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灰五月

同人难免OOC
长年语感混乱没药医
请自由避难

全职:叶修中心+各种杂食CP
(坑底安定)

金光:史帝尊+军兵+废锻+千竞
(已半脱坑)

[金光] 跟我回家 (军兵)

活动文,借机进行一个诈尸的动作(飞踢)


第一次写布袋戏现代paro语感死透

有鬼途#22捏+私设 

按照惯例OOC

身心不适者请尽速撤离多虾~


--


边听报告边将公文翻页的动作突然一顿。


「……属下是否要……」


铁骕求衣没抬头,若无其事把手一挥:「知道了。去忙吧。」


厚重门扉被开启又关上。


点开手机通讯录,他盯着那个头像三秒,最后退出画面,选择把看到一半的公文接着看完。


自从新王当政推行墨学,苗疆上下将节用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人力吃紧到一人三化都嫌不够。身...

[金光] 四连拍(军兵) (7/2修改)

金光布袋 铁骕求衣 X 风逍遥
涉及墨世佛劫#10.11剧情
OOC到苗疆
啰嗦无脑傻白甜的五个段子
最后一段辅导级

定心脏够强请往下~


--


一、预演


「围地者入者隘,所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众。」


风逍遥想了想,「老大啊,你这几句怎么很耳熟?」


铁骕求衣移开架在敌军将领颈边的盘龙刃,「当年你进铁军卫没学过<孙子兵法>?」


风逍遥同时移开刺向铁骕求衣腹间的兵器,「那些算计来算计去的东西,看得我一个头两个大。」言下之意是早就忘光了。


铁骕求衣拎住风逍遥的衣领,阻止他说完就...

[金光] 当时愿 (军兵)

各种会被官方打脸的脑补私设

就当AU看吧


CP是 抖S诱拐犯铁骕求衣 X 高马尾女子高中生风逍遥


大概有言情小说调和不古不台诡异语法


确认心脏够强都不介意请再往下~


-- 


「大、大爷请自重,奴家卖艺不卖身呀。」


在客栈里唱曲的小姑娘抱着破旧的月琴簌簌发抖,面对一名矮胖商人的调戏东躲西闪,眼看就被逼到墙角。


「哈!话说得真好听!」商人歹笑,「妳们这种出来抛头露面的都不是什么干净货色,老爷肯摸是看得起妳。大不了摸完多给妳几文钱!」


「奴家清清白白,大爷别胡说……」...

[金光] 私心酿 (军兵)

军长铁骕求衣 X 兵长风逍遥

谜之OOC的对话流水账

可能被官方打脸的剧情捏造

照样语感离家出走


若不介意请继续


--



四更天,天色灰蒙难辨五指,百胜战营已响起号角展开一日训练。

一轮行军操演练完毕后,旭日方自东边探头,云破日出。

万丈金光洒遍校场,照亮铁军卫身上战甲与手中兵刃,展现守护苗疆的最强战力。

玄黑披风在晨风中猎猎作响,军长铁骕求衣走上校台检视军容,却看见军伍方阵出现一个突兀的缺口。

「兵长风逍遥呢?」

当时尚未晋升尉长的白日无迹走上前去,垂首低声答道:「回军长,兵长说他身体不适,无法出席晨练。」

「如何不适?」

「这……」白日无迹的头垂得更低,「属下并不清楚。」

「军医怎么...

[金光]月到中秋 (戮世摩罗中心)

戮世摩罗中心

(勉强算荡董X小空)

 

私设如山

只是想刷亲情哏而已

 

在古风和原作氛围间拉扯

导致风格微妙

(说穿就是文笔低下OOC)

 

若都能接受请再向下~


--


犹记那年中秋,圆月高悬。


不嗜甜的他逮到空档将小弟舍不得吃的枣泥豆沙月饼抢走,小弟气得挽起袖子要揍他。


他挟月饼以令胞弟,嘻嘻哈哈绕着小小的院子玩起你追我跑的游戏,充耳不闻大哥与母亲的劝阻,直至玩到脱力,才喘着大气弯着腰将手里那块被捏得变形的圆饼一分为二,半块还给小弟,半块送给...

[金光]龙椅有刺

竞日孤鸣&苍越孤鸣 

非CP纯脑洞  

OOC不解释


--


一夕之间,家国倾覆。


他满身血污匍匐过荆棘长路,终于熬到与天争立,夺还所属的那一日。


那一日,墨紫大氅扬起,皇权之争底定。


举国欢腾间,他垂眸暗想,是该与民生息重建太平,而后好好睡上一觉。


无奈祭司已死,苗疆王者卑微的愿望没有上达天听。


修罗魔爪肆虐人间,惨况越演越烈。惊涛裂岸战云再起。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强打精神,面对座下殷殷期盼能拯救他们于...

[金光] 我的副本才没那么欢乐呢

*故事背景和部分台词参考引用自金光布袋戏<魔戮血战>金雷村副本

 (当自创看也没太大问题...吧)

*自创人物+我流新解各种OOC

*按照惯例毫无反应,恶搞而已


--


「莫非奴家还没睡醒?」


牠睁着骨碌碌的大眼盯着天上暴雨和树下奔流,怎样也想不透宛如钱塘潮般的汹涌水势会出现在这偏远小山村里?


「再睡就醒不来啦!快救我上去!」


牠循声望向一尾在滚滚泥流中奋力往上跳又不断往下掉的大青鱼,「丝瓜你又在练习跳龙门啦?小心别闪到腰。」


「你才闪到腰!你整窝蛋都闪到、噢!」


原本生猛有劲活跳...

© 菸灰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