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只是近黄昏 番外-最好的时光 (叶蓝)


争地盘、抢生意,会让黑帮大打出手多半是这样的原因。对于成立不久,急需扩展势力版图的嘉世来说,三天一仗、五日一战根本是家常便饭。


为了组织利益,各大帮派都将强势崛起的嘉世视作眼中钉,或明或暗想尽一切手段要铲除。

平心而论,代表嘉世的叶秋不过是个A-0等级的黄昏种,在他之上还有S级这种能以一挡百的怪物级存在;相较其他黄昏种的长枪短炮,叶秋的长刀也不是什么毁天灭地的武器,但偏偏就是这么个配着普通长刀,等级中上的家伙,硬是将嘉世这个新兴帮会连拖带拉迈上巅峰之路。

道上都在问:叶秋到底嗑了什么?同样是célébrer,同样是A-0级,怎么自家手下就没有这种神挡杀神,佛挡灭佛的威武霸气?不管他嗑了什么,能不能给大伙儿来一点?甚至有人夸张地说叶秋根本是黄昏种中的战斗机,传说中的修罗斗神再世,让「斗神」这种夸张称号不胫而走。

在叶秋让各家帮会领袖愁白头发、指天骂地时,常会忽略他身后还藏着一个人。

跟在战场上大显神威的叶秋相比,跟在陶轩身旁出席大小场合,亲和帅气人缘佳的蓝河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蓝河事前出谋划策,现场指挥调度,更重要的是,他是叶秋名义和实际上的主人。

他担任起嘉世成员与叶秋的完美沟通桥梁,让两者配合得天衣无缝,所向披靡。

身为智囊与指挥,蓝河超强的记忆力与渊博学识为他镀上一圈七彩光环,巧妙地掩盖了他的致命缺点──毫无自保能力。

事实上,有叶秋这个保镳在,蓝河只需耍耍嘴皮配合掩护,就能一根寒毛都不掉地圆满完成任务,压根不需要什么战斗力。

在两人领军下,称心如意的日子不断飞逝,很快来到加入嘉世的第二年。

在那场规模近百人的血拚中,他们邂逅来自百花佣兵团的另一对搭档。

时值花季,临时结盟的嘉世和百花跟对方人马在花开似锦的唯美背景中,拿枪互射持刀对砍,以命相搏。

风吹花落,枪响血溅,繁花与鲜血交织成凄艳绝景,让参与战役的许多人终生难忘。

战斗结果是嘉世与百花盟军获胜,抢下第十区西南方最赚钱的矿场。

自家医护人员出借给百花,充当临时治疗的蓝河只好在汽车后座帮此战功臣处理伤口。

「喂喂喂!你轻点!」为了掩护蓝河,叶秋的右肩被砍了几乎见骨的一刀。

故意下重手的蓝河在看到迅速染红的纱布时就后悔了。

拆开刚刚裹好的纱布,他从医药箱里拿出棉片,轻轻按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上低声道:「反正我叫你小心点,你没一次肯听。」

原来是在心疼啊。

叶秋伸手摸上小少爷气鼓鼓的脸颊,顺手一捏。「我是你的保镳,保护你是应该的。又不是缺手断脚,至于吗你?」

在蓝河认识的人里,论不把自身安危当一回事,要是叶秋自认第二恐怕没人能排上第一。

蓝河板着脸,一掌打落叶秋的爪子,「我看百花的团长就没受什么伤,比你强多了。」

提起百花那个爆人头像在打西瓜的团长大人,叶秋哼笑,「那是人家有搭档掩护,拿我一个跟人家两个比,你也太残忍。」

原本瞪着叶秋的蓝河在听完对方的辩白后,垂下肩膀。「是啊。人家有搭档,你只有包袱。」

蓝河看了叶秋一眼,再看看窗外跟搭档勾肩搭背笑得爽朗的百花团长。

──如果自己能自保,是不是叶秋就不会再受伤了?

