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27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警方那头水深火热,黑道世界也不得安宁。

 

扣除没参加应酬逃过一劫的微草和伤亡意外轻微的主办嘉世,全由普通人组成的轮回伤亡最惨烈,出席的十五人中,九死六伤。

 

原本三强鼎立的局面在天亮以后,俨然成为嘉世一家独大的情况。

 

最大得利者总有最大的嫌疑。

 

为此,嘉世本部几乎被警方翻箱倒柜查个掉底。偏偏陶轩像是有备而来,各项资料准备得堪称滴水不漏毫无破绽。

 

轮回还在休养生息,暂时无力讨债;巡守队方面倒是发出声明强力谴责这起事件,但由于缺乏直接证据,终究落得雷声大,雨点小。

 

案发后第三天正好是嘉世的全帮派例会,陶轩直到会议结束后都没见着邱非,才得知外甥擅离驻地要回第十区为他庆生,在混乱中失去踪影的噩耗。

 

陶轩在第一时间认准是何人所为,下令倾全帮之力要找回邱非,直接对叶修发出格杀令。

 

陈夜辉杀了他心爱的蓝河,叶修就绑了他在这世上仅存血亲的外甥。扯到心头肉,那人终究失去底线放弃原则。

 

想起过去口口声声坚守信念的人不过如此,陶轩大笑着喝光杯中的红酒,狠狠摔了杯子。

 

蓝河在爆炸中意外丧生,叶修迁怒陶轩绑架邱非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关于两人的恩怨被跟陶轩关系良好的媒体翻出来,加油添醋了一遍。

 

那些关于叶修恩将仇报的描述绘声绘影,听得少年的眉头越来越皱。

 

正牌绑架犯乔一帆此时端着早餐托盘,递给跟前的少年。

 

身为肉票的少年端起按照吩咐加了三颗糖和一份牛奶的拿铁咖啡喝了一口,处之泰然的模样比起被绑架囚禁,更像是被好吃好睡伺候着的富家少爷──事实上也相去不远。

 

邱非放下咖啡,冷冷看着报纸评论道:「胡说八道。」

 

听到邱非这么说,乔一帆放心下来。「我相信叶哥不是那种人,也相信蓝河哥还没死,他很厉害的。」

 

叶修和蓝河在帮里时,邱非还在上学尚未正式加入,但对于这两人的丰功伟业再清楚不过。那时的叶修还叫叶秋,但他的强悍不管改换什么名字都不会改变。倒是向来温和微笑,负责情报的蓝河,邱非不认为一般人会用上「厉害」这个赞美词。

 

「蓝河的能力不错,但算不上厉害。」

 

乔一帆听着邱非的纠正,有点后悔自己太冲动。「嗯……我也是听人说的。」

 

「谁?」邱非只是随口一问。

 

「叶哥啊。他说蓝河哥有头脑、有手段,是个厉害的人。」

 

邱非试着想象叶修作出这种评价的原因,随即沉默。

 

或许正如叶修所说,蓝河真的很厉害,只是总跟叶修在一起,无论再优秀也被人们下意识地忽略。

 

太阳底下,营火之光也显得微弱。

 

看邱非不再说话,怕尴尬的乔一帆赶紧又找了话题:「那现在怎么办?我送你回去澄清?」

 

邱非看着乔一帆,面无表情。「你不惜把我绑回来,现在又要我回去送死?」

 

「你还在生气啊?」乔一帆苦笑,「我解释过好几遍了。因为我听到刘皓要对你不利,但你又不肯相信我,我只好出此下策了啊。」

 

在此之前,邱非只知道自己是陈夜辉的眼中钉。

 

事实上,所有阻碍陈夜辉在嘉世往上爬的存在都该被挫骨扬灰。比如说当年认为他能力不足将他外调,就此结下梁子的叶修;比如说这几年越来越获得重用,有可能接掌首领之位的邱非。

 

但邱非万万没想到看似忠心耿耿的刘皓也看自己不顺眼,而且居然胆子大到利用这回铲除敌手的计划,企图一并炸死他。

 

为了怕有个万一,事发当夜陶轩自己一步都没踏进酒店,还设计好博取同情的完美不在场证明。邱非也被早早调去外地,免得遭受波及或被有心人士利用。

 

刘皓身为陶轩最为信任的副手,伪造他的声音不过举手之劳。

 

毫无防备的邱非当天被舅舅一通电话叫回第十区。风尘仆仆的他踏进酒店不久,就碰上穿着服务生制服的乔一帆拦路。

 

要不是乔一帆趁机敲晕他,或许现在的邱非也是焦尸一具。

 

说起这个半路杀出的救命恩人,邱非只能感叹命运的安排太神奇。

 

身为C-5级黄昏种的乔一帆好不容易挤进微草的窄门,在待满一年后被以不适任为由,不再续聘。

 

