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29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苏沐橙瞪大眼睛,一时还无法接受消化叶修的话;唐柔往后半步靠在陈果身旁,捏了捏她的手给她支持。

 

陈果方才生动的表情渐渐冷却、凝固,她直勾勾地盯着叶修手里的铁罐,扯出一个颤抖的笑:「叶修你说什么笑话?愚人节还早呢。那明明是我之前给蓝河招待客人用的大吉岭红茶,他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里头?就算你们吵架也不用这样骗我吧?」

 

叶修用拇指来回轻抚勾着银边的盖子,脸上的表情没有改变,「我把他烧了,放在里头。」

 

「……你说什么?」

 

陈果气得直接上前揪住叶修的衣领,觉得自己应该揍他一拳或踹他一脚,但看到那双平静无波到近乎死寂的眼睛,又突然失去力气。

 

她推开毫不反抗的叶修,摇摇晃晃地后退,直到被身后的唐柔扶住。唐柔拉过餐桌椅让她坐下,跟已经摀着嘴红了眼的苏沐橙等待叶修进一步的说明。

 

「他为了救我,伤重不治。」叶修交代经过的口气很平稳,没人知道他当时的心情是如何起伏。「以前他就常说,如果死了,把他烧一烧带回老家。我只是照做而已。」

 

其实当初讨论这件事的气氛很轻松。

 

那天,赖在床上看报纸的蓝河指着关于骨灰钻石的报导跟叶修说,等他死后可以做成钻石送给叶修,这样就不用担心往后没钱买药。

 

端着早午餐进房的叶修直接脚跟一转,打算原样端回厨房。

 

「喂!你要端去哪──唔……」

 

蓝河一时激动,伸手要抢餐盘的动作扯到下半身,牵引到方才惨遭蹂躏的某处。

 

听见蓝河抚着腰又倒回床上的呻吟,叶修的心情才好上一些。

 

「既然不想活,还吃什么东西?浪费粮食。」叶修边说,边撕了半片烤得香酥脆的吐司递到蓝河跟前。

 

「谁跟你说我不想活?」一口咬住那半片吐司抢了过来,蓝河嚼完才接着说,「就开玩笑而已,那么严肃干嘛?」

 

蓝河被人打到送医的事才过去不到一个月,小少爷浑身是血的画面还经常出现在叶修的梦里,怪不得他如此记恨。

 

叶修将剩下半片涂满果酱,又塞给蓝河,「哪天我死了,你随便找棵树埋了,不用那么费事。」

 

本来趴在床上享受投喂的蓝河眼睛一瞪,「不准!哪有保镳先抛下主人的道理?当心我扣你工资啊!」

 

离开大宅逃来第十区后就压根没领过一天工资的叶修呵呵一笑,自顾自地把盘子上的培根吃掉,引来主人一阵大呼小叫。

 

同样的话题在后来几年内聊过好几次,不同场合、不同心情,但「火化后带回老家」已经成为蓝河的标准答案。

 

如今,曾经谈论过的那一刻到来,叶修觉得自己只是实践了跟蓝河的约定。

 

想到那个亲和爽朗的好青年不过几日没见就变成铁罐子里的一把灰,陈果抖着肩膀哭出声,唐柔低头轻拍她的肩安慰,与他们认识时间不长却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苏沐橙已经掩面落下泪来。

 

环顾四周一时找不到纸巾,叶修只能拍拍苏沐橙的头,笨拙地安慰着,「别哭,有重要的事告诉妳。」

 

苏沐橙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委托间接造成这个悲剧,就听到叶修说:「别多想,这不是妳的错。」

 

「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帮她找失踪的兄长,这两人怎会卷入那场爆炸?