获得陶轩赏识走上前线后,叶秋挂彩的机会大增,十有八九是为了保护蓝河。之前提过几次的要求被叶秋打混或无视,就这么得过且过下去。但心里那个提问的声音一直存在,这一回,还因为百花那对搭档的亮眼表现格外响亮,近乎耳鸣。

摀住耳朵也掩不去的巨响一遍又一遍在脑中播放,蓝河面无表情地将叶秋的肩膀包扎完毕,继续处理其他伤口。

少爷不再开口,大战一场后有些疲惫的叶秋索性闭起双眼,车里陷入寂静。

车门被轻敲两下,一名嘉世成员告诉蓝河战场已经清理完毕,随时可以撤离。

蓝河开口问道:「状况怎样?」

染着一头红发的小伙子回答:「我们这边的都是些轻伤,百花那边是有几个重伤的,但还死不了。他们说后续能自己处理,剩下细节过几天再商量就行。」

蓝河点头,正要下车去打招呼,就看到百花的团长大人开着吉普车从自己的座车旁边飙过,擦身瞬间还很帅气地把手伸出车窗外摆了摆,权充道别。

看来对方不只战斗风格狂野,为人处事也挺豪迈。

蓝河望着车胎扬起的黄沙又出神片刻,才回头打发掉等在车边的手下。

「在想什么?」闭眼休息的叶秋显然没错过方才的动静。

蓝河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我想学枪。」

叶秋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看着蓝河,「好啊。我教你。」

来不及高兴对方终于妥协,蓝河先睨了他一眼,「你不是不用枪吗?」

叶秋的枪是十二岁那年学的。

或许是身为黄昏种的战斗本能,叶秋对武器有种纯粹天生的直觉。无论枪械刀剑,摸个几次就能上手,而且准头相当不错。不过学了一个礼拜,就已经打败当初佣兵队的第一神枪手。

但是蓝河从没见过叶秋拿枪。

他所认识的叶秋只抱着一把有些陈旧的黑色长刀,随身武器里没有任何枪枝。

当初蓝河问过叶秋,得到的答案让他无言以对。

「麻烦啊。平常要练、要保养,还要带弹匣什么的。而且……」

「而且什么?」

那年十三岁的叶秋一本正经:「子弹很贵。」

话是实话,理是真理。对于多给几颗célébrer让叶秋保命都嫌贵的佣兵队来说,这理由再现实不过。

于是叶秋只得到一把队员淘汰不用的旧刀,靠着那把平凡不起眼的过时兵器,一路砍杀来敌走到今日。

面对蓝河的提问,叶秋歪坐在后座,神态相当淡定:「教你的话,绰绰有余。」

对于态度嚣张的自家保镳,蓝河少爷冷冷一哼,「回去靶场见!」

事实证明,普通人和黄昏种的差距真不是一星半点。

「……谁跟我说快十年没碰枪了?」扯下隔音耳罩,蓝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叶秋点点头,「是啊。差不多十年没碰了,手有点生。」