失去工作的他消沉数日后,为了救一个被混混欺负的女孩子让人打成重伤,被出门买烟的叶修捡回家。

 

「在第十区混,首先要学会保命。有余力再去帮助别人。」

 

「对不起,是我太不自量力……」鼻青脸肿的乔一帆只能这么说。

 

「别忘了你也是黄昏种啊。拿出点勇气来!」叶修叼着烟顺手往少年略显单薄的背上拍去。

 

要不是叶修这么说,乔一帆几乎要忘记自己可是体力和反应都优于普通人的黄昏种。

 

被人认真地以一个黄昏种的身分肯定,对于性格内向缺乏自信的乔一帆来说,是到死都不会遗忘的感动与感慨。

 

在叶修的指导下,乔一帆学会可以保命的格斗技巧、枪法甚至还有简单的易容术。

 

「以备不时之需嘛!」当时的叶修是这么告诉他的。

 

他那时才知道,眼前这个总是叼着烟笑,好像世界末日也只是一件小事的男人是当年扛起嘉世招牌的斗神叶秋。数年过去,斗神走下神坛变成凡人,朝自己伸出援手,就此改变了自己。

 

他记得叶修说过的每一句话,包括那个只提过一次的少年。

 

「他叫邱非,挺努力的一个孩子。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啊,你一定会喜欢他。」

 

既然是恩人看重的人,应该也是个很好的人吧?乔一帆天真地想。

 

后来经由蓝河牵线介绍,乔一帆到一家酒店担任服务生,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住处。

 

因为工作的关系,乔一帆偶尔会跟叶修他们碰面,聊上几句。他一直等待叶修把那个少年介绍给自己,却迟迟没等到那个机会。直到那天下班经过暗巷,无意中听见有人提及要对邱非不利。

 

那是Just酒吧的后巷。透过附近的霓虹灯光查看,说话的那群人也是嘉世的手下。

 

乔一帆小心翼翼地躲在柱子后,确认自己是否听错。于是他听到一份暗杀计划的部分细节,也清楚听见那个主事者被旁人称作「皓哥」。

 

嘉世只有一个「皓哥」,那就是首领陶轩之下的副手刘皓。

 

乔一帆不确定这份计划是他们酒后胡言乱语,还是仗着自家地盘才肆无忌惮地嚷嚷。他纠结了半个小时决定去通知一声,但打手机给蓝河打不通,事务所的座机也没人接听,最后直接跑去叶修和蓝河的住处通知,按了半天门铃却没人在家。

 

他不知道那时叶修一行人正在魏琛的店里战得日月无光风云变色,而那家二手书店的收讯一向差到令人发指。

 

扑空的乔一帆只得摸摸鼻子回到酒店提供的宿舍,打算隔天再想办法通知。没想到那天临时有人请假,他一人顶了两人的班,下班后两眼一黑倒头就睡,不小心把这件事忘了。

 

再过一天,就是暗杀计划当日。猛然想起的乔一帆从床上跳起来打电话给蓝河,直接关机,事务所也没人接听;冲去两人的住处,依旧扑空,逼得乔一帆只得亲自去救人。

 

不管实话还是醉话,先把人带离开总没错,大不了事后再让人揍一顿出气就是了。

 

抱着恩人关心的后辈不能有所损伤的想法,乔一帆正大光明穿着制服守在宴会厅门口,确认来者身分后趁机把人带到角落告知实情,最后却把自己变成邱非口中的「绑架犯」。

 

更糟的是,绑架途中还跟蓝河他们擦肩而过,吓得乔一帆拔腿就跑,忘记自己事先画了特殊妆,就连叶修都没认出他。

 

想到这里,乔一帆的自责又加深一层。

 

如果他当初有跟叶修他们把事情讲清楚,是否就不会害救命恩人被误会、被嘉世通缉了?

 

邱非看着可怜兮兮的乔一帆,哪怕想揍人也没了火气,只好再度强调:「我现在回去就是送死,除非刘皓不在了。」

 

乔一帆皱着一张标准乖宝宝的脸,「你不能出面,我肯定打不过。该怎么办?」

 

邱非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眼前的绑匪,「那就拜托打得过的人。比方说……」

 

乔一帆顺着邱非的目光落到报纸上那张丑得跟本人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嫌疑犯照片,突然眼睛一亮,「你能联络到叶哥?」

 

毕竟在同一区活动,叶修离开嘉世后的动静,帮里一直注意着。邱非相信叶修自己也很清楚。事到如今,联络管道是否仍畅通,只能听天由命了。

 

「……我努力。」

 

看着对方万分期盼的眼神,邱非也只能这么说。

 

 







TBC.


--


听本命的专辑听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哪边很奇怪看不懂或想吐槽的,欢迎跟我说啊。


评论(6)
热度(11)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