应该特别浓厚,偏偏这家店怎么看都透着股不正经的猥琐气息,尤其是它的招牌。

 

招牌是一块皱巴巴的布招,用喷漆写了一串没人看得懂的鬼画符。店老板曾得意洋洋地吹嘘那是古代精灵语的祝福祷言,但蓝河扫了一眼就说那只是草写的某个英文单字,而且拼字还拼错了。

 

老板懂不懂古代精灵语不重要,重要的是叶修无条件相信他家少爷,从此对那人的文化素养打上大大的问号。

 

事实上,老板没文化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这店铺只是个幌子。

 

蓝河推开一如既往脏兮兮的玻璃门,率先走进店里。

 

柜台用半人高的旧书架拼凑成型,里面坐着一个满头金发,穿了七、八个耳环的年轻人。他捧着一本篮球漫画看得聚精会神,连客人进门都不知道招呼。

 

蓝河屈指敲了敲柜台,「买东西。」

 

大概是看到紧张刺激的决战时刻,金发青年两眼紧盯漫画,心不在焉地问:「买啥?」

 

「死亡之手。」

 

听起来不像书名。站在门边的苏沐橙看了叶修一眼,他朝蓝河的方向抬抬下巴,示意她保持安静继续看戏。

 

青年的姿势没变,语调却稍有变化,「喔……用啥买?」

 

蓝河微微一笑,「用一千八百万买。」

 

苏沐橙睁大眼睛,下意识摀住嘴巴。

 

「你有钱?」青年边问边翻了一页。

 

「没有。用换的行吗?」

 

「咋换?」

 

「这个嘛……」蓝河故作苦恼状,「不如,我用术愿之心跟红袍杖换?」

 

交谈至此,店员总算愿意抬头关注一下上门的客人。

 

如果不看刺眼的金发跟夸张的环饰,那是张相当帅气的俊脸。

 

帅店员的审视目光从眼前的蓝河移到门旁的叶修,再换到矮他一个头的苏沐橙身上,自顾自地点点头后,拎起转盘式电话拨了几圈嚷道:「老板!戴眼罩的跟带长刀的又来啦!还带了个长头发的小妹妹。……啊?来干嘛?」他把话筒搁在桌上,问蓝河:「你们来干嘛?」

 

每次来都要配合老板的恶趣味演这一出,偏偏又碰上这个无厘头店员,蓝河只能叹息。一旁的叶修耐性用尽,上前拿过电话,对着话筒半真半假地吼着:「当然是跟你做生意,不然是来买书的吗?少废话,快开门!」

 

喀拉拉的声响在叶修挂上电话后响起,苏沐橙沿着声音看去,屋子最里头有一排书柜不知何时消失不见,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入口。

 

 

 

 

 

 



TBC.


评论
热度(16)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