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梅干扣肉的黑魔法 (王叶)

大概有BUG

一定有OOC

都能接受再往下~



-- 



作为一个难得对吃不讲究的B市人,王杰希像诸多网瘾宅男般,选择让外卖主宰他的三餐,偶尔还有下午茶或消夜。

 

比其他人幸运的是,待在训练基地时还有食堂大妈的手艺可依靠。为了选手们的生命安全和微草战队的长远发展着想,月饼炒辣椒、西瓜炒香蕉之类的黑暗料理绝对不允许出现。

 

外卖、食堂和偶尔聚会外食填满了王杰希的美食地图,让他几乎忘记小时候也是个喜欢挤进厨房跟在母亲身边团团转,帮忙拿盘子递酱油,稍大些还可以切切葱姜蒜的小毛头。

 

厨房里那些热火朝天香气四溢的记忆变成遥远的浮光掠影,恍如隔世。

 

就像某个再也不打篮球的吉他手一样,第三赛季出道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后,王杰希再也没有下过厨房。

 

为了保护双手不拿菜刀的禁忌,就像他为了战队胜利封印魔术师打法,坚持到退役那一刻──当然,明星赛那种场合不作数。

 

对职业选手来说,退役或许光荣或许黯然,但总归是件伤感的事。打从高英杰初试啼声的新人挑战赛开始就步步为营的王杰希则是费尽心思把那份伤感对微草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在他仍担任队长的职业末期彻底完成团队重心的交接。

 

从爱徒到队员,从战队到粉丝,王杰希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感受与反应,机关算尽却独漏一人。

 

以为自己能跟随处可见的老大爷一样,过上种花、养鸟、写大字的悠哉退休生活,连续一周被养成多年的生物钟制约,早晨七点醒来一脸茫然的王‧前任微草队长&职业选手‧杰希才发现事情没他想的单纯。

 

长年异地恋的对象听见这事,在电脑前哈哈大笑。 

 

──你啊,就是劳碌命!

 

彷佛有声音的吐槽传来后,王杰希看见那个把笑写得跟哭差不多的QQ头像甩出个视频链接。

 

──看这大姐做菜挺好吃的,不然你试试?我昨天看着看着,老坛酸菜都不小心吃了两碗。

 

王杰希眉头一皱,犯后认错态度良好的叶修马上接着打字:报告领导,不是我不听话,是昨晚上雨下太大,叫外卖太折腾人嘛。

 

连数落的语言都没来得及组织好就被怼,王杰希有时挺烦叶修这点。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还能怎么办?只能冷哼一声原谅他。

 

东拉西扯了三分钟,王杰希总算想起他找叶修的用意。

 

──你何时有空?

 

──怎么?想我啦?

 

王杰希不用看也知道那人现在肯定叼着烟低笑,传出的笑声有些模糊,像前几天邻居刚养的猫崽,边往人身上爬边亮出胖胖短短的小爪子挠啊挠。太勾人。

 

──是啊。

 

魔术师难得的坦然以对,连荣耀教科书都没反应过来,慢了半拍。

 

──常规赛压力不大,这周对皇风,尽力就行。

 

──我在家等你?

 

──行。

 

如果这会儿不是QQ传情而是打电话,王杰希就能听到叶修那「行」字尾音缓缓上扬,是个非常愉快的弧度。

 

不负众望凯旋而归的兴欣战队在比赛隔天搭机返回H市。

 

常规赛的复盘当晚借用酒店的会议室就已经完成,回到基地的叶修简单交代几句,让众人各自按照日常节奏训练后,就双手插兜地晃了出去。

 

那样子简单随兴地像是去马路对面买包烟,但大伙儿都知道,叶教练是请假去会相好了。

 

当晚,舍弃上林苑套房的叶修回到隔壁小区的住处,王杰希口中的那个家。

 

家里的装修风格是被戏称性冷淡的北欧风。浅木色地板、低彩度家具、采光充足的开放格局和几株不用照顾又能点缀空间的人造植物。

 

这地方是叶修在H市的私人落脚处,但除了掏钱和签名,基本都是扔给王杰希打理。对叶修来说,只有王杰希来,他才会回到这里,专属他们两人的秘密基地。

 

