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28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他从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醒来。

 

吹不惯的空调让他打了个冷颤,发现身上的薄毯一点都不保暖。

 

他想开口喊人,昏沉的神智挤不出一个清晰的名字。

 

挣扎着起身,扯动手腕上好几条细管。皮肉被针头扯动的感觉让他又打了一个冷颤。

 

原来自己是个病号啊。看来病得还不清。

 

他放慢动作,小心翼翼地在不扯痛注射口的情况下爬起床,为自己做前情提要。

 

回忆如同被顽童刮花的影碟,他在杂音与杂讯的模糊中看到一个甜美可爱的女孩。

 

他看到自己跟那女孩笑着道再见走出屋子,身上带着一包似乎很重要的东西,不知道要去交给谁,随后碰到一群人,跟他们起了冲突。冲突的下场肯定不太妙,因为后来的画面就模糊到几乎看不清,而且伴随着尖锐刺耳的杂音,吵得人头疼。

 

直到有人喊出一个名字。

 

那或许是他的名字,又或许是某个大人物,总之他看到自己停下动作,接着一阵枪响一片血花,再后来……再后来他就躺在这里了。

 

不管再怎么努力回想,没印象的部分太多,有印象的部分太少。他对这样的结果很无奈,但也只能暂时接受。

 

他叹了一口气,打算按铃找护士问个清楚,就看到另一只苍白的手腕上挂着手环,上头写了几个字。

 

可惜他不识字。

 

不知睡了多久渴得要命,他要去拿床边的水杯,一个手软就把杯子摔了。

 

玻璃杯才刚落地,房门就被人打开,冲进一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员警?

 

他眨了眨眼,不知道自己这个奉公守法的小老百姓何德何能让警察大人为他看门。

 

进门瞬间已经完成持枪、上膛、准备射击一连串标准动作的警员看到一脸茫然的病患显然也愣了片刻。他神色自如地收回枪枝,直接走到床边按下呼叫铃。

 

没多久,医生和护士赶了过来,做完一堆检查后,告诉警方病人情况稳定,可以进行问话了。

 

白衣天使们走后,这群黑衣警察以追捕枪击要犯的架式将他的病床团团包围。

 

其中,那个脸色最难看,气场最凶恶的警员向前一步,用一种逼人下跪上缴钱包的气势冷冷盯着他。

 

又是抽血又是验尿,还测了一堆有的没的指数,累得只想再闭眼睡上一万年的青年做出跟对方一样的皱眉表情,但威吓程度差了十万八千里。

 

接二连三的问话让人一头雾水,最终,他举手发问。

 

「警官大人,在回答之前我可以先问一个问题吗?」青年努力挤出「我真的有心配合没有要捣乱」的诚恳表情。

 

警官大人大手一挥,「说!」

 

青年深吸一口气,终于把那个醒来不久就纠缠他的疑问说出口:「您口口声声叫着的『苏沐秋』……到底是谁?」

 

看着韩文清额角浮起的青筋,深怕自家老大失手把唯一的活口掐死,身为在场第二个说得上话的人,林敬言不动声色地往前一步挡在两人中间,简单地把苏沐秋的来历交代一遍。

 

听着眼镜警官的说明,那些充满杂音与噪声的画面又断断续续地闯进脑海。

 

被众人认定是苏沐秋的青年按着疼痛的太阳穴,此时倒是渐渐冷静下来。他为自己倒了一杯水,慢吞吞的喝了半杯才开口道:「按你们这么说,我还有个妹妹。能让我先见见她吗?」

 

苏沐橙被叶修他们带到陈果的香烟店代为照顾,这件事对黄组的警官们也是知情的。

 

想起医生提过与熟人互动有助于失忆患者恢复记忆,姑且不论眼前这人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在没有其他讯问对象的情况下,韩文清也只能答应。

 

「等着!」

 

韩文清霸气地甩下一句话,吩咐下属去办后,抓了单人病房里的椅子,直接坐在床尾。

 

面对显然不让他有任何逃脱可能的黑面警察,青年摸摸饿扁的肚子,指着墙上的挂钟道:「既然都要等,让我先吃点东西可以吗?据说我都睡四天了。」

 

这一回,没等韩文清开口,林敬言推门进来,正好带着一份医院午餐。

 

医院的伙食通常跟美味扯不上关系,但青年也没挑三拣四,谢过林敬言后就捧着餐盘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看着他似乎真被饿了很久,毫不做作的吃相,林敬言不知为何有种不祥的预感──或许这人真是无辜的。

 

只是,如果夺走数十条人命的青年还称得上「无辜」,又该怎么对那些被牵连枉死的人们交代?

 

除了被下令留守本部的张佳乐以外,在组里总是负责扮白脸的林敬言难得也跟他家老大一样,狠狠地皱起眉头。

 

跟位处中心的区立医院相比,陈果的香烟店是在偏南方,靠近郊区的位置。

 

陈大老板在接受过几次来自各方人马的问话后烦不胜烦,干脆拉下铁门求着清静。

 

但那不表示暗中监视的人马就会因此松懈。

 

作为当年收留过叶修和蓝河,后来又往来密切关系良好的存在,不管白道还是黑道都认为这里是掌握叶修行踪的突破口。

 

事实上,也是如此。

 

轻易避过重重监视,穿着黑色风衣的青年悄然出现在陈果和唐柔的住处,那个布置温馨的小窝就在香烟店楼上。

 

从后头的防火巷翻窗进屋时,三个女生正围着餐桌吃饭,差点没被神出鬼没的客人吓得翻桌。

 

反应最快的唐柔将陈果和苏沐橙护在身后,掏枪指向来人,男人脱下遮掩面孔的帽兜,露出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

 

「别紧张,是我。」

 

「大白天的要吓死谁啊!」性急的陈果直接开骂,手上抓着还来不及吃的面包直接砸向叶修。

 

叶修接过面包,颇有兴致地闻了一闻,「挺香的。自己做的?」

 

「拍马屁也没用!」陈果瞪了他一眼,「吃过没?还没吃的话,剩菜施舍你一点。」

 

叶修把手里的面包抛回给陈果,「谢啦。我不饿。」

 

唐柔收起防身的枪枝,看着神色如常但气色明显不佳的叶修突然提问:「你还好吗?」

 

失去食欲、双眼发红……同为黄昏种,唐柔知道这种症状代表什么。

 

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苏沐橙放下餐具,脸上的担心货真价实。

 

叶修笑了笑,「没事。」

 

那夜过后,各种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三人心里都有无数疑问,但看到失联的叶修终于好手好脚地出现在眼前,突然觉得那些问题都可以再放一放。

 

最后,还是苏沐橙开了口。「你来报平安的吗?蓝河呢?」

 

有关蓝河的死讯,报纸跟电视都已经报导过无数遍,而且明明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却一家比一家绘声绘声,说得信誓旦旦。

 

身为叶修和蓝河的朋友,陈果她们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对啊蓝河呢?他没受伤吧?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呢?」陈果连珠炮地问。

 

进屋以来一直保持的冷静淡定,终于出现裂痕。

 

叶修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铁罐子,望着这群关心他们的朋友说:「他在这里。」

 

 

 

 

 

 

 

 

TBC.


评论(4)
热度(15)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