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8+09 (完)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拾壹、


一叶之秋何许人也?若要话说从头,时间得回溯到剑网三元年。


那年代还没那么多满街跑的游戏主播、魔鬼UP主,高玩发光发热的舞台除了游戏里,就是各大论坛贴吧。


作为拓荒型骨灰级玩家,一叶之秋靠着手中长枪和傲血战意永远占据dps前三,切铁牢从不OT,任凭boss和队友如何翻江倒海,一仇位置巍然不动,要boss走东绝对不敢往西。


不只天策在他手中出神入化,身为一线团知名RL...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7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玖、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蓝河和亲友带着帮里的小号跑商,在盘龙坞接了任务,拖家带口五六人前往瞿塘峡,眼看过图的白雾就在前方,结果被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十几个红名打得找不着北。


带头的依旧是那个叫沈夜辉的藏剑。


巴陵的天那么蓝,草那么绿,风里彷佛能闻到油菜花的香气。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去泡碗方便面吃完正好原地起的截元丹。


[阵营][浩气盟][盘...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5+06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柒、


江湖传言敌对阵营容易死情缘。万年没情缘的咩太蓝河大大表示没绑过情缘不清楚,但如果是师徒,他觉得就算死,也能死去活来再死再活,那酸爽滋味叫一个欲仙欲死。


由于门派不同,蓝河对苍云只是略懂略懂,再加上君莫笑是A了好些年的回锅玩家,不萌也不新,蓝河除了卖些江贡、监本和带着解师徒任务外,能帮上忙的地方着实有限。


但两人同为阵营小斗士,在野外、战场和攻防焦点对方是展现师徒爱的最佳表现。


于是,拜蓝河所赐...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3+04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伍、


原本,蓝河是真想回纯阳挂机,提前下YY准备洗洗睡了。偏偏帮会的小朋友在阴山挖到宝洞,喊半天喊不到人。


凌晨三点多,帮里会蹦会跳会喘气的只剩下个位数,多半不是在浪副本就是在副本浪。


他叹口气,组了那喵喵叫半天没人理的小喵萝,直奔阴山。


过图落地,蓝河正要甩起大轻功往宝洞的位置飞去,屏幕中央就跳出红名警告。平常他最烦那些不关阵营做茶馆的人,扫了一眼,意外看到个熟人。


按捺下逞一时之快的冲...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2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参、


作为一个技术犀利好人缘的咩太,不管亲友还是路人都曾问过他:当年怎会脑子一抽选了这音轻体柔易推倒的体型?


一开始,蓝桥还会认认真真地向对方解释,收获哈哈哈的次数多到可以绕大唐领土三圈半后,他终于领悟大家只是闲着想吃瓜罢了。于是他开始改走高冷路线,再被问到这问题时站在原处挽个剑花,淡淡抛出一句:「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他无法改变被哈哈哈的事实,但他拒绝一再成为被哈哈哈的目标。...


[全职] 跳崖的真正意义 (叶蓝) 01

不专业的剑三paro

亲友经验+看过听过的818

大概有bug  一定会ooc

不介意再往下~


--


壹、


华山巅,纯阳雪。


哪怕后来成为95级的武林天骄,做过无数任务、打过无数副本,蓝桥春雪还是对那个萌新时期的门派任务印象深刻。


他有段时间总在想,如果当初没去接那个任务,是否郁清公主跟她家情郎永远各在一方相思相望,不会双双跳崖殉情?


当初的他在崖边惆怅了半天,直到他家师父上线。


自诩大唐好师父的道长听到徒弟心情不美丽,直接甩了个召请,飞到他身边顺毛。


听完蓝桥的...

[全职] Vamps (蓝叶)(七) (重发)

全职高手吸血鬼Paro

是个无逻辑、OOC的AU脑洞

CP是蓝河X叶修

CP是蓝河X叶修

CP是蓝河X叶修

因为有点酷炫所以要讲三遍


都能接受的荣耀粉请再往下~*


--


不造噜否抽什么风清水的要命也说我违规只好重发 #

https://wx2.sinaimg.cn/mw1024/692594c0gy1fklymruiccj20c8bfd0yg.jpg


[全职] 如果爱情是鱼缸 (叶蓝)

咸鱼太久,复健练手无脑文

要拍请适度,说好不打脸



-- 


大雨滂沱。


轰隆隆的雷声伴着哗啦啦的雨滴,应该凉爽无比却意外湿热黏腻。


蓝河睁开眼,一时分不清雨中的呼喊是回忆还是梦境。


醒来时仍有些喘,用尽全身力气嘶吼的脱力感还残留着。但比起脱力,穷尽所有努力仍挽回不了的关系,更无力。


忘记在哪看过一句话:「有些东西丢了就是丢了,永远找不回来。」


抹去额上细汗,蓝河下意识抱紧怀里仅剩的东西。


圆柱形的玻璃鱼缸,他从那个家带走的唯一一件不属于他的物品。...

[全职] 无人知是荔枝来(下)(叶蓝)

*画风丕变

*给某人强行加戏

*没分中、下,一发完结


-- 


叶修再醒来时,最后一抹日光正要暗下。


客栈前堂喧闹的人声随风吹进小窗被推开的柴房。


屋里剩他一个。


他发现右手被一副精钢手铐锁住,另头遥遥系在房梁上──也就是说,如果他想运功扯断,这屋子也差不多要塌了。


他再低头看看自己,松开的衣襟、半褪的亵裤、腹间溅上几许白浊、身上不少处暗红痕迹、某处传来阵阵奇异的抽疼……最要命的是:还盖着蓝河的外袍。


「反了啊这是……」


比起事与愿违,饶富兴味...

[全职] 无人知是荔枝来 (上) (叶蓝)

 @磨米  同学点的魔教教主叶x蓝溪阁剑客蓝


--


黄沙滚滚,边塞客栈。


身为方圆百里唯一一间客栈,虽然「兴欣」这名字土了点,饭菜难吃了点,价格昂贵了点,依旧每日送往迎来,高朋满座。


「你说叶修那魔头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好好的武林大会不按老规矩在华山办,跑来这张口就是风,闭嘴就进沙的破地方?你说他是图个啥?」


刀疤大汉抓着一只油亮亮的鸡腿,说话间飞沫跟肉屑同时喷了出来。


同桌的八字眉男人嫌弃地端着饭碗坐远些,口里还不忘提醒:「小声点!听说这儿常有魔教中人出没,不留神被抓回去大...

1 / 9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