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撩情缘的正确姿势 (喻黄喻) 06

拖欠许久的点文#巴掌

不专业的剑三paro

看来的818+亲友经验估计会有霸个请轻拍 

已完结的短小连载可以放心跳w



--



交换名字跟交换戒指终归不一样。

 

那天后,每天上线该干啥还是干啥。除了当事人,没人觉得这两个本来就捆绑销售成天腻歪的家伙间发生过什么。

 

游戏里的时间流速跟现实不同,他们在没有日夜变换的江湖场景里厮杀奔驰,转眼又是一年。

 

那阵子恶人谷内斗很严重,群龙无首让商点掉得乱七八糟,就连老王都创了开服首例破天荒倒了一次。按理说应是浩气雄起反攻一波的绝佳时机,偏偏几个战功榜前头的帮会也掐得风生水起。蓝雨帮主秉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没干劲原则,坚持不蹚这浑水,保险起见连招生广告都停了,就怕收进有问题的新人搅乱一池春水。

 

烦到不行的黄少天连对截镖都失去兴致,喻文州干脆喊了几个有点经验的PVE亲友和帮里的副本党,问黄少天要不要坦看看十人战兽山换换心情。

 

基于团里没有打惯英雄本的大腿,一场十人本教学加拓荒打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死去活来挺到尾王倒下,结果没来得及在进动画前把小怪清光,长得跟裹脚布一样的剧情结束后,场上死得一个不剩,血淋淋的团灭。

 

RL打到一半因为娘之怒debuff灰溜溜地下了,指挥权交到喻文州手上。发完连修装都不够用的几百金薪水,喻文州在帮会YY问黄少天有何感想?

 

「唉……打完这本像被日过,身心俱疲啊……」

 

「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卧槽副帮你被日过?」

 

要是声波有形,估计还能排出个大写的「卧槽」,可惜没有。此起彼落但异口同声的惊叹声点燃黄少天剩余的最后一点气力。

 

他抓着麦大吼:「滚滚滚滚滚!你才被日过!你们全小区都被日过!大爷我通常是日人的那个!」

 

还有人弱弱地问追问:「欸豆……也就是说有例外?」

 

「靠靠靠!别抓我语病!我大漠之人读书少,你们这些中原人别欺负我!」

 

同门立马有人不答应了。「我圣火教不背这锅!副帮一定太久没有做门派日常了,快去把教义背个一百二十遍来!」

 

黄少天懒得再纠缠,「去去去,一旁玩沙去!再瞎吵吵我就禁言啦!」

 

「副帮你要送沙吗?」

 

「我要里飞沙!」

 

「那我要寒烟沙!」

 

「傻子,现在要子牙乌啦。」

 

黄少天没把他们禁言,直接自己消音把耳机扯下来,可怜又无助地在帮频里@喻文州。

 

[帮会][夜雨声烦]:小鱼儿啊,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可怜#可怜#可怜

 

[帮会][鱼片粥][表情]:[鱼片粥]轻轻地拍了拍[夜雨声烦]的头。

[帮会][鱼片粥]:乖,大战吗?

 

[帮会][夜雨声烦]:组!

 

被顺过毛的猫又是一条好汉,打个大战也能浪得飞起。眼花撩乱的绕背走位让王跟着转圈圈,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不是王是小鱼干,连喊进来的路人队友都忍不住问他走位如此风骚会不会头晕?

 

虽然嚷着喵生艰难,但许久没打本的黄少天确实觉得此时此刻打本比勾心斗角的打架有趣太多。知道他为了阵营事心累,喻文州开始把清十人副本CD当成周常任务。

 

几次下来,大家越打越默契,除了偶尔犯蠢卖萌的小伙伴,战兽山已经能不死人跳无伤成就了。于是他们往自虐的大道上越走越远,开始拓荒十人燕然峰。

 

原本的RL因为课业关系半A,带本重任彻底转移到喻文州肩上。

 

本打久了,就算没有特地加好友互动,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经历也让彼此混个半生熟。有个刀萝每次打完本都嚷着要开歌会,挂在打本房间怂恿小伙伴帮她刷世界找听众,后来甚至没打本的时候也会挂在蓝雨的帮会大厅。

 

喻文州曾婉转地询问过对方,人家妹子可怜兮兮地说自己是边缘人没朋友,觉得这里比较温暖有人情味,只是挂机听听大家聊天,不会做什么。对方是个纯粹中立,师门亲友喻文州也认识,不像做007的料,按理说折腾不出什么幺蛾子。喻文州想了想挑不出什么毛病,也只能任她去了。

 

那天上线翻牌时,黄少天说他的黄历显示宜打本而且会出大铁。十人本没大铁,但确实天降好运欧了一把。在黑了不知道五次还是六次CD后,他们终于把燕然峰那尾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吃的石斑打趴了。

 

通关进动画那瞬,YY里一片死寂。不知道过了多久,各种欢呼、尖叫和会被河蟹的粗口齐飞。被火石炸到外酥内嫩死了又起,坦到生无可恋的黄少天差点没哭出来。

 

欢声雷动喜大普奔的氛围中,大伙儿愉快友好地炫完富拍完装,秘境宝箱都还没来得及摸,一个海誓山盟就甩在地上把喻文州团团包围。

 

那个常常开歌会的刀萝用温柔软萌的声音说:「不好意思,还没攒够钱买橙子。花哥哥我注意你很久啦,你愿意跟我回霸刀山庄吗?」

 

生怕YY里讲得不够清楚,团频还同时动作。

 

[团队][柳萌儿]:[柳萌儿]对[鱼片粥]说:"要跟我抱抱吗?" 