蓝河指向九枪打进九分线,还有一枪打进十分线的靶纸,「那等你手热了会怎样?全部十分?」

「哪有那么厉害?」叶秋笑着,随后慢吞吞地补了句:「但可以试试。」

相依为命多年,早该习惯这人不知谦虚为何物的说话方式,况且事实就摆在眼前,蓝河咬牙切齿了一会儿,端起少爷架子昂首道:「行!本少爷恩准你教我用枪。」

叶秋放下手里的练习用枪,「你想用哪款?」

在嘉世的地下靶场里,能选择的手枪种类不少。

蓝河一点犹豫也没有,脱口而出:「沙漠之鹰。」

正在枪柜里挑挑拣拣的叶秋抬起头,「沙漠之鹰?不好吧?」

「哪里不好?」

叶秋拐了一个弯,「你先告诉我,为什么选沙漠之鹰?」

因为看百花团长拿这枪大杀四方挺帅的──这种理由,蓝河实在说不出口。

蓝河没说,不代表叶秋猜不到。跟对方突然嚷着要学枪的前因后果稍作连结后,叶秋笑了。

「少爷细皮嫩肉的,练好枪法自保就行。学他们那样冲锋陷阵?用不着。」

蓝河也拐了一个弯,「我看百花那两个冲起来挺厉害的。」

叶秋摸着下巴,认真思索片刻,「都不错,长头发那家伙满有意思的。」

长头发……好吧。跟板寸头的团长大人比,可以绑小马尾的另一位确实算得上长头发。

蓝河有些无奈,「那人叫张佳乐。对人家有意思,好歹把人家的名字记清楚吧!」

没理会蓝河话里的暗刺,叶秋受教地点点头,「常来往就会记得了。」

蓝河挑眉,「你还想常来往?」

「技术挺好的啊。再说他们是做佣兵生意的,以后人手不够可以多多合作。」叶秋观察着蓝河的脸色,「怎么?你有别的打算?」

蓝河没回答叶秋的提问,又把话题绕回开场:「我坚持要用沙漠之鹰。」坚持两字咬得特别重。

眼看小少爷的牛脾气发作,叶秋只好摸摸鼻子,「丑话先说。沙漠之鹰的枪身连弹匣就要两公斤,后座力又重,你到时练到手脱臼可别找我哭啊。」

确实没想到在孙哲平手里运转自如像玩具的东西那么沉,无奈话都说出口了,爱面子的小少爷只能恶狠狠地吼一句:「才不会!」

蓝河少爷的气势很足,无奈靶场里恰好没有沙漠之鹰,叶秋挑了把比较好上手的贝瑞塔塞到他手里。

「肩膀放松,别这么硬梆梆的。背挺直。」

随着指令落下的是叶秋的手掌,轻贴肩膀后顺着背脊往下滑,正好掐住蓝河的腰。蓝河本来还心无旁鹜地调整姿势,被这么摸冷不防一抖叫了出声。

原本正经严肃的教学场面被这么一叫立刻变调。

为了调整站姿贴在蓝河身后的叶秋没出声调戏,屈膝探入蓝河的双腿间,口里还有模有样地说着:「脚打开,再开一些。」

微哑的烟嗓带着温热吐息落在耳畔,蓝河克制自己别曲解语意,偏偏对方的膝盖在下一秒抵住他的臀缝,慢条斯理往前滑动,擦过下半身的关键位置,而后往左右摇摆,如同口令般示意他将双腿打开。

差点腰一软就往身后的怀抱倒去,蓝河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番,握着冷冰冰的枪枝要振作精神,偏偏对方那只脚一时半刻没有要抽回的迹象。

「我说你的脚是不是……唔──」

蓝河偏过头去,话没说完就被吻住。

下意识要拿枪往色狼背上敲去,但看见叶秋还裹着纱布的肩膀慢了一拍。反应敏捷的黄昏种也没给蓝河机会,扣住他的手腕直接把人扯进怀里吻个痛快。

半勃的器官在激烈的口舌纠缠间越来越坚挺,摩擦、挤压,而后再也不分彼此。

明明只是拥抱与亲吻,蓝河却有种已经裸裎相对翻云覆雨的错觉。

「……枪都上了膛,咱们换个地方?」

叶秋盯着被吻得气喘吁吁双颊泛红的小少爷,嘴上问着,双手却紧扣着腰摆明不打算放人。

为了准备数日前那场大战,两人确实有好一阵子不曾亲热。如今这种连喘息都带着火星的状况要再认真冷静地学习,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非常会审时度势的蓝河坦然地面对生物本能,用那张三两下就被啃肿的唇发号施令:「记得把录像删了!」

为了安全起见,嘉世的靶场内外都有摄像头。

一开始就刻意挑了摄像死角的叶秋没时间多解释,勾起唇角淡淡一笑:「遵命。」

那段时间的他们有冲突上靶场解决,有冲动就上床解决。在人前,叶秋给足蓝河少爷面子,唯命是从说一不二,以至于在人后,蓝河被折腾得哭爹喊娘也没处告状。

那时距离两人退出嘉世还有一年半,生活无与伦比的美好,彩虹高悬天际,暴风雨尚在远方。

为蓝河改造沙漠之鹰的叶秋展露出惊人的才华,但只为亲朋好友改枪的原则还没彻底触怒首领陶轩。

酒店老板娘碍于嘉世面子,只是偶尔召唤蓝河接客,少爷与保镳之间的矛盾还没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百花的双花组合锐不可挡,没人料到日后团长伤退,而后变成嘉世的试药对象,在爆炸案中意外丧命。

嘉世一步步掐紧第十区的经济命脉,微草尝试掌握célébrer的流通,轮回开始在军火领域崭露头角,高喊着自治自立的黄昏种公会逐渐成形。

在第十区,年轻气盛的普通人与黄昏种各自为他们的理想与荣耀奋斗。

他们以为人生还有大把时间,能恣意挥霍无惧的青春。
 
那是他们最好的时光。








END

估计就到这边了。
谢谢收看~


评论(8)
热度(37)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