 

叶修向苏沐橙提起此行的目的:「苏沐秋没死,但在爆炸中受了点伤,现在被扣在应对组手上。如果我判断的没错,他只是被嘉世利用罪不至死,不过……」

 

身为爆炸案后的唯一活口,警方的保密工作难得做到极致,关于苏沐秋的一切完全没向外界透露。苏沐橙之前只知道兄长的下落跟嘉世有关,却不知道亲爱的哥哥也被卷入爆炸案里。要不是叶修神通广大有可靠的内线,只怕家属如苏沐橙还被蒙在鼓里。

 

亲人失而复得的喜悦稍稍平抚刚才听到蓝河死讯的哀伤,苏沐橙眨了眨沾上泪花的长睫毛,「不过什么?」

 

「有人跟我说他可能会失去记忆,警方应该这两天会派人来找妳。」

 

「找我?」

 

叶修点头,「看妳能不能让他恢复记忆,顺道问点话,从妳这里查出点什么。」

 

「那……」苏沐橙抓住衣襬,「那我该怎么做?」

 

「实话实说就好,反正妳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老韩他们不会欺负妳一个小女生。」叶修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苏沐橙宣布:「因此,关于妳的委托,我们已经确实完成了。」

 

叶修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苏沐橙,里头装着经由监视器拍下的病房照片和几张病情报告。透过那些检查数值,可以百分之一百确定铁床上闭眼沉睡的病患就是名为苏沐秋的少年。

 

苏沐橙伸出手,小心翼翼摸了摸照片上那张许久不见的脸,而后起身朝叶修深深一鞠躬。

 

「真的非常、非常谢谢你们。关于报酬的部分……」

 

叶修把手一挥,「之前就说好,帮我们做家务抵债了不是?能认识妳,我们也挺开心的,虽然……」他低头看着手里的铁罐,没有再说话。

 

哭到一个段落的陈果接过唐柔手里的纸巾,擤了擤鼻水,鼻音浓厚地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唐柔也问:「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地方吗?」

 

叶修摇头。「帮他报仇,带他回家,都是我一个人的事。」

 

「报仇?蓝河不是因为爆炸才……」按照方才叶修的叙述,陈果以为蓝河的死只是个意外。

 

「区区爆炸怎么伤得了他?」叶修的笑里有着对搭档无尽的信任,「当然是人为。」

 

「是哪个该死的东西!」陈果吼完,慢了一拍想到,「是……是嘉世的人?」

 

不愿朋友们再被牵连,叶修摇摇头,不打算解答。

 

一旁的唐柔看不下去,罕见地主动提醒叶修:「蓝河也是我们的朋友,你别一个人扛着。」

 

叶修慢慢垂下视线,盯着手里的铁罐子。「说到底,是我的错。」

 

如果他能彻底防范陈夜辉的心怀不轨,如果他没有一时心软放过陈夜辉,如果他能完全掌握现场情况没有遗漏……只要任何一项可能成立,就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看着眼前不哭不笑也不嘲讽,如此反常的叶修,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他。

 

在以前,叶修决定的事就算是蓝河少爷的命令也无法改变;如今,失去心爱的主人与搭档,没人知道他会走上哪一条路。

 

眼看时间差不多,叶修向三人告别,要沿原路翻窗离开时,突然被陈果叫住。

 

「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握着腰间长刀,单脚已经跨上窗台的叶修停下动作,脸上的神情一丝好奇也无。

 

陈果没心思去在乎,只想赶快把这件沉埋多年的事告诉叶修,希望能缓一缓他奔向末路不回头的脚步。

 

凑上前三言两语交代完的秘密让陈果亲眼见证叶修的脸色从淡漠、惊讶、懊悔最后变成满满的无奈。

 

「……那个笨蛋。」最终,叶修叹着气作出评语。

 

陈果深表赞同,「我当初也这么骂他。」

 

「老板娘,谢谢妳。」

 

难得听叶修认真严肃地说一声谢,不知为何鼻头又开始酸涩的陈果把下巴一抬,「那当然!我可是违背一辈子交不到男朋友的毒誓,才告诉你这个秘密的。」

 

叶修看了站在陈果身后的唐柔一眼,「男朋友、女朋友都好,找个能陪妳哭、陪妳笑的人过一辈子才重要。」

 

陈果知道叶修的意思,但她现在更担心叶修的状况,眼看叶修要走,急忙抓住他的手道:「蓝河他……他也会陪你一辈子的!」

 

叶修拍拍收在风衣内袋,靠近心口的罐子,语气很淡却很坚定:「是啊。他永远在这里。」









TBC.


-- 


30写不完了就慢慢来吧(烟)

评论(4)
热度(16)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