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撩情缘的正确姿势 (喻黄喻) 02

拖欠许久的点文#巴掌

不专业的剑三paro

看来的818+亲友经验估计会有霸个请轻拍

已完结的短小连载可以放心跳w



--



说好的明天见,明天迟迟没来。

 

隔天喻文州上线没等到黄少天,一天、两天、三天……等到第七天的时候,喻文州看着特地去交易行买的糖葫芦,默默地从快捷栏拉掉。原本想点开背包直接扔地上,想了又想,还是关上背包,去清那天的日常。

 

或许某天她就回来了呢?

 

据说正太萝莉被喂糖时的动作特别可爱,想象着那个叫西湖夜雨的萝莉吃起糖的模样,喻文州渐渐期待起来。

 

很快地,端午来临,中秋过去,新年的脚步接近,他再也没见过那个下线前跟他说明天见的鸡萝。

 

原本没拜师父也没有游戏亲友的他在闯荡江湖的过程中慢慢认识许多人,有了一列表所谓的小伙伴:打本的、打架的、蹲宠的、拍照的、做成就的……

 

晴昼海的花开了又谢,以年为单位的时光悄悄逝去,喻文州成为拿过大笛子的花哥。 

 

被戏称读条谷的万花在历经多次技改后,当年那种爆个玉石就能冲到Dps列表前三的盛况已不复以往。于是更多时候, 主修花间的喻文州会被RL要求转奶。毕竟打团本,护住主坦的任务比起死活打不过新爹门派的Dps更重要。

 

Dps跟Hps都是玩,喻文州没什么离经易道只为一人的偏执。靠着考试考前三的认真和毅力,他很快地学习手法、拼凑装备,成为该服五甲团的固定成员。 

 

在那个小铁多半被黑,不黑就是等着撕的年代,喻文州靠着友情与努力,也成为200等1的一员。历经无数次大铁总是出在隔壁团的擦身而过后,终于让他等到幸运女神微笑那天。

 

尾王在众人集火中轰隆隆倒下,那个从头到尾不吭一声,高冷得宛如明教光明顶一样的喵坦突然在团频开金口了。

 

「卧槽居然出了大铁这肯定是BOSS体谅我这一夜辛劳啊老苍你瞧见了没有就说你兄弟我稳得一比!管他神马BOSS交给我坦妥妥的没毛病!哈哈哈这下薪水有着落晚饭有鱼吃啦~」

 

这团RL是个黑到全服皆知的小胡子苍爹,主坦是他拉来救火的亲友。装分不高,装备也不算好,一身散件连精炼都没满。坦白讲,在开场前喻文州有点担心喵坦拉不住仇──虽说坦职的手法向来比装备更重要。整场下来,他认可了这喵坦的能力,却没想到乍看高冷帅气的喵哥在最后一刻破功,露出话痨本色。

 

喻文州从没碰过那么滔滔不绝的明教。除了行云流水的文字还有大量的企鹅、萌鸡和明教专用的表情包糊了满屏。为了不耽误会计拍装,那喵哥还特别贴心地选在近聊频道刷,就看见他的角色像多动症似的,一下幻光步向前,一会儿迎风回浪后退,不变的是头上的文字泡始终没断过。

 

这也是种天份吧。喻文州目瞪口呆地想。

 

在他暗自感叹时,那喵哥劈里啪啦刷着白频,同时还有空闲密聊他!

 

「欸欸欸不是我眼红故意要找你麻烦啊!我知道有大琴Dps贼恶心,但你开场就开特效有没有考虑过坦的心情?好险我今天临时起意吃了仇恨小药才刚好拉住仇恨!下回小心点啊不然血那么薄仇那么高开场就OT自己躺地板搞不好还把人卡掉线回头就是被818的节奏啦!」

 

素昧平生的喵坦特地用密聊提醒他算是给足面子,理应回复些什么,再加上他这回是帮亲友代开清CD可不能帮人招黑,偏偏场上为了那颗芒果喊价喊得腥风血雨,一个走神已经喊到150万。

 

要大铁还是老铁?这是个问题。

 

喻文州的脑子转得飞快,斟酌着要怎么向这个可能主修PVP的浩气喵坦婉转解释特效向来是开场用的基本常识,组织好句子发出的那一秒,耳机里正好传来3、2、1的结拍倒数声。

 

最后,大铁以320万成交。

 

喻文州盯着屏幕里那身精简混着切糕装,拿着风雷瑶琴剑,笑得特别婉约动人的琴娘突然惊醒。

 

自己现在是代开,就算拍到绑定的大铁也没用啊!

 

回过神的他再看向一瞬间又刷刷刷洗了满屏的密聊,电光石火间想起那喵哥的朝圣言喊话:「嘿嘿嘿~吃了我的朝圣言就跟我回圣墓山吧喵~如果不从月圆之日就会爆体而亡!怕了吧怕了吧怕了吧~( • ̀ω•́ )」

 

技能喊话这种东西千奇百怪,挺能展现个人特色。行走江湖数年,他见识过各式奇葩喊话,但都没有这句来得有既视感。

 

刚才打本顾着输出只注意关键词没细看,这下有空把聊天记录往回拉,一字一句简直怵目惊心。

 

团频里,对那个万年黑脸的苍爹终于拍到大铁的恭喜声与今天薪水多多的欢庆声不绝于耳,喻文州满脑子只有一句话想问:「你是当初寇岛的西湖夜雨吗?」

 

凭良心讲,喻文州不是多么过目不忘纤细易感的人。

 

玩了好几年剑三,经历无数悲欢离合与818树洞帖,喻文州通常是旁观者,偶尔成为城门失火被殃及的那尾鱼。但不管世道风光如何变化,那个叫做西湖夜雨的鸡萝和当年为她买下的二十串糖葫芦一直留在喻文州的江湖里。

 

那是他第一个主动结交的朋友,对方也是第一个喂他吃糖葫芦的人。

 

在那之后,他认识很多人,喂过也被过喂很多糖葫芦,红的、蓝的、粉的都有,但无论什么颜色哪种口味都没有第一串那种错愕不解后又疑似被调戏的复杂感受。

 

喻文州脑中往事纷沓历历如昨,而眼前站着那个拓印雪河外观的喵哥因为静止太久开始出现待机动作。耍着弯刀的明教成男不再刷屏,沉默许久后抛出一句话。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那号被人盗了。你是谁?

 







TBC


评论
热度(2)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