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只是近黄昏 30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半个小时后,黄昏种特别应对组的警官按照叶修的剧本按响陈果家的门铃。

 

做好准备的苏沐橙婉拒陈果和唐柔的陪同,只身前往医院探视据说失忆的兄长。

 

由于苏沐秋的记忆事关重大,主治医师在韩文清授意下一五一十地将病患的情况告知家属,包括他是因后颈遭受重击昏迷被捕,才没像其他对麻醉剂过敏的同伴一样暴毙的猜测。

 

冰冷的金属门把握在掌心,待那份寒意慢慢退散后,苏沐橙推开病房的门。

 

身上插满各种管子监测身体状况,贴着、裹着各式纱布的少年穿着浅绿色的病人服,拿着一颗红苹果啃得津津有味。

 

那确实是她横度半个大陆寻找的毫无血缘的兄长。

 

想起医生说他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下意识要喊出的称呼凝结在苏沐橙唇间。

 

病床上,面容苍白的少年扬起笑意,再自然不过地招呼道:「妳来啦?」

 

话才说完,少年自己先变了脸色。

 

「……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妳?」顾不得吃到一半的苹果落地,苏沐秋按着突然疼痛的太阳穴喃喃自语:「不对……妳的脸我有印象……妳是……」

 

苏沐橙弯腰捡起那颗一路滚到她脚边的苹果。她掏出手帕将沾上灰尘的果皮擦净,一步步走到病床边,把苹果递还少年。

 

「哥哥,你的苹果。」

 

苏沐秋抬起头,没伸手去接那颗苹果,而是看着苏沐橙的脸,「妳刚刚……喊我什么?」

 

苏沐橙用哽咽的声音缓缓再喊了一次:「哥哥。」

 

脑海中那些模糊残破的音声画面因为这句呼唤逐渐清晰。

 

在育幼院里跟前跟后的小女童、一起灰头土脸逃出火场的小女孩、乖巧懂事相依为命的少女……一张张甜美可爱的笑脸层层迭迭,变成一个原来已呼喊过千百遍的名字。

 

「沐橙……」

 

苏沐秋把瘦弱的妹妹一把揽进怀里,众多管线因此移位逼逼作响。苏沐秋没去管它们,病房里的医生、护士和警察们在这兄妹团聚的重要时刻也没不识时务地上前打扰。

 

刺耳的警告音中,苏沐秋搂着妹妹,说出那句迟到许久的台词:「我回来了……」

 

强忍的泪水在此时溃堤,苏沐橙小心翼翼地回抱浑身是伤的苏沐秋,将自己的下巴轻轻靠上兄长的肩头,「欢迎回来……」

 

混乱的记忆碎片随着妹妹的出现被逐渐归位,在警方引导下终于拼贴出事件大致的轮廓。

 

自小就展现优越机械天分的苏沐秋从不认为那是什么了不起的天赋,当初会选择这一行纯粹是误打误撞,在有心人士的介绍下变成嘉世专属的枪械改造师。

 

那时的他还很天真,以为只要行事低调就能平安度日。

 

随着他为嘉世改造的枪枝越来越多,口碑越来越好,开始有嘉世以外的人找上门。

 

在拒绝那个自称属于轮回的男人后,苏沐秋才惊觉大事不妙。

 

他随即向接头人提出准备收手的念头,对方也爽快地同意了。苏沐秋心想对嘉世这种势力跨区域的大型组织而言,自己这种改枪师根本是不值得费心慰留的小角色,于是他毫无防备地出门去交最后一批货,差点就此有去无回。

 

半路被黑衣人绑架的他趁着那批人半路停车去买烟,机灵地从后车厢逃走。眼看着就能逃出生天,偏偏在七弯八拐跑到大马路上时,看见一辆开得飞快的车子即将撞上冲到马路中间捡球的女孩。

 

那女孩的年纪跟苏沐橙差不多大,长长的辫子上还系着类似的红色蝴蝶结。

 

苏沐秋犹豫了三秒,冲出去救人。

 

猛烈的撞击力道让他陷入昏迷,再睁眼,已经成为一具不知道自己姓名与过去的杀人机器。

 

「你有没有在那里见过任何在通缉名册上的人?」

 

「他们有没有提过跟帮派斗争有关的情报?」

 

