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撩情缘的正确姿势 (喻黄喻) 08

拖欠许久的点文#巴掌

不专业的剑三paro

看来的818+亲友经验估计会有霸个请轻拍

已完结的短小连载可以放心跳w



--



恼羞成怒的悬赏持续半个月,偏偏没有证据证明是那刀萝所为,除了锲而不舍地去找小伙伴自杀拔赏,也没更好的办法。

 

这日子没法过了!在心里怒翻九九八十一张桌子的黄少天终于下定决心。

 

那天成都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黄少天说要赶报告纯挂机,没跟喻文州一起清日常。喻文州没多想,在帮会和友频喊了两遍组上小伙伴,跟世界上的路人并了个大战团。

 

当天打的是五个日常本里相对简单的稻香村,偏偏在不太会减员的三王死了人。

 

重制后,打大战死人是家常便饭,大家都习惯了。在场除了阵亡的路人,其他都是自己人,没人会怀疑是喻文州手法欠佳没补好。

 

看着那只站在面向里死不闪,只有三万多血的哈士奇,喻文州默默在打完后把人缝起来说了声抱歉,而后向队友们道谢,连装备也没骰就秒退。

 

战斗结束得太快,神行千里仍在CD。他嗑了除滞散就往成都飞去。

 

刚才三王时炸出来的公告已被洗到聊天框的前头去,但喻文州不用往回拉也确定自己没眼花。

 

过完图仍没等到黄少天的解释,他刻意去问对方。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我刚过图,你有说话吗?

 

那边先刷出暂离的自动回覆,过好几分钟才回了难得简洁的两个字:没有。

 

喻文州没直接组队,循着列表发现黄少天不是在常炸烟花的成都广场,而是在交易行后面的偏僻角落。

 

这里的风景那么好吗──喻文州突然闪过这个画风不对的逗比念头。

 

他带着草叶与水墨的万花特效,轻巧地落在黄少天跟前。

 

喻文州选了近聊频道。

 

[帮会][鱼片粥]:你情缘呢?

 

就说心烦意乱容易出事,喻文州手一滑把近聊错点成帮频,本来看到世界公告的大伙儿已经兴奋得像锅热油,如今沾着水珠的鲜鱼自己跳进锅,瞬间炸了个稀里哗啦天女散花。

 

喻文州叹了口气,切成密聊页面又把问题重复一遍。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情、情情情缘?哪来的情缘?我哪有什么情缘啊哈哈哈!

 

喻文州只好捺着性子往前翻,把炸烟火跳出来的世界公告复制给他,看他见了棺材会不会掉泪。

 

又是长长的沉默。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点抓不准黄少天的想法。

 

或许一切都是情比金坚的兄弟情,那些口没遮拦的骚话或任由亲友调侃的态度只是对方不拘小节的表现。虽然这游戏被戏称基三,但真要在这广阔江湖中找到性情与性向都合拍的知心人,一点也不容易。

 

喻文州盯着亲手复制的烟花公告,自虐地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看了一遍又一遍,仍没等到黄少天的回答。

 

他垂下头,掩面苦笑。

 

本来这种你情我愿的事,从来不需要对第三者负责,又何须多作解释?

 

自己搭的戏台,就算脚断了,也要把戏演完再爬下来。

 

不管黄少天到底是真忙还是装忙,喻文州最后留下一句话。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如果想低调,下回挑个人少的时间地点再炸。

 

「祝你们幸福」短短五字敲了又消,喻文州想了想,已经隔着网线或许此生不可能相见,就不再找虐cos什么清香白莲了。

 

神行和除滞散都在CD,喻文州难得乖乖坐马车去洛阳城找架打──虽然他为了黄少天配了一身奶装,没有阵营D装。

 

可怜他运气实在太背。三更半夜不睡觉的恶人拉了大旗,叫了二十几个到浩气任务点杀跟车的人。

 

五六个会打或不会打的浩气玩家在他和另一个补师的抢救下,维持着岌岌可危的血线垂死挣扎。

 

不幸中的大幸是离复活点很近,于是喻文州的协杀与被击杀喊话在帮频交错刷起。

 

估计已经忙完的黄少天收到消息,叫喻文州直接拉人,但对方没回。他二话不说神行到洛阳城,不知从哪冒出来就是一套缴械爆发,把人往死里揍。

 

坦白讲明教在野外群殴不是吃香的门派,但一头栽进人群的黄少天血量从没下过50%,那股横冲直撞不怕死的气势硬是把明教玩成霸刀,将恶人阵型冲得乱七八糟。

 

帮里几个还没睡的修仙党也赶来帮忙,闻风而至的浩气玩家越来越多,打不到十分钟,那群嘉王朝的恶人就挟着尾巴跑了。

 

耍着双刀的喵哥在打坐回血的黑衣花哥面前跳了两下,对方没理他,他顺手喂了根糖葫芦,也在旁边坐下。

 

[夜雨声烦]悄悄地说:被打怎么不喊我?

 

你悄悄地对[夜雨声烦]说:没时间打字。

 

我信了你的邪!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直接开麦嚷嚷道:「干嘛对我爱搭不理的?不就是一天没一起大战嘛……不然我现在喊人啊!」

 

他和喻文州一直挂在帮会YY的小房间里,两人有事就聊天,没事就纯挂机,就算听着对方的键盘声或吃薯片、喝奶茶的声音也开心。哪怕常被调侃副帮跟副帮主夫人每天都在小黑屋里酱酱酿酿好害羞,也没改掉这习惯。

 

喻文州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他清清嗓子,努力维持平稳的声音道:「我最近开始忙论文,大概没法每天上线了,你……」

 

黄少天的声音一如既往欢快,跟方才炸人烟火被抓现行后扭扭捏捏连打字都结巴的模样相距千里。

 

「简单啊!我双开帮你清日常等你回来……欸,你要忙多久?不会是要A吧?」

 

看着眼前一蹦三尺高的喵哥,喻文州突然笑了。

 

「你说呢?」

 







TBC


评论
热度(6)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