特地砸钱弄了德国系统厨具和大理石流理台的厨房,捱到今晚终于发挥除了煮速冻饺子之外的正常功能。

 

特地挑选的五花肉肥瘦相间比例适中,被王杰希切得豪迈,每块都有两个巴掌宽。过水烫去杂质后,抹上米酒去腥兼上色,然后起热油锅,将猪皮那面朝下,炸到金黄微焦。

 

热油碰上冷皮,劈里啪啦炸开的油花在厨房里宛如一场小型烟花秀,留下的不是难闻的硝烟味,而是勾动食欲的炸肉香。

 

盯着锅里备受煎熬的肉块,翻动表皮让每一面都呈现漂亮的赤褐色后,暂时起锅。

 

等待放凉的时间,王杰希仔细洗净买来的梅干菜,拧干水分,接着把还冒着热气的肉块全切成一指宽的肉片扔进盆里,加点老抽上色,再用酱油和盐花调味。做菜习惯直接用手的王杰希边搅拌酱汁边帮热呼呼的肉片按摩,希望它们乖乖变成美味好吃的肉。

 

将搓揉伺候完毕的五花肉片码进水晶碗里铺满,接着把淋上少许酱油,搅拌均匀的梅干菜填到中间,这菜就算完成了大半。

 

接着把水晶碗放进蒸锅里蒸上两小时,大功告成。

 

在此之前试做过好几回早就业务熟练的王杰希刻意掐着时间,算准叶修进门的时候起锅。

 

盛盘装好,炉子上的汤也滚了。

 

斜倚厨房门边的叶修吹了个很流氓的口哨,「呦,还挺贤慧啊?」

 

内建对叶神垃圾话的驱散buff,王杰希招了招手,毫不客气地支使国家队领队:「把这个端出去,汤好就开饭了。」

 

倒扣在米白瓷盘上的焦糖色肉片堆成一座圆圆满满的小山,酱味混着肉香像一只无形的手,撩动空荡荡的胃袋。原本还不饿的叶修恭敬地双手捧着盘子,觉得他光吸这味儿,就能顶上三天。

 

依照吩咐端菜出去的叶神前脚还没跨出厨房,就听到彷佛背后长眼睛的王大厨悠悠补上一句:「不许偷吃。」

 

那只被无数迷妹迷弟跪舔的美手停在肉山之巅,距离就差那天杀的一公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要得到你,但我媳妇儿说不行。

 

叶修很想仰天长啸,但他没有,只让饥肠辘辘的肚子咕噜噜叫两声,权充抗议。

 

一声无可奈何的轻笑穿透厨房抽风机的噪音,宛如天籁。

 

「就一块,小心烫。」

 

闻言,叶修的脚尖转了个方向,凑到王杰希身旁,在他脸颊上啃了一口。

 

「嗯,好吃。」

 

双手端着热汤,王杰希只能用那只特别大的眼睛瞪他。

 

同样对邪王真眼的死亡凝视免疫,叶修笑嘻嘻地端着肉,飘出厨房。

 

只有两人的晚餐,菜式不需要太多。除了那盘诱人犯罪的梅干扣肉,大理石桌上还有一盘烫青菜、锅塌豆腐和一大锅玉米排骨汤。都是些简单到不行的家常菜,但胜在食材好、份量足。

 

不出王杰希所料,上桌后,叶修第一个集火的目标就是那盘梅干扣肉。

 

酱色浓郁油花饱满的五花肉让人一口咬下还顾不得烫嘴,鲜甜的油脂和肉汁就在嘴里爆开。蒸得绵软的肥肉与嫩而不柴的瘦肉相得益彰,酱油的浓醇咸香让肉片油而不腻,甘美顺口。梅干菜经过腌渍的特殊香气则成了神来一笔的点缀,那是经过岁月磨练时光沉淀的好滋味。

 

肥美甘醇的五花肉和咸香深邃的梅干菜被炉火烹煮整整两个小时,凝结出一小碟深褐色的酱汁。那才是整道菜的精华所在,光是酱汁拌饭就美味到让人吃得舌头差点吞进去。

 