 

团频、帮频和友频里的吃瓜表情刷得飞起,还有胆子太肥不嫌事大的直接去@黄少天。

 

黄少天想都没想,一句「谢谢大家」直接退组,团长退组团队解散,其他人被强行退出副本。

 

不心疼系统送的免费烟火,但刀萝被黄少天甩这么一掌,脸颊挺疼。

 

角色还在过图,但刀萝已经等不及。她瞪着过图画面,一向萌萌哒的声音冷了好几度,「请问喵哥,这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的口气理所当然,听不出半分不悦。「唉呀,本打完装拍完薪水发完,不出本干嘛?住在里面等过年吗?一不小心掉进熔岩是会死人的啊,妹子妳哪来的勇气?梁静茹给的吗?」

 

不知道对方的明讽暗喻刀萝听出来没有,她彻底改换口气,冷冷地回:「喵哥你别明知故问。花哥哥,你就没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全世界都在等喻文州开口,但喻文州就是不说话。

 

整团静静地吃着鸡排爆米花围观修罗场,只有刀萝还在继续她的表演。

 

「花哥哥,不管是接受还是拒绝,请你给我一个说法。起码让我知道那些我送去的小药、附魔和熔碇,是不是全都喂了狗。」

 

黄少天眉头一皱,「我说妹子妳差不多得了。人没给你答案就是不想打妳脸让妳难看,妳又何必自己找虐?这么咄咄逼人小心是注孤生没人爱的节奏啊!」

 

刀萝冷哼一声,「请问花哥哥是你什么人?你能帮他代言还是作主吗?」

 

黄少天跟着冷笑,「哈!他是我什么人?!」

 

小伙伴?好基友?绑定奶?似乎不管哪个答案说出来都不够份量,没有狠狠甩人一巴掌让她托马斯回旋转体三圈半的效果。

 

黄少天还没理清自己究竟是懊恼、遗憾还是别的什么纤细情绪,就听到喻文州发声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离开去倒个水,谢谢大家今晚的努力。」

 

搞半天喻文州压根不在事故现场!

 

有心人士回头去翻,发现喻文州确实有在团频交代过要暂离,系统也显示团长被移交给黄少天。只是那时大伙儿沉浸在通关的欢乐海洋里,随后又被刀萝的告白烟花砸了个满脸开花,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喻文州此话一出,方才疾言厉色的刀萝瞬间哽咽,嘤嘤嘤道:「花哥哥,你不在的时候他们都欺负我!你要帮人家讨公道!」

 

回座发现角色居然在副本外,大团已经解散,喻文州第一个反应就是点开聊天纪录接着密聊黄少天。黄少天大爆手速把刀萝方才在YY里的谈话转述一遍,末了加上一整排的愤怒企鹅表情表达他的伐开心。

 

迅速查看完纪录和黄少天没有颠倒黑白但有加油添醋的转达后,喻文州喝了口水,开始逐条回复。

 

「首先,柳萌儿,谢谢妳的喜欢。但我必须再一次回答妳,我真的没有跟妳结情缘的念头。接着,妳寄来的那些东西,我一样没动地退回了。如果妳有疑问,我这边有退信时的录像可以作证。再来,我不认为打完本退队算得上欺负。方才我人不在电脑前,如果夜雨的处理哪边有问题,请妳明确提出来,在场的团员都是证人。若他真有错,我愿意代他向妳道歉──」

 

忍耐听到这里的黄少天一秒炸毛:「道个毛线球的歉!本大爷行得正坐得端没有半点对不起她!她在我眼前挖我墙脚调戏我家的人,还要我道歉?没门!鱼片粥我警告你,不准向她道歉,不然、不然我……」

 

喻文州叹了口气,突然好希望自己就坐在那祸害身边,这样就可以直接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夜雨,让我把话说完好吗?」

 

「行,你说!让你说到天荒地老都行!」

 

黄少天仗着频道管理的身分改了发言权限把鱼片粥抱上麦,还故意把发言时间加了好几倍,摆明就是要气死那刀萝。

 

有麦说不得的刀萝没再自取其辱,在公屏留下「走着瞧」三个大字后直接退了YY。

 








TBC


评论
热度(3)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