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23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叶修想了想,「地方是他挑的,起头的也是他,真出事的话他也脱不了关系,应该不至于。」

 

「是吗?但我怎么老觉得哪边不对劲,心里直发毛。」

 

叶修拍拍他,「别一个人穷紧张,直接去问吧。」

 

「问谁?」要是他们有嘉世的人可问,用得着像追着尾巴的笨狗转圈圈吗?

 

「我刚才看到小邱了。」

 

「小邱?……邱非?」蓝河眼睛一亮,「他回来了?」

 

「大概是被调回来帮忙吧。毕竟今天这场子是要多点自己人看着。」

 

「是啊。自家外甥,不能更自己人了。」蓝河阴阳怪气地道。

 

对于叶修当年立下汗马功劳,却始终得不到陶轩推心置腹的信任,蓝河的心里总是有怨,为叶修抱不平。

 

叶修捏了捏蓝河气鼓鼓的脸颊,「你今天怎么回事?吃周泽楷的醋就算了,小邱只是个孩子,放过他吧。」

 

蓝河一掌拍掉他的爪子,「我是在气陶轩!才没跟你徒弟吃醋!」

 

叶修耸肩,「我也没教他什么。」

 

「近身搏击、械斗、射击、野外求生、追踪与反追踪……」蓝河扳着指头数,「如果这些都没什么,我也不知道别人能教什么了。」

 

叶修有些无奈,「我当年不过就说了你一句『少爷细皮嫩肉的,练好枪法自保就行。』用得着记恨那么多年吗?」

 

蓝河一愣,「你不说我还忘了!」

 

眼看着蓝河就要炸毛,叶修赶紧把人拉进怀里顺毛,「好好好,咱们先去找小邱把正事办了,结束再来算旧帐行吗?」

 

蓝河放任自己享受了十几秒怀柔手段,随即挣开叶修,大步流星地推开安全门办正事去了。

 

回到宴会厅的途中,两人跟一个扛着酒醉宾客的服务生擦身而过。

 

「才开始没多久就喝挂了,这酒量……」蓝河调侃的话说到一半,发现叶修停下脚步,脸色不对。

 

「……邱非?」

 

距离不远的服务生顿住脚步一抖,随即加快速度拖着人往电梯的方向奔去。

 

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明显有鬼,叶修正想跟蓝河交代一声追上去,就听到枪声从宴会厅里传出。

 

「出事了!」

 

叶修在走廊随便抓过一个嘉世手下,交代邱非的清况跟去向后,跟蓝河赶回去。

 

枪声混着尖叫与哀号响个不停,上百人闹哄哄地推挤踩踏,争先恐后要从窄门逃出。

 

在此混乱时刻,逆着人流往里头冲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边!」

 

准备周全的蓝河早把酒店平面图记在脑中,拉了叶修的手绕向另一侧,从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进入会场。

 

几分钟前金碧辉煌,热闹非凡的十三楼宴会厅,如今变成人间炼狱。

 

刺鼻的催泪瓦斯混着浓重的血腥气,灰蒙蒙的视野里,名贵的古董摆饰与庆祝装饰被推倒踩烂,桌椅东倒西歪,分不清是死是活的人们倒了一地。

 

白衣歹徒握着杀伤力惊人的突击步枪,随便一扫,倾泻的子弹就扬起一片血幕。有人哀嚎着倒下,旁边的人赶紧补上空缺,就怕被护在中间的首领或雇主掉了一根头发。

 

哒哒的枪响仍持续着,目测约二十名歹徒像追赶羊群的恶狼追逐着四、五团幸存的宾客,有意识地将他们越赶越集中,离逃生的门口越来越远。

 

「分散!找空隙冲出去!」

 

「要冲你当肉垫先冲啊!」

 

精挑细选的保镳里不乏身手矫健的黄昏种,但对上这群不怕痛更不怕死的白衣人,反击与抵抗的下场也只是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钱!你们要钱吗?我给!只要饶我一命,要多少给多少!」

 

「我我我、我也是!快住──啊──」

 

那群外来者全身上下都裹得紧实,戴着防毒面罩,全程没人说话只靠手势沟通,直接用子弹宣布他们不接受贿络。

 

靠着地形掩护,专挑视线死角混进来的叶修和蓝河一路收集武器和可用素材,此时正贴在一尊大理石雕像之后观察情况。

 

AK47、M16、AMR2、M14、G3、FAL……看着敌方齐全的装备,叶修以为自己是来到轮回的军火展售会场。

 

他发现幸存者里有跟嘉世敌对的黑道组织,但也有交情良好往来频繁的富商与政要,并不像蓝河猜测,像是陶轩利用机会一网打尽的恶毒计划。

 

叶修下意识要去摸腰间,才想起这回因为长刀太显眼不适合伪装,只带了一把军用短刀出门。他跟掏出手机却无奈摇头的蓝河对看一眼。

 

对外通讯被封锁,显然这点也在对方的计算之内。叶修决定叫蓝河先离开,把情况告诉在外待命的张佳乐他们。

 

「那你呢?」蓝河压低声音。

 

叶修在枪林弹雨的背景音中缓缓靠近蓝河,伸手揽上他的腰。

 

蓝河以为这人居然到这时候还有心情吃豆腐正想大骂,叶修抽走蓝河腰间那把他亲手改造的沙漠之鹰,温热的气息擦过脸颊落在耳畔。「借一下。」

 

蓝河愣了愣,一边唾弃胡思乱想的自己,一边抽空看向已经被集中到舞台区的幸存者们,「你有什么办法?」

 

叶修看着蓝河不由自主泛红的耳朵,遗憾没法多调戏几句。「你没发现少了谁?」

 

蓝河正想再探头,被叶修一把捞回去。「再看就露馅了。快走吧。」

 

知道里头的情况必须有人传出去,蓝河握紧身上备用的Glock,把沙漠之鹰的弹匣交给叶修,神情郑重地交代:「等我回来!」

 

此时此刻,叶修忽然很想拿下蓝河的墨镜,亲吻那只受伤的眼睛。

 








TBC.


评论
热度(18)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