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只是近黄昏 番外-最好的时光 (叶蓝)

争地盘、抢生意,会让黑帮大打出手多半是这样的原因。对于成立不久,急需扩展势力版图的嘉世来说,三天一仗、五日一战根本是家常便饭。


为了组织利益,各大帮派都将强势崛起的嘉世视作眼中钉,或明或暗想尽一切手段要铲除。

平心而论,代表嘉世的叶秋不过是个A-0等级的黄昏种,在他之上还有S级这种能以一挡百的怪物级存在;相较其他黄昏种的长枪短炮,叶秋的长刀也不是什么毁天灭地的武器,但偏偏就是这么个配着普通长刀,等级中上的家伙,硬是将嘉世这个新兴帮会连拖带拉迈上巅峰之路。

道上都在问:叶秋到底嗑了什么?同样是célébrer,同样是A-0级,怎么自家手下就没有这种神挡杀神,佛挡灭佛...

[全职]只是近黄昏 32 (叶蓝) (完)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三天后,区立警局黄昏种特别应对组收到一个神秘邮包,上头没有任何邮戳,像是被人直接塞进专用邮箱里。


经过防爆组弟兄们的鉴定确认不是炸弹邮包后,当天留在办公室的组员透过猜拳这个公平、公正又公开的方式选出负责开箱的倒霉鬼。


盯着这个外层用旧报纸随便包一包的纸盒,狂输四把的张佳乐眼皮猛跳,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愣愣地盯着那个半天之后从公文包大...

[全职]只是近黄昏 31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一天半后,乔一帆和邱非如愿见到了叶修。


神情憔悴,浑身血腥味的叶修让邱非在见到他的第一眼,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叶修咳了两声,若无其事地抹去唇边血渍朝邱非微笑:「那么嫌弃啊?那我走啰?」


在人前向来冷静自制气势十足的邱非瞬间垮下肩膀,「我没那意思。」


看着在叶修面前简直像个小孩子被任意搓揉的邱非,乔一帆眨了眨眼,觉得新...

[全职]只是近黄昏 30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半个小时后,黄昏种特别应对组的警官按照叶修的剧本按响陈果家的门铃。


做好准备的苏沐橙婉拒陈果和唐柔的陪同,只身前往医院探视据说失忆的兄长。


由于苏沐秋的记忆事关重大,主治医师在韩文清授意下一五一十地将病患的情况告知家属,包括他是因后颈遭受重击昏迷被捕,才没像其他对麻醉剂过敏的同伴一样暴毙的猜测。


冰冷的金属门把握在掌心,待那份寒意慢慢...

[全职]只是近黄昏 29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苏沐橙瞪大眼睛,一时还无法接受消化叶修的话;唐柔往后半步靠在陈果身旁,捏了捏她的手给她支持。


陈果方才生动的表情渐渐冷却、凝固,她直勾勾地盯着叶修手里的铁罐,扯出一个颤抖的笑:「叶修你说什么笑话?愚人节还早呢。那明明是我之前给蓝河招待客人用的大吉岭红茶,他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里头?就算你们吵架也不用这样骗我吧?」


叶修用拇指来回轻抚勾着银边的盖子,脸...

[全职]只是近黄昏 28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他从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醒来。


吹不惯的空调让他打了个冷颤,发现身上的薄毯一点都不保暖。


他想开口喊人,昏沉的神智挤不出一个清晰的名字。


挣扎着起身,扯动手腕上好几条细管。皮肉被针头扯动的感觉让他又打了一个冷颤。


原来自己是个病号啊。看来病得还不清。


他放慢动作,小心翼翼地在不扯痛注射口的情况下爬起...

[全职]只是近黄昏 27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警方那头水深火热,黑道世界也不得安宁。


扣除没参加应酬逃过一劫的微草和伤亡意外轻微的主办嘉世,全由普通人组成的轮回伤亡最惨烈,出席的十五人中,九死六伤。


原本三强鼎立的局面在天亮以后,俨然成为嘉世一家独大的情况。


最大得利者总有最大的嫌疑。


为此,嘉世本部几乎被警方翻箱倒柜查个掉底。偏偏陶轩像是有备而来,各项资料...

[全职]只是近黄昏 26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千惊万险逃离火场的叶修没逃往顶楼去挤直升机,而是沿着之前计划好的逃脱路线,利用酒店外围的逃生梯从附近民家的屋顶抄近路,狂奔往张新杰的诊所。


区立医院现在肯定人满为患,而蓝河的情况容不得再拖延。


生理上的激烈战斗加上精神上的剧烈冲击,被药量压制的心绞痛再度发作。


怀里抱着奄奄一息的蓝河,痛得一时腿软的叶修直接从七楼屋顶摔落隔壁栋...

[全职]只是近黄昏 25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装了大半天尸体的陈夜辉终于逮着机会在众人没察觉时爬起来,朝叶修连开三枪。没想到那么近的距离,连续三击仍没得逞,他在第一时间愣住,随后又狂笑起来。


「哈哈哈!搭档因你而死,叶哥您现在心情如何啊?」被削断指头的手藏在手套下,此时正握拳充当记者的麦克风朝向叶修。


他没理会陈夜辉那一大串有关削手指之仇的即席演说,低头抱起蓝河。


「蓝河死定...

[全职]只是近黄昏 24 (叶蓝)


GANGSTA 黑街paro+各种私设

没看过也无妨 真看不懂欢迎询问


应观众要求的粉丝点文

内含大量狗血 少许血腥

只吃HE的同学请斟酌阅读剧透意味



--


叶修压抑不合时宜的冲动点头,随即转身朝舞台区的悬吊布幕开枪,冲往已经看好的下一个隐蔽点。


落下的布幕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与此同时,蓝河顺着进门路线朝反方向撤退。


「谁?是谁在那里?是不是来救我们的?」


「一定是上帝听到我虔诚的祈祷!哈里路亚!」


围坐在一起等死的群众齐齐仰望从天而降的金色布幕,像看见救赎的圣光。...

1 / 4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