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24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叶修压抑不合时宜的冲动点头,随即转身朝舞台区的悬吊布幕开枪,冲往已经看好的下一个隐蔽点。

 

落下的布幕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与此同时,蓝河顺着进门路线朝反方向撤退。

 

「谁?是谁在那里?是不是来救我们的?」

 

「一定是上帝听到我虔诚的祈祷!哈里路亚!」

 

围坐在一起等死的群众齐齐仰望从天而降的金色布幕,像看见救赎的圣光。

 

人们的大呼小叫还留着余音,砰、砰、砰三声间隔规律的爆裂声响起。

 

原本张牙舞爪的白衣歹徒被接连爆头,腥红混着乳白的液体绽放在防护装上,像一丛丛开错季节的玫瑰。

 

也在待援行列的轮回副座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看向那个一闪即逝的身影消失处。

 

「跟我走!快!」

 

趁着布幕与狙击枪带来的混乱,江波涛带着被俘群众突围。有些跑得太慢或不听劝告逃往别处的,都被回过神的歹徒轰成血淋淋的蜂窝。

 

躲在餐桌后的叶修看到江波涛连滚带爬,差点摔在地上时伸手扶了一把。「你受伤了?」

 

江波涛苦笑着按住血流不止的大腿,「还好,只是中了一枪。」

 

叶修扯下领带帮他暂时包扎,直接问:「你们有什么计划?」

 

能让无法连续射击的巴雷特狙击枪表现出近乎三连击的精准效果,除有「枪王」之称的周泽楷外不作第二人想。

 

江波涛摇头,「我们没有计划。他应该是趁着前辈你发难时,临时配合的。」

 

看来只能自立自强。叶修看了一眼跟在江波涛身后还活着的三十来人,「还能打的拿着武器跟我走,剩下的先待在原地。」

 

拜那三记爆头所赐,就算知道这方向躲了人,歹徒应该暂时不敢妄动。

 

看着地上的桌巾摊着几把不知何时搜集的枪枝和十来个简易的酒瓶炸弹,算是听着斗神传说长大的江波涛期待地问:「前辈有什么计划?」

 

叶修挑了挑眉,「把他们往死里打,算吗?」

 

江波涛只能继续苦笑。

 

「看到后面那座拱门没有?绕过去,背后就是员工通道,有机会的话就往那里逃。」

 

总算听到好消息的江波涛点头,「知道了。前辈小心。」

 

特地挑高的十三楼宴会厅上头有一条室内走廊,提供宾客休息和观察舞池情况,估计周泽楷正躲在某个角落准备再展神威。歹徒们当然不傻,分了一部分人力上楼搜查。

 

叶修带着临时组成的杂牌军,靠着当年研究的巷战技巧,利用每一分可利用的地形障碍,又是冷枪偷袭又是炸弹攻击,成功又废掉几个。

 

对抗时间越久,叶修越觉得纳闷。这群人不像受过专业训练的一块铁板,更像各立为王的一盘散沙。不怕死、不怕痛,靠着过人的战斗本能生存,就像黄昏种……而且是已经失控的那种。

 

对峙仍在持续,剩下不到十个敌手也被其余伙伴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拖延,紧要关头还有来自迟迟没露面的枪王帮忙。

 

歼灭人数累计到第十二人时,叶修对上全场唯一一个没带步枪的敌手。

 

叶修身上两处被子弹划过的伤口和小腿上的一枪,全拜这人所赐。

 

不同于靠着步枪武力压制,那人的枪法神准,好几次叶修刚藏好身形,子弹就已经追到。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人居然跟周泽楷一样,是个左右开弓用双枪的狠角色。

 

不幸中的大幸是对方跟他的子弹都已用尽。叶修换上军用短刀,打算跟这个一直保持距离的对手来一次近距离接触。

 

在叶修的努力下,对方身上也挂了彩。暗红血迹凝结在雪白防护服上格外醒目。

 

「还不错嘛!有没有兴趣当同事啊?」

 

叶修刻意引导对方说话,但那人依旧沉默,在拳打脚踢的过程里准确架住砍向脖子的军刀,只发出冷钢刀刃和M9枪管交击的金属声。

 

电光石火间,对方左手持枪砸上叶修的头,被他及时蹲低再后翻躲了过去。

 

拉开距离后,两人兀自喘息。

 

敌人戴着防毒面罩看不见神情,但低头审视枪管的动作以及随后更加激烈的攻势让叶修产生一个猜想:因为枪管被砍伤生气了?

 

看着那个把双枪耍得像双斧般滴水不漏的对手,叶修突然福至心灵喊了一声:「苏沐秋?」

 

那人奇迹似地停下动作,叶修没料到居然真的蒙中,正想着要怎么再接再厉就听到身后有人大吼:「叶修!后面!」

 

不管身后是刀是枪,下意识要往前一滚的叶修看着还站在原地,疑似苏沐秋的敌手迟疑一秒,随后被人狠狠扑倒。

 

子弹出膛后的风声与打中身体没入肌肉的闷响,叶修早就听惯了。他一边提防眼前那人,一边翻身,确定刚才那声呼唤不是幻听。

 

「……蓝、河?」

 

应该去搬救兵的小少爷为什么会重回战场?脱下西装外套只剩白衬衫的背又为什么会血肉模糊?

 

叶修盯着从背后射入的弹孔,头一回发现自己反应迟钝,难以思考。

 

时光的流速变得缓慢,砰砰砰的三声枪响无限循环。

 

叶修瞪着蓝河努力开阖的唇,低头想听清他的话,看到鲜血哗啦啦地涌出,只得摀住蓝河的嘴巴。争先恐后的血流冲破叶修根本不敢用力摀紧的手掌,滑过下巴,溅上雪白的衣襟。

 

叶修脱下外套裹住因为大量失血开始发抖的蓝河,「别说话,我带你去医院。」

 

疼痛的汗水随着泪水涌出蓝河的眼眶,叶修伸手去抹,却把手上的血迹一同抹上。

 

要赶快止血、要尽速送医……跟死神抢命这种事耽误不得,但叶修不敢再看蓝河脸上的血,只能机械式地抬头。

 

蓝河带来的警力以极快的速度和重火力压制残余势力,掌控局面。清理完上层敌人的周泽楷也在此时跳下来,无声接过对付苏沐秋嫌疑者的任务。

 

不远处,站着一个即使被警察控制行动仍大呼小叫的男人──陈夜辉。

 








TBC.


评论(2)
热度(12)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