叶修捧着饭碗,一口五花肉配梅干菜,一口浸饱酱汁的白米饭,筷子扒得飞快,吃得呼噜噜地,就连嘴角沾到饭粒也浑然无所觉,大神形象全面崩塌。

 

而作为厨师的王杰希依旧捧着饭碗端坐对面,看着他饿虎扑狼似的吃相,眉眼带笑地吃下每一口饭菜。

 

那天晚上,食量不大的叶修整整吃了两大碗饭,收拾完餐桌后,直接瘫在沙发上,一根手指也不想再动弹。

 

饶是对自己的手艺有一定程度信心的王杰希也有些意外。

 

拎着退役后终于能喝个痛快的冰啤酒,王杰希斜眼看向摸着肚子直打饱嗝的叶修。

 

「那么撑?」

 

叶修装模作样地哼了一声,「可不是?瞧我这肚子都快三个月了吧?」

 

应观众要求,王杰希伸手摸上被撑得圆滚滚的肚皮。曾经捧起两冠差点缔造皇朝的大手隔着轻薄的衬衫衣料,恣意抚摸不见天日的白皙嫩肉,让他想到不久前才下锅的那条猪五花。

 

盯着对方吃饱撑出来的小肚腩,王杰希认真在想,不知道咬起来口感如何?

 

看王杰希盯着自个儿肚皮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叶修拉紧衣襬警戒道:「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这可是条宝贵的小生命。」

 

杰希大神挑眉,不咸不淡地喔了声。

 

「……大夫您觉得,这是个男孩还女孩?」

 

王大夫倒没想过这问题,偏头认真思索了下,「看你这肚子挺圆,女孩吧。」

 

叶修微微一笑,依旧用那种半真半假的语气问:「你喜欢女孩?」

 

不管对方攻势是虚是实,要论心脏与战术也不输人的前任微草队长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从容接招道:「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九天惊雷滚滚而下,叶修满脸卧槽。

 

「快让我喝一口压压惊!」他拿过王杰希手中开了瓶过还没过嘴的啤酒,灌了两口皱起眉头。

 

「啤酒胀气。」王杰希嘴上提醒着,方才却压根没阻止对方犯蠢的意思。不疾不徐地倒了桌上早沏好的普洱推过去。

 

浓茶入口,虽然增加腹中重量,但到底是去油消胀的方子。叶修松开眉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直接躺在王杰希腿上道:「找天去做个检查吧。这些年你射进来的没有上万也有成千,要能怀上早就有了。」

 

大方地出借双腿当膝枕,王杰希一手喝酒,一手穿过叶修柔软细密的黑发,不经意地说:「不然,我今晚再努力一把?」

 

叶修摇头,神情严肃,「我觉得不行。」

 

「怎么?」

 

「在这个世界线,男人是没法怀孕的。如果吃完你做的菜就行,那我不禁要怀疑,是你动了手脚。」

 

「比方说?」

 

仰头与许久没见的对象四目交接,叶修调侃道:「比方说,霍格沃茨的黑魔法之类。」

 

跟魔法学院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魔术师缓缓地笑了。

 

于是冰山崩裂,春暖花开。

 

王杰希的手指穿过叶修的发落在他颊边,来回轻抚,语气温柔:「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了?嗯?」

 

前任的荣耀第一人也笑了。常年叼烟的嘴角扬起,看来有些痞气,是一种张扬的帅。

 

「我上房干嘛呢?上你还实际些。」

 

「行。」王杰希敞开双腿,往后朝沙发椅背一躺。「坐上来,自己动。」

 

被狗血台词逗乐的叶修慢吞吞地爬起身,跨坐到王杰希跟前,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盯着那双能让亿万星辰灭绝的漂亮眼睛,用那把某人很迷恋却从来不说的烟嗓缓缓地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END


饭后一小时请勿剧烈运动

王不留行中医诊所,关心您 o_O

 

作菜影片参考:苗阿朵美食

感谢亲友推荐 我觉得看她吃饭比作菜好吃w


评论
热度(38)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