「他们如何挑选实验体?」

 

「你知道他们制造这种杀人兵器的目的是什么吗?」

 

一时无法回答的问题被跳过,新的问题接二连三地抛出,速度之快让努力思考的苏沐秋抱着又开始疼痛的头,越希望想起来越想不起来。

 

眼看病人的情况不稳,监测仪器发出警告声响,被赶到门外的医生与护士破门而入,强行中止当日的讯问。

 

要不是医生交代不能让病患短时间内接受太多刺激,否则很可能陷入无法挽回的狂暴状态,应对组的警员们恨不得能通宵问话,让案情马上水落石出。

 

于是在重要关系人的身体健康之前,再火烧眉毛的紧急状况也只有一个字:等。

 

警方那边刚有了点突破又陷入停滞期,道上关于绑架犯叶修和肉票邱非的情况则始终没有进展。

 

乔一帆坐在第十区中央公园的长椅上,手里拿着一支霜淇淋却完全没有心思吃,两眼直直盯着不远处的公告栏。

 

那块长形看板贴满各种房屋出租、寻人寻狗的广告,甚至还有几张征婚征友的小纸条。

 

「再不吃,冰要融光了。」戴着连帽外套的帽兜,脸上挂着大墨镜的邱非忍不住提醒。

 

像是没听见对方的提醒,戴着棒球帽遮掩的乔一帆转过脸来,满脸忧愁,「你确定有用吗?」

 

这种像是三十年前的漫画才会使用的联络方式真的找得到人?碍于对方不太和煦的脸色,乔一帆没把后面那句问出口。

 

直接拿过那支香草霜淇淋咬下一大口,邱非回答:「不试怎么知道?」

 

眼看对方吃完并没有要还他的意思,乔一帆虚弱地抗议:「这支是我的……你自己不是也有?」

 

「在你发呆时吃完了。」指着被扔进垃圾桶里的甜筒饼干,邱非又咬了一口手上的冰。

 

「我那个不是发呆好吗……啊,起码留一口给我啊……」

 

恰好就剩下最后一口和他不喜欢的饼干,邱非物归原主,看着终于肯认真吃冰的乔一帆,「快点吃完快点走,别忘了还有人要杀我。」

 

闻言,乔一帆把冰一口吞完紧张地左右张望,又把邱非的帽兜往下拉了一点,用气音小小声地说:「就叫你不要跟我出来嘛!」

 

邱非看着连吃个冰都沾了满嘴毫不自知却认真担心他的少年,直接伸手探向乔一帆的唇。被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乔一帆坐在原位,动也不敢动。

 

毫不在意地舔去指尖的香草霜淇淋,邱非淡淡一笑,「走吧。回去等。」

 

觉得应该说点什么,但似乎说什么都不对,乔一帆摸着有点发热的唇角急忙跟上邱非,临走前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块公告栏。

 

看板角落贴了一张醒目的黄色广告纸,上头写着一串密码似的文字:「MAYDAYTOJMX1FC47」。

 

邱非说那是能联络到叶修的暗号。

 

当时被指使着写传单的乔一帆问:「叶哥怎么知道是你找他?会不会以为是别人不敢赴约?」

 

「不敢?」邱非不认为叶修的字典里有收录这个字眼。「这是我跟他专用的联络管道,现在几乎没人用这种方法了。」

 

乔一帆盯着那串密码渐渐看出端倪。他知道「MAYDAY」是求救之意,「JMX」则是叶修的代号,但……

 

「后头的1FC47是……房间号码?」

 

「储物柜号码。密码他知道。」

 

「然后呢?」

 

没想到乔一帆对这个联络方法那么感兴趣,邱非歪头看向他:「他可以把方便见面的时间、地点写下,我再派你去拿。」

 

乔一帆叹了一口气,「那么麻烦啊?」

 

「会吗?」邱非看着对那张纸兴趣盎然的绑架犯,「我觉得你再不去做饭,会更麻烦。」

 

低头看表发现已经过中午的乔一帆急忙站起身,嘴上还不忘追问:「为什么?」

 

邱非不笑也不怒地盯着他,直到乔一帆的脸越来越红,开始不知所措,愉快地瞇起眼:「因为我饿了。」

 

 







TBC.


--


32完结!


评论(16)
热度(15)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